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经典语句

经典语句: 生活包含着更广阔的意义,而不在于我们实际得到了什么;关键是我们的心灵是否充实。对于生活理想,应该像宗教徒对待宗教一样充满虔诚与热情! 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而不论其结...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赏析

《平凡的世界》是作家路遥创作的一部全景式地表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百万字长篇小说。全书共三部。1986年12月首次出版。该书以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十年时间为背景,以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
阅读全文

我最喜爱的一本书:《平凡的世界》

《平凡的世界》,十几年前我就在收音机里听过,并在图书馆里借阅过。当我在人民网上看到开展评选“我最喜爱的一本书”活动的时候,我又首先想到了作家路遥,想到了他付出极大心血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于是我买...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一章

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章

孙少平上这学实在是太艰难了。象他这样十七、八岁的后生,正是能吃能喝的年龄。可是他每顿饭只能啃两个高粱面馍。以前他听父亲说过,旧社会地主喂牲口都不用高粱——这是一种最没营养的粮食。可是就这高粱面他现在也...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章

惊蛰过后很长一段日子,尽管节令也已经又越过了春分,但连绵的黄土高原依然是冬天的面貌。山野里草木枯黑,一片荒凉。只是夜晚的时间倒明显地缩短了。 一直到了四月初,清明节的前一天,突然刮起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章

星期五,孙少平请了半天假,来到城关粮站,拿润叶姐给他的五十斤粮票,按粗细粮比例,买了二十斤白面和三十斤玉米面。这年头,五十斤粮票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啊! 润叶姐塞给他的那个小纸包里,还有三十元钱,买完这些...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五章

一九七五年,由于国家政治生活的不正常,社会许多方面都处在一种非常动荡和混乱的状态中。四月,张春桥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上发表了《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在快要进行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以后,似乎...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六章

孙玉厚的家里现在乱成了一团。兰花正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给她妈叙说扛枪的人怎样把她男人从家里拉走了。这个善良的,不识字的女人,根本不能判断这种事的深浅。起先,她以为人家要把男人拉出去枪毙呀。直到后来,村...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七章

一家人匆匆吃喝了一点饭以后,少平他妈就装起一罐高粱黑豆钱钱稀饭。她心疼女婿,又在饭罐上面的碗里,放了几个早上吃剩的黑面馍和几筷子酸白菜。 少平即刻提起饭罐,扛着一小捆铺盖卷出了家门,去村中的小学把这些...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八章

“噢——哥!噢——哥!” 孙玉厚老汉刚把自己的铺盖卷儿搬到隔壁少安的小土窑里,就听见公路下面他弟玉亭喊叫他的声音。 玉厚奇怪:玉亭为什么不上家里来?往常他有事没事吃完饭总要到他家里来坐一阵——穿着麻绳...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九章

今晚,双水村小学院子里又开始热闹起来了。除过本村男女老少一吃完饭就被集合到这里以外,在大灶上吃完饭的外村民工也都被带到这里来了。不多时分,这院子里就已经挤得水泄不通。外村的民工在院子的南头,一般都是同...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章

家里和村里一整天发生的事,门外的孙少安都一无所知。他此刻正跪在米家镇兽医站这个简易牲口棚里,手忙脚乱地给生产队的病牛灌汤药。 给这么一个不通灵性的庞然大物吃药,一个人简直对付不了。下午头一顿药,有兽医...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一章

在少安很小的时候,他们家还住在田家圪崂他二爸现在住的地方。他们家离润叶家很近。那时候,田福堂的家境虽说比他们家强得多,但还没有发达起来。福堂叔和他爸在旧社会都给富人家揽过工,因此解放初两家人的关系还相...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二章

田润叶把中午饭从灶上打回来,放在炕头那个土台子炉灶上,先没顾上吃。她端起一盆热水开始洗脸。 这一天够忙的了!早上,学校安排全校红小兵到城外去学军,而且统一规定学生都要穿黄衣服,男学生拿小马刀,女学生拿...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三章

