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的悲剧有没有必然性?

admin 再读红楼 2

真是闲处光阴易过,倏忽又是元宵佳节。

士隐令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半夜中霍启因要小解,便将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待他小解完了来抱时,那有英莲的踪影?

急的霍启直寻了半夜。至天明不见,那霍启也不敢回来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

那士隐夫妇见女儿一夜不归,便知有些不好;再使几人去找寻,回来皆云影响全无。

夫妻二人半世只生此女,一旦失去,何等烦恼,因此昼夜啼哭,几乎不顾性命。

看看一月,士隐已先得病,夫人封氏也因思女构疾,日日请医问卦。

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供,那和尚不小心,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

此方人家俱用竹篱木壁,也是劫数应当如此,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

彼时虽有军民来救,那火已成了势了,如何救得下?直烧了一夜方息,也不知烧了多少人家。

只可怜甄家在隔壁,早成了一堆瓦砾场了,只有他夫妇并几个家人的性命不曾伤了。急的士隐惟跌足长叹而已。

与妻子商议,且到田庄上去住。偏值近年水旱不收,贼盗蜂起,官兵剿捕,田庄上又难以安身,只得将田地都折变了,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

他岳丈名唤封肃,本贯大如州人氏,虽是务农,家中却还殷实。

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

幸而士隐还有折变田产的银子在身边,拿出来托他随便置买些房地,以为后日衣食之计,那封肃便半用半赚的,略与他些薄田破屋。

士隐乃读书之人,不惯生理稼穑等事,勉强支持了一二年,越发穷了。

封肃见面时,便说些现成话儿;且人前人后又怨他不会过,只一味好吃懒做。

士隐知道了,心中未免悔恨,再兼上年惊唬,急忿怨痛,暮年之人,那禁得贫病交攻,竟渐渐的露出了那下世的光景来。

前面说到,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而甄士隐却对穷书生青眼有加。大多数情况又认为,甄士隐跟贾雨村交往,是没有功利性的。那么,按照俗世的观点,甄士隐是不有些糊涂呢?干嘛要沉溺于那些无意义的社交呢?身为望族的他家,仅仅只是被火烧了一把,却没有朋友相助,岳父也坑害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墙倒众人推的局面?那么甄士隐的悲剧有没有必然性?

回复

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
  • 林黛玉
    林黛玉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

    甄士隐的悲剧也是注定的,跛足道人的诗里早已说明元宵节的事情,甄士隐并没有注意。

    1个月前 1条评论
    • 红楼君 2022-06-29 16:36:29

      这是宿命论观点,有没有他自身的人为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