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标签:阿甘正传

《阿甘正传》第一章

朋友:当白痴的滋味可不像巧克力。别人会嘲笑你,对你不耐烦,态度恶劣。呐,人家说,要善待不幸的人,可是我告诉你——事实不一定是这样。话虽如此,我并不埋怨,因为我自...

《阿甘正传》第二章

“全州美式足球明星盛会”在一个名叫福洛梅顿的小镇举行,费拉斯教练把那地方形容作“转辙器”。我们坐上一辆巴士来到该镇,——我们这一带总共有五、六个人获奖。巴士定了...

《阿甘正传》第三章

到了大学,布莱恩教练来到体育馆,我们都穿着短裤和运动衫坐在那儿,他讲了一番话。话的内容跟费拉斯教练说的差不多,只不过连我这种头脑简单的人都看得出这个家伙是玩真的...

《阿甘正传》第四章

布莱恩教练和他们那些人想出了一个秘招,任何人都不得透露,连跟我们自己人也不能提。他们一直在教我接球。每天练完了球,总有两名打手和一名四分卫继续训练我,我一再跑出...

《阿甘正传》第五章

“橘子杯”比赛之后,体育系发下我上学期的成绩,没事久,布莱思教练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走进去,他看起来郁郁寡欢。 “阿甘,”他说,“我可以理解你的英文会放弃,可是...

《阿甘正传》第六章

那天晚上过得漫长而不舒服。我们无法搭飞机脱困,越军就尽情炮轰了我们大半夜。在两座山脊之间有个凹下的鞍部,我们在这边山顶上,他们在那边,而鞍部正是激战的场所——只...

《阿甘正传》第七章

我在岘港的医院住了将近两个月。就医院而言,这地方不算是什么好医院,不过,我们睡的床铺挂了蚊帐,而且,木条地板每天清扫两次,以我已经习惯的生活条件作标准,这种环境...

《阿甘正传》第八章

我们飞越太平洋,古奇上校一路上告诉我解我们回到美国之后,我将会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大英雄。他说会有人出来游行什么的,而且,我会没法子自己去买饮料或吃饭,因为人人都会...

《阿甘正传》第九章

我再度绕过半个地球,这一次是在中国北京。 乒乓球队的其他选手都很和善,他们来自各个阶层,待我特别好。中国人也很和善,他们跟我在越南看见的亚洲人大不相同。首先,他...

《阿甘正传》第十章

我没有珍妮的地址,只有一个邮局信箱号码,但是,我有她的乐团演出场所的名字。那地方叫做“何爹俱乐部”。我试着从火车站走到那儿,但是一再迷路,最后,我叫了辆计程车。...

《阿甘正传》第十一章

哈佛奎肯布希教授课堂上演戏曲日子到了。我们要演的那一幕是李尔王带着他的傻子到石南地上,那种地方就像沼泽或是家乡的田野,接着暴风雨袭来,大家奔进一间称作“茅舍”的...

《阿甘正传》第十二章

那地方是个真正的疯人院。他们把我跟一个名叫福瑞的家伙关在同一个房间。福瑞在此地待了将近一年,他一见面就告诉我,未来我得安于跟什么样的疯子相处。有个家伙曾毒死六个...

《阿甘正传》第十三章

我的第一印象是被什么东西压扁了,可能就像那些香蕉压在我爸爸身上的感觉。不能动弹,不能叫,一句话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总之,我们非得上太空。从窗口往外望,只看...

《阿甘正传》第十四章

降落的情况还不错。先是水花飞溅,接着弹了几下,我们又回到了地球。四下一片静寂,我和公苏和弗芮区少校往窗外窥看。 大约十尺外的岸上,一整支部落的士著站在那儿望着我...

《阿甘正传》第十五章

呃,就这样,我们种起棉花。一亩又一亩的棉花田,顺着山势起起落落,有整个宇宙那么多。要说我这辈子有什么是确定不移的事儿,那事儿就是:假如我们逃出这地方,我绝对不当...

《阿甘正传》第十六章

煮完了大山姆的全族人,取下他们的脑袋之后,小黑人将我们倒挂在长竿上,像猪似的抬入丛林。 “你想他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们?”弗芮区少校对我喊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在...

《阿甘正传》第十七章

虽然他们说不肯给我一毛钱,但是我离开饭店之前,其中—个家伙借给我一块钱。我一见到公用电话就打电话到我妈妈住的贫民之家。但是,一名修女说:“甘太太已经不在我们这儿...

《阿甘正传》第十八章

呃,我告诉你,朋友——那是我毕生最快乐的重逢。珍妮哭着、搂着我,我也一样;“补胎”部门的其他员工站在一旁纳闷怎么回事。珍妮说再过三小时她就下班,叫我和丹恩到对街...

《阿甘正传》第十九章

蒙夕的比赛预定结果是这样的:我要被“屎蛋”痛宰。 这是麦克在赴蒙夕途中告诉我的。原因好像是“屎蛋”是我的前辈,所以应该赢,而由于这是我的第一场出赛,所以我必须输...

《阿甘正传》第二十章

那件事之后我又比赛了两场,当然,两场都赢了,过后有一天,麦克把丹恩和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听着,这个星期你要跟‘教授’交手。” “那是何许人?”丹恩问。 “他...

《阿甘正传》第二十一章

呃,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可怜的混球。 丹恩和我那天晚上住在公寓,但第二天一早就收拾行李,因为没有理由再留在印第安那波里了。丹恩过来对我说:“呐,阿甘,把这钱拿去。”...

《阿甘正传》第二十二章

第二天早上,棋赛就要在“贝弗利山饭店”举行。我和崔伯先生提早抵达,他替我报名参加一整天的比赛。 基本上,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我花了大约七分钟就解决了第一个家伙,他...

《阿甘正传》第二十三章

就这样,我又进了牢房。 “佳尼”那名保安人员逮捕了我们之后,两车警察疾驰而至,一名警察走到店员那儿,说,“唔,什么事儿?” “这一位说她是玛丽莲·梦露。”店员说...

《阿甘正传》第二十四章

终于,我重返家乡了。 火车大约凌晨三点驶进木比耳站,他们取下公苏的柳条箱,把我们留在月台上。车站内四下无人,只有一个家伙在扫地,另一个家伙在长板凳上打盹儿,于是...

《阿甘正传》第二十五章

六月的一个非常舒爽的日子,我们决定该开始收成第一批虾子。我和公苏天亮即起,到池塘撒下一张渔网,然后横着拖过池塘,直到渔网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公苏先试着拽起网,接着...

《阿甘正传》第二十六章

我们在沙凡纳车站下车。当地下着倾盆大雨,我和公苏钻进车站,我买了一杯咖啡,走出车站,站在屋檐下,思索下一步我们要做什么。 我没有任何计划,因此,喝完咖啡我就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