田福军和他爱人徐爱云正在厨房里忙着炒菜。因为老丈人过生日,福军今天破例亲自下厨房执起了炒瓢。 徐国强老汉就爱云一个女儿,以前福军和爱云又一直在外地工作,这几年回到本县,他们要弥补以前的不足,因此对老人...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四章

孙少安好不容易把家里和队里的事安排停当,才抽开身到城里来了。 前两天,他赶着把家里自留地的南瓜和西葫芦都种上了。为了赶时间,他还把他妈和他姐也叫到地里帮忙。父亲在基建会战工地,又被强制给他姐夫陪罪,请...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五章

田福堂正坐在公社主任白明川的办公窑里,一边喝茶水,一边听明川和治功说话。 公社召集的大队书记会议,上午已经结束了,其它村的书记吃过午饭就各回了各村。福堂不忙着走——他们村离公社近,他有自行车,又是下坡...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六章

时间过得既漫长又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夏天。 这是黄土高原一年里再好不过的日子了。远远近近的山峦,纵横交错的沟壑和川道,绿色已经开始渐渐浓重起来。玉米、高粱、谷子、向日葵……大部分的高杆作物都已经长了大半...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七章

开学已经两个多星期,孙少平还没有机会和郝红梅单独说话。 他看见红梅换了一件半旧的红格子布衫,好象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大概由于一个假期在家里,这个季节吃的东西又比较多一些,她原来很瘦削的脸颊现在看起来丰...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八章

孙少平站在黄昏中的河岸边,思绪象乱麻一般纷扰。他明白,从今往后,郝红梅再不可能和他相好了。他精神上最重要的一根支柱已经被抽掉,使他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他面对着远方模糊的山峦,真想狂喊一声——他并不...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十九章

在这几个月里,田润叶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之中。她在别人说合的婚姻和自主的爱情之间苦苦地挣扎。李向前一家三口和他二妈组成的说合队伍轮番向她进攻,而她自己爱着的孙少安又对她退避三舍。她整天急得六神无主,不知如...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章

孙少安内心的苦恼并不比田润叶少。 当他在石圪节的公路上看完她那张一目了然的纸条后,先是惊呆了。 尽管他和她从小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但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敢想过让润叶做他的媳妇。不管从哪方面看,这都是绝对不...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一章

实际上,田福堂在看见润叶和少安正晌午坐在河滩里的一刹那间,心里就什么都清楚了。他又不是没年轻过嘛!那时虽然是旧社会,但这号事旧社会和新社会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那时可不敢和润叶她妈大白天坐在河滩里罢了。...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孙少安万万没有想到,公社突然派人来丈量他们队的猪饲料地。几天前他就听福高说,大庄河他姨夫因给社员多划了猪饲料地,被公社叫去盘查了一天。他心里一直担心这件事,但这件事还是发生了。公社刚来人时,他以为是他...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孙少安其实并没有任何可办的事。他只是感到一种无法言语的难受和痛苦,不愿意和父亲、妹妹一块相跟着回家。他想一个人度过一段时间,让积压在胸中的闷气慢慢消散出去。 他在人迹稀稀拉拉的石圪节街上毫无目的地遛达...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四章

晚上,当孙少安在自己的那个小土窑里睡着以后,孙玉厚老汉还大睁着眼睛望着黑暗的窑顶。老汉睡不着,爬起来点着一锅旱烟,坐在炕上吧嗒吧嗒地抽着。 少安他妈欠起身子,问丈夫:“怎啦?” “不怎……你睡你的。”...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五章

自从春天进入县高中以来,孙少平已经在这里度过很长一段日子了。在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贫困、饥饿和孤独的折磨;经历了初恋的煎熬和失恋后的更大煎熬——当这幕小小的青春悲剧结束以后,他内心中感情的河流反而趋向...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六章

严重的旱情使双水村沉浸在一片悲哀之中。山上的庄稼眼看没什么指靠了。全村人现在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川道的那一点水浇地上。 从省上到地区,从地区到县上,从县上到公社,有关抗旱的文件一个接一个地往下发,号...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七章

