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常春藤叶 ——读《欧·亨利短篇小说选》有感

欧·亨利是美国杰出的小说家,他以新颖的构思,诙谐的语言,悬念突变的手法表现了二十世纪初期的美国社会,开辟了美国短篇小说的途径。他善于捕捉生活中令人啼笑又富有哲理的场景,因此被誉为“美国生活的百科全书”...
阅读全文

用心爱生活——读《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有感

欧•亨利说他是为面包而写作的,虽然欧•亨利是非常著名的作家。但是,他的生活确实非常拮据。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欧•亨利常常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命运,了解他们的处境和心态。虽然有时候他们会贫困、孤寂,但是他...
阅读全文

用爱和努力铸就生活的智慧——读《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有感

欧亨利是美国短篇小说家,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之一。看完《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这本书,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欧亨利式结尾。那些有血有肉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人物,在作者的笔下散发着人性的光辉和...
阅读全文

源头活水,悦读怡情——《欧·亨利短篇小说集》读后感

  欧·亨利是杰出的美国短篇小说家,他以辛酸、幽默的笔触描绘出一幅幅19世纪美国的世态人情图。在欧·亨利的笔下,小人物的智慧与大社会的黑暗既共存又对立,赋予了小说结尾“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
阅读全文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在假设中找到的温情 欧亨利短篇小说赏析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在假设中找到的温情

开始的时候是不屑看这本小书的,不就是杜撰了一个个出人意外的结果么?对于我这种功利主义者,若在现实中得不到应用,还是觉得差强人意。但必须承认,欧亨利还是会讲故事的人,没有过多的赘语,表达简单明了,精心铺...
阅读全文

美国生活的幽默百科全书 ——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荐读

美国生活的幽默百科全书 ——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荐读 美国作家欧·亨利的作品曾经饱受争议,其文学地位也曾遭遇颇多质疑,而今,一生写下将近三百篇短篇小说和一部长篇小说的欧·亨利以其情节生动、笔调幽默...
阅读全文

虚荣心和貂皮《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小布雷迪被莫利·麦基弗的蓝黑色的眼睛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便退出了烟囱帮。一个爱尔兰姑娘的甜言蜜语和忠贞不渝的真情实意该有多大的力量啊。假如看这篇故事的读者是男人,但愿你在明天两点钟之前也受到这种感化...
阅读全文

剪亮的灯盏《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然,这个问题有两方面。让我们看看问题的另一方面吧。我们时常听人们说起“商店女郎”。事实上这种人是没有的。只有在商店里售货的女郎。那是她们赖以糊口的职业。为什么要把她们的职业作为形容词呢?我们应当讲点...
阅读全文

使圆成方《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甘冒使读者腻烦的风险,在叙说这个冤冤相报的故事之前,先得讲几句有关几何学的题外话。 自然界的事物是循圆周运动的;人为的事物则沿直线行进。自然的事物是圆形的;人为的事物则有棱有角。在雪地里迷路的人,总...
阅读全文

人生的波澜《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治安官①贝纳加·威特普坐在办公室门口,抽着接骨木烟斗。坎伯兰山脉高耸入云,在午后的雾霭中呈现一片灰蒙蒙的蓝色。一只花斑母鸡高视阔步地走在“居留地”的大街上,楞楞磕磕地叫个不停。 ①治安官:英美的一种地...
阅读全文

提线木偶《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警察站在第二十四号街和一条黑得邪门的胡同的拐角上,高架铁路正好在上面通过。当时是凌晨两点:黎明前的黑暗又浓重,又潮湿,叫人很不舒服。 一个穿着长大衣,帽子拉得很低,手里提着什么东西的男人轻手轻脚地从黑...
阅读全文

靠不住的规律《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一向认为,并且时常断言,女人并不神秘;男人可以对她作出预言、分析、驯服、了解和解释。女人神秘一说,是她们自己强加在轻信的人们头上的。我的话对不对,下文自见分晓。《哈泼斯杂志》以前常说:“下面这个有趣...
阅读全文

第三样配料《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瓦蓝布罗沙公寓虽然名为公寓,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公寓房子,只不过是两幢合而为一的老式褐色面墙的住宅。底层一边开了一家女式服装店,花花绿绿的围巾和帽子挂得琳琅满目;另一边是个管保不痛的牙科诊所,张贴着一些似...
阅读全文

