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三回:一入侯门深似海看,林黛玉进入荣国府,是不是人生就没得选择了?

admin 再读红楼 0

一入侯门深似海看,林黛玉进入荣国府是不是个悲剧?林如海真的不应该把她送到荣国府,这使得林黛玉的未来没有了选择。

且说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时,便有荣府打发轿子并拉行李车辆伺候。

这黛玉尝听得母亲说,他外祖母家与别人家不同。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的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何况今至其家,都要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要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行一步路,恐被人耻笑了去。

自上了轿,进了城,从纱窗中瞧了一瞧,其街市之繁华,人烟之阜盛,自非别处可比。

又行了半日,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不开,只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

黛玉想道:“这是外祖的长房了。”

又往西不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方是“荣国府”。

却不进正门,只由西角门而进。轿子抬着走了一箭之远,将转弯时便歇了轿,后面的婆子也都下来了,另换了四个眉目秀洁的十七八岁的小厮上来,抬着轿子,众婆子步下跟随。

至一垂花门前落下,那小厮俱肃然退出,众婆子上前打起轿帘,扶黛玉下了轿。

黛玉扶着婆子的手进了垂花门,两边是超手游廊,正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屏风。

转过屏风,小小三间厅房,厅后便是正房大院。

正面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雀鸟。

台阶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都笑迎上来道:“刚才老太太还念诵呢!可巧就来了。”

于是三四人争着打帘子,一面听得人说:“林姑娘来了。”

黛玉方进房,只见两个人扶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

黛玉知是外祖母了,正欲下拜,早被外祖母抱住,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

当下侍立之人无不下泪,黛玉也哭个不休。

众人慢慢解劝,那黛玉方拜见了外祖母。贾母方一一指与黛玉道:“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二舅母。这是你先前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黛玉一一拜见。

贾母又叫:“请姑娘们。今日远客来了,可以不必上学去。”

众人答应了一声,便去了两个。

不一时,只见三个奶妈并五六个丫鬟,拥着三位姑娘来了。

第一个肌肤微丰,身材合中,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

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妆束。黛玉忙起身迎上来见礼,互相厮认,归了坐位。

丫鬟送上茶来。不过叙些黛玉之母如何得病,如何请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

不免贾母又伤感起来,因说:“我这些女孩儿,所疼的独有你母亲。今一旦先我而亡,不得见面,怎不伤心!”说着携了黛玉的手又哭起来。

众人都忙相劝慰,方略略止住。

众人见黛玉年纪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貌虽弱不胜衣,却有一段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

因问:“常服何药?为何不治好了?”

黛玉笑道:“我自来如此,从会吃饭时便吃药,到如今了,经过多少名医,总未见效。那一年我才三岁,记得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自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但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亲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生。’这和尚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

贾母道:“这正好,我这里正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

回复

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
  • 林黛玉
    林黛玉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

    林如海说,黛玉无母亲教养,让她去贾母那里是依傍外祖母,正常现象,而且还有人说说话,林如海也是为了黛玉。

    1个月前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