在夜幕的掩护下,孙玉亭带着一群“敢死队员”,坐着拖拉机,不多时就来到了石圪节的水坝附近。水坝离石圪节村庄还有一里多路,因此这地方静悄悄的。再说,这其间庄稼人都早已进入了梦乡——他们穿过罐子村时,连一星...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

一个晚上以后,从下山村以下的东拉河水就流得涓滴不剩了。河道象大暴雨中的洪水冲过一般,两岸土坡上的青草糊满了泥巴。现在,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这条肮脏的、丑陋不堪的河流,叫人看了十分刺眼和痛心。 祸根子出在...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二十九章

双水村的人谁也没有想到,孙少安这家伙出门一个月,竟然带着一个大眼睛的山西姑娘回来了! 全村人议论的话题自然从不久前去世的金俊斌转移到了这位新来的姑娘身上。 太叫人惊讶了!起先谁知道少安出门是去找媳妇呢...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章

第二天早上,当少安和秀莲坐在孙玉亭家的烂席片炕上吃白面片的时候,他父亲正坐在金俊海家的椅子上,心事重重地抽着旱烟。孙玉厚心里高兴的是,他这一趟来的正好,碰巧金俊海今天刚到家! 俊海两口子到田家圪崂那面...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一章

在孙少安一家人为贺秀莲的到来既高兴又忧愁的时候,这位大眼睛山西姑娘现在却只有高兴而没有忧愁。她并不知道这家人在背后为她和少安办喜事而怎样奔波和熬煎。她只是一味地沉浸在她自己的幸福之中。 秀莲五岁上失去...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二章

辽阔的黄土高原在凛冽的寒风中进入了一九七六年。 元月,这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月份,气温通常都在零下二十度左右。据记载,本地区当月最低极端气温可达零下三十一度到零下三十二度。 小寒前后,西伯利亚的寒流就不时...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三章

周文龙带着几个扛枪的民兵,高度紧张地在羊湾村和贾家沟跑了一天,还没把两个逃跑的“阶级敌人”捉住。 白天捉不住人,他估计这两个“逃犯”大概藏在周围的山里了,就决定晚上“守株待兔”。 他当即把几个民兵留在...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四章

临近春节的前十几天,孙玉厚一家人就开始为少安的婚事忙碌起来了。 本来说好,少安这几天就要去山西接秀莲来。但前天突然接到秀莲的一封信,让少安不要接她来了。她说少安忙,来回路上要耽搁不少时间;她自己准备和...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五章

大自然不管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总是按它自己的规律循序渐进地变换着一年四季。 一九七六年的春天随着惊蛰第一声响雷,就如期地来到了黄土高原。 清明节的前一天,气候骤然间转暖,阳光和煦地照耀着解冻不久的大地。...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六章

田润叶从原西河畔回到学校以后,很快又进了自己的宿舍——她的“牢房”。她感到胸口象压了一扇石磨似的沉重。 她躺在宿舍的床铺上,很快想到,明天就是清明节,殷勤的向前一家人,又会来缠磨她,让她去他们家吃饭。...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七章

孙少平在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了。 从一九七五年春天起,他在原西中学已经不知不觉度过了一年半的时光。 一年半是漫长的。他在这期间忍饥、忍辱、忍冻,心中留下数不清的痛苦记忆。 他又感到一年半是短暂的。他...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八章

现在,让我们抽出一点空隙,来说说孙玉厚家的兰香。 我们已经知道,这孩子正在石圪节公社上初中。 象任何穷家薄业的农家子女一样,这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懂事了。她刚四岁的时候,就缠磨着让父亲给她编了一个小筐筐...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三十九章

十一月初,田福军到省上去听传达粉碎“四人帮”的中央文件,完了还要参加省党校理论班的学习,据说要到明年初才能回来。 白天大部分时间里,田福军家里除过徐国强老汉照门外,就再没什么人了。院子里经常静悄悄的;...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章

田润叶经过一段波澜起伏的爱情周折,最后还是没有逃脱她不情愿的结局。她想亲近的人远离了她,而她竭力想远离的人终于没有能摆脱——她今天就要和李向前举行婚礼了。 从古到今,人世间有过多少这样的阴差阳错!这类...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一章