双料骗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乱子出在拉雷多。这件事要怪小利亚诺,因为他应该把杀人的对象仅限于墨西哥人。但是小利亚诺已经二十出头了;在格朗德河边境上,年过二十的人只有杀墨西哥人的纪录未免有点儿寒伧。 事情发生在老胡斯托·伐尔多斯的...
阅读全文

艺术良心《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始终没能使我的搭档安迪·塔克就范,让他遵守纯诈骗的职业道德。”杰夫·彼得斯有一天对我说。 “安迪太富于想象力了,以致不可能诚实。他老是想出许多不正当而又巧妙的敛钱的办法,那些办法甚至在铁路运费回佣...
阅读全文

精确的婚姻学《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以前对你讲过,”杰夫·彼得斯说,“我对于女人的欺骗手段从来就没有很大的信心。即使在问心无愧的骗局里,要她们搭伙同谋也是靠不住的。” “这句话说得对。”我说。“我认为她们有资格被称做诚实的人。” “...
阅读全文

活期贷款《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在那年月,牧牛人都是天之骄子。他们是草原的大公,牛群的帝王,牧地的君主,牛肉和牛骨的大王。只要高兴,他们有 条件乘坐镀金的马车。金钱劈头盖脑地落到牧牛人身上,他似乎觉得自己钱多得邪门。但是,除了买一只...
阅读全文

爱的牺牲《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提的谬误。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讲故事的观点来说,却是一件比...
阅读全文

婚姻手册《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婚姻手册》 本篇作者桑德森·普拉特认为合众国的教育系统应该划归气象局管理。我这种提法有充分根据;你却没有理由不主张把我们的院校教授调到气象部门去。他们都读书识字,可以毫不费劲地看看晨报,然后打电报把...
阅读全文

天窗室《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首先,帕克太太会领你去看那双开间的客厅。当她在滔滔不绝地夸说屋子的优点以及那位住了八年的先生的好处时,你根本不敢打断她的话头。接着,你总算吞吞吐吐地说,你既不是大夫,也不是牙医。帕克太太听取这番话时的...
阅读全文

嘹亮的号角《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这篇故事的一半儿可以在警察局的档案里找到;另一半儿则存在一家报馆的营业室里。 百万富翁诺克罗斯家中被劫,他本人遭受杀害后两星期的一个下午,凶手在百老汇路上优游地闲逛,迎面碰到了侦探巴尼·伍兹。 “是你...
阅读全文

黑檞的买主《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扬西·戈理的法律事务所里最丢人的东西,就是趴在吱嘎发响的旧扶手椅上的戈里本人。那个红砖砌的,东倒西歪的小事务所,在贝瑟尔镇的大街上也有点儿自惭形秽。 贝瑟尔座落在蓝岭的山脚下。上面是高耸入云的山岭,下...
阅读全文

红酋长的赎金《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这桩买卖看来好象是有利可图的:不过请听我慢慢道来。我们——比尔·德里斯科尔和我——来到南方的阿拉巴马州,忽然想起了这个绑架的主意。后来比尔把这说成是“一时鬼迷心窍”;但我们当时却没有料到。 那里有一个...
阅读全文

就医记《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于是,我去找大夫了。 “你初次喝酒以来,到现在有多久了?”他问道。 我侧过脸回答说:“哦,有些时候了。” 他是个年轻的大夫,年纪在二十到四十之间。他穿的袜子是浅绿色的,不过人却象拿破仑。我很喜欢他。 ...
阅读全文

并非特写《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为了避免多疑的读者把这本书扔到角落里去,我要及时声明这不是一篇新闻报导。你不会遇到只穿衬衫的无所不晓的本市新闻版编辑,不会遇到初出茅庐、头角峥嵘的采访记者,不会遇到独家新闻,不会遇到——什么都不会遇到...
阅读全文

醉翁之意《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他从德斯布罗萨斯街的渡口出来时,使我不由得对他发生了兴趣。看他那神气,是个见多识广,四海为家的人;来到纽约的样子,又象是一个睽违多年,重新回到自己领地来的领主。尽管他露出这种神情,我却断定他以前从未踩...
阅读全文

