红楼梦第五回:袭人判词上画一破席,这真的是曹雪芹对她的人身攻击吗?

admin 再读红楼 2

正在胡思乱想,听见山后有人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

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宝玉听了,是个女孩儿的声气。歌音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美人来,蹁跹袅娜,与凡人大不相同。

有赋为证: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

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

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

荷衣欲动兮,听环珮之铿锵。

靥笑春桃兮,云髻堆翠;

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盻纤腰之楚楚兮,风回雪舞;

耀珠翠之的的兮,鸭绿鹅黄。

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

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

蛾眉欲颦兮,将言而未语;

莲步乍移兮,欲止而仍行。

羡美人之良质兮,冰清玉润;

慕美人之华服兮,闪烁文章。

爱美人之容貌兮,香培玉篆;

比美人之态度兮,凤翥龙翔。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

其洁若何,秋蕙披霜。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龙游曲沼;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远惭西子,近愧王嫱。

生于孰地?降自何方?

若非宴罢归来,瑶池不二;

定应吹箫引去,紫府无双者也。

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笑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如今要往那里去?我也不知这里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那仙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今日与尔相逢,亦非偶然。此离吾境不远,别无他物,仅有自采仙茗一盏,亲酿美酒几瓮,素练魔舞歌姬数人,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可试随我一游否?”

宝玉听了,喜跃非常,便忘了秦氏在何处了,竟随着这仙姑到了一个所在。忽见前面有一座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着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也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宝玉看了,心下自思道:“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为‘古今之情’,又何为‘风月之债’?从今倒要领略领略。”

宝玉只顾如此一想,不料早把些邪魔招入膏肓了。

当下随了仙姑进入二层门内,只见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联,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几处写着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暮哭司”、“春感司”、“秋悲司”。

看了,因向仙姑道:“敢烦仙姑引我到那各司中游玩游玩,不知可使得么?”

仙姑道:“此中各司存的是普天下所有的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尔乃凡眼尘躯,未便先知的。”

宝玉听了,那里肯舍,又再四的恳求。

那警幻便说:“也罢,就在此司内略随喜随喜罢。”

宝玉喜不自胜,抬头看这司的匾上,乃是“薄命司”三字,两边写着对联道: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宝玉看了,便知感叹。进入门中,只见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有各省字样。

宝玉一心只拣自己家乡的封条看,只见那边橱上封条大书“金陵十二钗正册”,宝玉因问:“何为‘金陵十二钗正册’?”

警幻道:“即尔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册,故为正册。”

宝玉道:“常听人说金陵极大,怎么只十二个女子?如今单我们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个女孩儿。”

警幻微笑道:“一省女子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两边二橱则又次之。馀者庸常之辈便无册可录了。”

宝玉再看下首一橱,上写着“金陵十二钗副册”,又一橱上写着“金陵十二钗又副册”。

宝玉便伸手先将“又副册”橱门开了,拿出一本册来。

揭开看时,只见这首页上画的既非人物亦非山水,不过是水墨滃染,满纸乌云浊雾而已。

后有几行字迹,写道是: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宝玉看了不甚明白。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宝玉看了,益发解说不出是何意思。遂将这一本册子搁起来,又去开了“副册”橱门。

拿起一本册来打开看时,只见首页也是画,却画着一枝桂花,下面有一方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回复

共2条回复 我来回复
  • 林黛玉
    林黛玉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

    暗示袭人嫁给了蒋玉涵,蒋玉涵是戏子

    2周前 0条评论
  • 林黛玉
    林黛玉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

    袭人原名叫珍珠,曹雪芹的判词是在表示结局,没有人身攻击

    2周前 1条评论
    • 林黛玉 2022-07-19 21:28:01

      宝玉后来给她改名袭人,取自陆游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