孙少安和贺秀莲结婚已经近十个月了,但小两口仍然还象在蜜月里一般热火。 少安对他的婚姻很满意。他越来越依恋这个大眼睛的山西姑娘了。每当他从山里劳累一天回来,晚上在一队饲养院的小窑里接受秀莲亲热的抚爱时,...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三章

郝红梅象一只兔子被猎人关进了笼子。惊慌。绝望。痛不欲人。她在二门市后面的这个窑洞里,哭得死去活来。她在心里喊叫说:一切都完了……本来,眼看就要高中毕业,她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快乐。她终于熬到了头。另外,更...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四章

自从出嫁罢女儿,双水村大队书记田福堂情绪一直很好。他不仅满意地了结了一桩心事,而且还攀了一个高门亲家。 最近以来,不论在村中还是在石圪节的土街上,他听到许多庄稼人都在热心地议论他。啊呀,在这个天地里,...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五章

乡谚:强扭的瓜不甜。 李向前结婚以后,才真正体验到了以上这句俗话的滋味。 自从婚礼仪式一结束,他的不幸就开始了。结婚虽然已经几个月,但他还是等于一个光棍,实际上,这样一种夫妻生活,还不如他打光棍。光棍...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六章

如果不查看有关的统计数字,谁能想象来黄土高原的千山万壑中,究竟有多少个村落和人家呢?旅人们!你们也许跑了不少路,但对这块和阳光同色的土地所留下的印象,恐怕仍然是豹之一斑。 黄土,这个名词在中国的史籍中...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七章

一九七七年的端阳节,刚好和夏至是同一天。这一天,太阳黄经为九十度,是一年中北半球白昼最长黑夜最短的一天。 端阳节是中国的一个重要节日。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乡里人,都讲究在这一天吃粽子。 在农村,人们通常在...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八章

立秋前后,报纸和广播就开始号召今冬明春要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八月七日,《人民日报》专门为此发表了社论。 田福堂的心里立刻火烧火燎起来。春天的时候,他就想到要在今冬和明春在农田基建方面大显一下身手;不仅要...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四十九章

金俊武在庙坪后山犁完麦地,让其它人吆上牲畜先走了。他自己镢把上扛着一捆子犁地翻出的柴草,一个人慢慢下了山。 几天来,他心里一直象揣着一块硬邦邦的石头。他在大势压迫之下,只得同意从祖传的老家里搬出来。但...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五十章

天明以后,事态仍然保持着夜间的状态。但整个双水村被惊动了。在农村,没有什么事能比得上这种事所具有的刺激性。人们都不由自主地面带着微笑,然后纷纷向哭咽河金俊武弟兄们住的地方跑去;不多时分,金俊武家的大门...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五十一章

秋风以后,再经过寒露、霜降、立冬几个节令,黄土高原就渐渐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庄稼早已经收割完毕。茫茫旷野,草木凋零,山寒水瘦;那丰茂碧绿的夏天和五彩斑斓的秋天似乎成了遥远的过去。荒寞的大地将要躺在雪白...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五十二章

孙少平在村里教书已经快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时光里,小伙子的个头又蹿高了一截,眼看着撵上了他哥。 这期间他在家里吃饭,不管歪好,总能填饱肚子,因此身子骨明显地壮实起来,成了一位引人注目的漂亮后生;加之他身...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五十三章

阳历年过后阴历年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北方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在这些日子里,山乡圪崂有些不讲卫生的“懒大嫂”们,冷得不想出门,往往就让自己的娃娃把大便拉在炕席片上,然后把狗唤过来给他“打扫卫生”,因此...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五十四章

一九七八年初,临近春节的时候,原西县革委会主任冯世宽,因为领导原西县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做出显著成绩,被提拔到了黄原地区,任了地区革委会副主任。 与此同时,县革委会副主任田福军也被调回了地区,另行分配工...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一章