夤缘奇遇《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有许多大人物,”我泛泛而指地说,“声称他们的成就应该归功于某些杰出的女人的帮助与鼓励。” “这一点我也知道。”杰夫·彼得斯说。“我在历史和神话书上看到过有关圣女贞德、耶鲁夫人、考德尔太太①、夏娃和古...
阅读全文

托拉斯的破产《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托拉斯是它本身最大的弱点。”杰夫·彼得斯说。 “你那句话简直莫名其妙,”我说,“就象是说‘为什么是警察?’一样。” “不见得。”杰夫说。“托拉斯和警察之间并没有联系。我的话是提纲挈领——是轴心——是...
阅读全文

苹果之谜《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出了乐园城二十英里,离日出城还有十五英里时,马车夫比尔达·罗斯勒住了马。鹅毛大雪下了一整天。平地上的积雪已 有八英寸厚。剩下的路程都是狭隘崎岖的山脊,即使白天行车都难免不出危险。现在大雪和夜色掩盖了险...
阅读全文

比绵塔薄饼《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我们在弗里奥山麓,骑着马把一群烙有圆圈三角印记的牛赶拢在一起时,一株枯死的牧豆树的枝桠钩住了我的木马镫,害得我扭伤了脚踝,在营地里躺了一个星期。 被迫休息的第三天,我一拐一拐地挨到炊事车旁,在营地厨...
阅读全文

没有完的故事《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如今人们提到地狱的火焰时,我们不再唉声叹气,把灰涂在自己头上了①。因为连传教的牧师也开始告诉我们说,上帝是 镭锭,或是以太,或是某种科学的化合物;因此我们这伙坏人可能遭到的最恶的报应,无非只是个化学反...
阅读全文

天窗室《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首先,帕克太太会领你去看那双开间的客厅。当她在滔滔不绝地夸说屋子的优点以及那位住了八年的先生的好处时,你根 本不敢打断她的话头。接着,你总算吞吞吐吐地说,你既不是大夫,也不是牙医。帕克太太听取这番话时...
阅读全文

警察和赞美诗《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索比急躁不安地躺在麦迪逊广场的长凳上,辗转反侧。每当雁群在夜空中引颈高歌,缺少海豹皮衣的女人对丈夫加倍的温存亲热,索比在街心公园的长凳上焦躁不安、翻来复去的时候,人们就明白,冬天已近在咫尺了。 一片枯...
阅读全文

钟摆《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八十一号街到啦——劳驾,让他们下车。”穿蓝制服的牧羊人嚷道。 一群市民绵羊推推搡搡地挤了下去,另一群推推搡搡地挤了上来。叮——叮!曼哈顿架空电车公司的牲口车咔哒咔哒地开走了。约翰·帕金斯混在下车的羊...
阅读全文

餐馆和玫瑰《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波西·卡林顿小姐已经获得了成功。她出生在那个叫做酸果蔓角的小镇,一开头就背上了姓“博格斯”的不利条件①。十八岁的时候,她改用“卡林顿”作为姓,在纽约一个滑稽戏班子的合唱队里找到了位置。此后,她一帆风顺...
阅读全文

春天的先兆《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早在乡下佬迟钝的心里感到春天来临之前,城里人就知道翠绿女神已经登基了。城里人坐在四堵石壁中间,吃着早餐的鸡蛋和烤面包,翻开晨报,就看到新闻远远地跑在季节前面。 如果说,春天的信使曾为我们敏锐的感觉所证...
阅读全文

平均海拔问题《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一年冬天,新奥尔良的城堡歌剧团在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洲沿海城镇作了一次试探性的巡回演出。这次冒险的结果十分成功。爱好音乐的、敏感的用西班牙语的美洲人把金钱和喝彩声纷纷投向歌剧团。经理变得心广体胖,和蔼...
阅读全文

女巫的面包《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玛莎·米查姆小姐是街角上那家小面包店的老板娘(那种店铺门口有三级台阶,你推门进去时,门上的小铃就会玎玲玎玲响起来)。 玛莎小姐今年四十岁了,她有两千元的银行存款,两枚假牙和一颗多情的心。结过婚的女人真...
阅读全文