黑色的新式“伏尔加”小轿车在茫茫的春雨中穿过绿色海洋般的中部平原,由北往南,向省城飞驰而行,车轮在积水的柏油路面溅起一溜白雾。黄土高原边缘地带的冲积阶地和两级台原,象一抹荒凉的海岸线消失在了北方遥远的...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章

一夜春雨过后,城市的空气中少了不少怪味道。省委大院里鹅黄嫩绿,姹紫嫣红,小鸟在树丛中发出欢愉的啁啾。这个天地里已经是一片春天的繁荣景象,天完全放晴了,东边的太阳正从一大片楼房后面吃力地爬起来。 乔伯年...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章

一九七九年,农历有个闰六月。 阳历六月上旬,也就是农历五月芒种前后,田福军从省城返回黄原。出任了地区行政公署专员。 这件事立刻在整个黄原地区引起了各方面的强烈反响。半月前,当原任专员调到省第二轻工业局...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四章

黄原地委书记苗凯同志到省城后,没有能立即进医院。省人民医院的高干病房一时腾不出床位来,需要他等候几天。他于是就住在省城的黄原办事处。 全省各个地区在省城都有自己的办事处,而且都是县一级建制,规模相当可...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五章

进入伏天以后,双水村和它周围的山野,看起来已不再荒凉。沟道里和山峁上,到处都有了深深浅浅的绿色。这里不久前曾落过半锄雨,暂时还可以抵挡一下阳光烈火般的烤晒。可怜的东拉河,眼下又瘦得象一根细麻绳,只是还...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六章

麦子种完,犁锄一挂,就到了白露;这时节,锄头也就要束之高阁了。 农历八月,是庄稼人一年中美好的时光。不冷不热,也不饥饿;走到山野里,手脚时不时就碰到了果实上。秋收已经拉开了序幕:打红枣、割小麻、摘豇豆...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七章

孙少安回家后,天还没有黑。家里人已经吃完了晚饭——给他留下的饭在锅里热着。父亲碗一放就到院子的旱烟地忙去了。秀莲正给虎子洗脸——她等他吃完饭,就准备一块相跟着回田家圪崂的饲养院。 少安把衣袋里的水果糖...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八章

九月下旬,在一个秋雨蒙蒙的日子里,孙少安带着自己的畜力车,来到了原西县城。 雨中的原西城非常寂静。雨水洗过的青石板街上,看起来没有多少行人,商店的门都开着,但顾客寥寥无几;售货员坐在柜台后面,寂寞地打...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九章

十月初,从原西城传回来了惊人消息:金光亮家即将高中毕业的小子金二锤,要去参加解放军了。 这消息使风起云涌的双水村更加激荡起来。在山里,在家里,在村中各处的闲话中心,金二锤当兵立刻成了全村人议论的话题。...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章

时间大踏步地迈进了一九八○年。 八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中国社会生活开始大面积地解冻了。广大的国土之上,到处都能听见冰层的断裂声。冬天总不会是永远的。严寒一旦开始消退,万物就会破土而出。 好啊,春天来了...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一章

在村里和家里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时候,孙少平却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之中。 三年的教师生涯结束了,他不得不回家当了农民。 他倒不仅仅是为此而苦恼。迄今为止,他还不敢想象改变自己的农民身份。当农民就当农民...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二章

黄原城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据清嘉庆七年版《黄原府记》称,其历史可追溯至周(古为白狄族所居住)。周以后,历代曾分别在这里设郡、州、府,既是屯兵御敌之重镇,又是黄土高原一个重要的物资集散地。现在作为地区首府...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三章

第二天窗户纸刚发亮,少平就悄悄地爬起来。 他到院子里的时候,贾冰一家人还在熟睡之中。他很快离开这里,转到了街道上。 从南关通往北关的大街上,除过赶长途汽车的旅客外,此刻还没有什么人。 他迎着清冷的晨风...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四章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孙少安的烧砖窑就出了四窑砖。每窑七千块,四七两万八千块砖。除过运费、煤费和毛收入百分之十的税纳过以后,每块砖净得到二分五厘。算一算,一家伙就赚下七百来块钱! 目光远大的孙少安,政策...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五章

对于孙玉亭来说,眼前的生活仍然象梦一般不可思议。 实行责任制尽管半年多了,他还没有从这个变化中反应过来——农村的改革如同一次大爆炸,把我们的玉亭同志震成了严重的脑震荡……失去了亲爱的集体以后,孙玉亭感...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六章

从小满前后出门到现在,孙少平已经在黄原度过近两个月的时光。 过几天就是大暑,天气开始热起来了。 两个月的时光,他就好象换了一副模样。原来的嫩皮细肉变得又黑又粗糙,浓密的黑发象毡片一样散乱地贴在额头。由...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七章

少平的突然出现,显然使金波大吃一惊。 金波仍然没变模样,细皮嫩肉,浓眉大眼,穿一身干净的黄军装,一看就是个退伍军人。他好象刚洗过澡,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上泛出光滑的红润。 他兴奋地问少平:“刚从家里来...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八章

立秋前后,孙少安新窑全部箍成了。 在双水村最南关的那个土坪上,出现了一院颇有气派的地方:一线三孔大窑洞,一色的青砖彻口,并且还在窑檐上面戴了“砖帽”。 孙少安是双水村有史以来第一个用砖接窑口的。在农村...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十九章

黄原揽工的孙少平,已经又换到了另一个地方干活。 这次他是在城里一个单位的建筑工地上当小工——这单位要修建几十孔“驳壳窑洞”,因此几个月内他不会“失业”。他仍然背石头。 他本以为,他的脊背经过几个月的考...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章

孙少平回家以后才知道,父亲是因为分家的事才写信让他回来的。 比起他想象的其它灾祸,这件事看来并不特别严重。《红楼梦》里的风姐说,没有不散的筵席。弟兄分家,或者父子分家,在农村已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和其...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一章

连绵不断的秋雨刷刷地下着,城市一直笼罩在阴冷的水雾之中。从节令上看,这大概是黄土高原本年度的最后一次雨水;过不久,天空就要飘飞起雪花。 这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还没有停歇的迹象。南风赶着灰黑的云彩,潮水...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二章

她现在是留在村里的唯一插队知青了。 这是一个不幸的人:二老双亡,无亲无故,孑然一身。一九六九年冬末,当时和她一同来插队的有二十几个少男少女。在第二或第三个秋天,这些人就先后和大雁一齐飞走了。他们有的当...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三章

田晓霞静静地立在黄原地委门口,一直目送着孙少平的背影消失在北大街的尽头。 暮色已经临近,满城亮起了耀眼的灯火。不远处的电影院刚刚散场,清冷的街道顿时出现了喧闹。嘈杂的人群散乱地流向东西南北,街巷中自行...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四章

田福军终于回到原西县来了。自从他把家搬到黄原后,一直没功夫到这个他难以忘怀的地方走一趟。除过忙,他还有些说不出口的心理障碍。原西是他的家乡,他又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要是他迫不及待或三一回五一回往这里跑...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五章

两天以后的一个上午,著名老作家黑白由地区文化局长杜正贤和《黄原文艺》主编贾冰陪同,前来拜访田福军。 黑老是名人,一到黄原,就由杜局长亲自出面接待。另外,机灵的杜正贤知道,黑老是田书记的老朋友,因此更不...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六章

在一般人看来,徐国强是个幸福老汉。有吃有穿,日子过得十分清闲。更重要的是,他女婿是这个地区的“一把手”,他活得多么体面啊!走到哪里,人们都尊敬地对他笑;亲切地、甚至巴结地问候他,奉承他。他要是来到街头...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七章

一九八一年农历正月十六过罢传统的“小年”以后,黄原地区各县的县城,顿时涌满了公社和农村来的基层干部。这些人胸前的钮扣上都挂着一张红油光纸条,上面印有“代表证”三字。各县每年这个时候召开县、社、队、小队...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八章