觅宝记《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傻瓜有多种多样的。喂,大家坐定了,指名叫到谁,谁再站起来,好不好? 我自己就当过各种傻瓜,只差一种。我挥霍了祖传的家产,妄想结婚;我打扑克,玩草地网球,做没有本钱的投机买卖——我的钱财很快就各奔前程,...
阅读全文

重新做人《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看守来到监狱制鞋工场,吉米·瓦伦汀正在那里勤勤恳恳地缝着鞋帮。看守把他领到前楼办公室。典狱长把当天早晨州长签署的赦免状给了吉米。吉米接过来时有几分厌烦的神气。他被判四年徒刑,蹲了将近十个月。他原以为最...
阅读全文

黄雀在后《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在普罗文萨诺饭店的一个角落里,我们一面吃意大利面,杰夫·彼得斯一面向我解释三种不同类型的骗局。 每年冬天,杰夫总要到纽约来吃面条,他裹着厚厚的灰鼠皮大衣在东河看卸货,把一批芝加哥制的衣服囤积在富尔顿街...
阅读全文

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在华盛顿广场西面的一个小区里,街道仿佛发了狂似的分成了许多叫做“巷子”的小胡同。这些“巷子”形成许多奇特的角度和曲线。一条街有时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个画家发现这条街有他的可贵之处。如果一...
阅读全文

虎口拔牙《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杰夫·彼得斯每当谈到他的行业的道德问题时,就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他说:“只要我们在欺骗 事业的道德问题上有了意见分歧,我和安迪·塔克的友好关系就出现了裂痕。安迪有他的标准,我有我的标准。我并不完全同...
阅读全文

公主与美洲狮《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然,这篇故事里少不了皇帝与皇后。皇帝是个可怕的老头儿,身上佩着几支六响手枪,靴子上安着踢马刺,嗓门是那么 洪亮,连草原上的响尾蛇都会吓得往霸王树下的蛇洞里直钻。在皇室还没有建立之前,人们管他叫“悄声...
阅读全文

饕餮姻缘《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女人的脾气,”有关这个话题的各种意见都提出来以后,杰夫·彼得斯开口说,“简直捉摸不定。女人要的东西正是你所没有的。越是希罕的东西,她越是想要。她最喜欢收藏一些她从没听说过的玩意儿。按照性格来说,女人...
阅读全文

华而不实《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托尔斯·钱德勒先生在他那间在过道上隔成的卧室里熨晚礼服。一只熨斗烧在小煤气炉上,另一只熨斗拿在手里,使劲地 来回推动,以便压出一道合意的褶子,待会儿从钱德勒先生的漆皮鞋到低领坎肩的下摆就可以看到两条笔...
阅读全文

财神与爱神《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退休的洛氏尤列加肥皂制造商和专利人,老安东尼·洛克沃尔,在五马路私邸的书房里望着窗外,咧开嘴笑了一笑。他右 邻的贵族兼俱乐部会员,乔·范·舒莱特·萨福克-琼斯,正从家里出来,朝等在门口的小轿车走去;萨...
阅读全文

回合之间《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五月的月亮明晃晃地照着墨菲太太经营的寄宿舍。查一下历书就可以知道,月亮的光辉同时也洒到一片广大的地区。春天 披上了盛装,枯草热紧接着就要猖狂。公园里满是新绿和来自西部与南方的商贾行旅。花在招展。避暑胜...
阅读全文

刎颈之交《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欧亨利 我狩猎归来,在新墨西哥州的洛斯比尼奥斯小镇等候南下的火车。火车误点,迟了一小时。我便坐在“顶点”客栈的阳台上,同客栈老板泰勒马格斯·希克斯闲聊,议论生活的意义。 我发现他的性情并不乖戾,不像是...
阅读全文

麦琪的礼物《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1块8毛7,就这么些钱,其中六毛是一分一分的铜板,一个子儿一个子儿在杂货店老板、菜贩子和肉店老板那儿硬赖来的,每次闹得脸发臊,深感这种掂斤播两的交易实在丢人现眼。德拉反复数了三次,还是一元八角七,而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