每年腊月,在临近春节的十几天里,兰花和她的两个孩子,总是怀着一种激动的心情,期待着久离家门的王满银从外面归来。 外出逛世界的王满银,一年之中很少踏进家门。但他象任何一个中国人一样,每年春节还是要回家来...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二十九章

过罢正月十五的灯节以后,农村的节日气氛就渐渐淡了下来。人们又周而复始地开始了一年的劳作。有些勤快的庄稼人,已经往山里送粪了;等惊蛰一过,农事就将繁忙起来。 兰花和两个孩子作梦也想不判,正月十八,王银满...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章

孙玉厚老两口起床后刚倒罢尿盆,看见他们的外孙女猫蛋突然推门进来了。孩子的两个小脸蛋冻得通红,一见他们就哭。 老两口看娃娃这么早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慌得手忙脚乱,赶紧把她抱到热炕上,问她家里出了什么事? ...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一章

孙少平没等到过正月十五的灯节,就又离家走了黄原,所以他并不知道罐子村姐姐家发生的事;如果他在,弟兄两个说不定能把他姐夫和那个“南洋女人”踩死哩。 他是临近春节才回到家里的。虽然他的户口落在黄原的阳沟队...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二章

天还没有亮,我就急忙向汽车站赶去。 不知什么时候天阴了,灰暗的云层在头顶静静地凝聚着,空气里满含着潮湿。凭老经验,看来另—场大雪就要降临了——真的,快到汽车站的时候,觉得脸上似乎已经落了一颗冰凉的雪粒...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三章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每天都要发生许多变化,有人倒霉了;有人走运了;有人在创造历史,历史也在成全或抛弃某些人。每一分钟都有新的生命欣喜地降生到这个世界,同时也把另一些人送进坟墓。这边万里无云,阳光灿烂;那...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四章

金波从青海当兵复员回来后,已经在黄原东关邮政所干了近三年临时工。他虽然不象少平那样为赚几个钱而东跑西颠,但基本上也是个揽工汉。除非让父亲提前退休,他去顶替招工,否则他永远也没指望入公家的门,从表面上看...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五章

两天以后,孙少平总算又找到了“工作”,就从金波这里离开了。 少平走后,金波也就迫使自己恢复了正常,象以往一样忙碌起来。他现在的心情悄悄有所平伏,因为终于有一个人倾听了他内心的苦痛。往事不会象烟雾似的飘...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六章

田润叶的生活眼下仍然没有什么改变。 虽然她已经是个成了家的妇女,但实际上一直单身一人过日子。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几年。 她似乎“习惯”了这种处境;最少在生人看来,她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她忙碌而勤恳地工作...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七章

田润生开着汽车离开黄原后,一路上心情仍然难以平静下来。这个瘦瘦弱弱的青年驾驶这个庞然大物看起来倒很自如;但要驾驭生活中的某些事,对他来说还是力不从心的。他怀着青年人火热的心肠,从远方的沙漠里赶到黄原城...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八章

田润生走后,郝红梅把孩子哄着,她自己也跟着躺在了一片孤寂的黑暗中。 往常这个时候,她还要门里门外忙着干活。但今天她无心再做这一切了。她感到四肢无力,浑身软绵绵的;更主要的是,她心里烦乱不堪! 她躺在自...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三十九章

这是五月里一个温暖的傍晚,田晓霞从宿舍里走出来,一个人在校园的路径上慢慢遛达着。路两边笔直的白杨树已经缀满了嫩绿的叶片。晚风和树叶在谈心,发出一些人所不能理解的细微声响…… 这姑娘仍不失往日那种风度,...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四十章

小满前后,双水村周围的山野里,又渐渐呈现出了一派盎然生机。阳光暖洋洋地照耀大地。东拉河两岸的缓坡上,鲜绿的草芽已经遮住了冬日里顽童们烧荒留下的大片斑痕。农村实行以户为单位的生产责任制后,水利和灌溉设施...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四十一章

在祖母生病的几天里,孙少安一直在原西县城奔波,因此,他对家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实际上,就是他在家,也不会象以前那样,为了老人的一点病,就可以把一切都掼在一边。 这不是说他对祖母的热爱已经消淡了——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