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标签:余秋雨

《文化苦旅》自序,余秋雨

  我在好些年以前写过一些史论专著,记得曾有几位记者在报纸上说我写书写得轻松潇洒,其实完全不是如此。那是一种很给自己过不去的劳累活,一提笔就感觉到年岁陡增。不管...

《文化苦旅》道士塔,余秋雨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座垒以青...

《文化苦旅》阳关雪,余秋雨

中国古代,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文官之显赫,在官场而不在文,他们作为文人的一面,在官场也是无足观的。但是事情又很怪异,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之后,一杆竹管笔偶尔涂...

《文化苦旅》沙原隐泉,余秋雨

沙漠中也会有路的,但这儿没有。远远看去,有几行歪歪扭扭的脚印。顺着脚印走罢,但不行,被人踩过了的地方,反而松得难走。只能用自己的脚,去走一条新路。回头一看,为自...

《文化苦旅》都江堰,余秋雨

我以为,中国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工程不是长城,而是都江堰。   长城当然也非常伟大,不管孟姜女们如何痛哭流涕,站远了看,这个苦难的民族竟用人力在野山荒漠间修了一条...

《文化苦旅》贵池傩,余秋雨

傩,一个奇奇怪怪的字,许多文化程度不低的人也不认识它。它早已进入生僻字的行列,不定什么时候,还会从现代青年的知识词典中完全消失。   然而,这个字与中华民族的历...

《文化苦旅》青云谱随想,余秋雨

恕我直言,在我到过的省会中,南昌算是不太好玩的一个。幸好它的郊外还有个青云谱。   青云谱原是个道院,主持者当然是个道士,但原先他却做过10多年和尚,做和尚之前...

《文化苦旅》夜航船,余秋雨

我的书架上有一部明代文学家张岱的《夜航船》。这是一部许多学人查访终身而不得的书,新近根据宁波天一阁所藏抄本印出。书很厚,书脊显豁,插在书架上十分醒目。文学界的朋...

《文化苦旅》信客,余秋雨

我国广大山区的邮电网络是什么年代健全起来的,我没有查过,记得早年在乡间,对外的通信往来主要依靠一种特殊职业的人:信客。   信客是一种私人职业,不受任何机构管理...

《文化苦旅》酒公墓,余秋雨

一年前,我受死者生前之托,破天荒第一次写了一幅墓碑,碑文曰“酒公张先生之墓”。写毕,卷好,郑重地寄到家乡。   这个墓碑好生奇怪。为何称为“酒公”,为何避其名号...

《文化苦旅》老屋窗口,余秋雨

前年冬天,母亲告诉我,家乡的老屋无论如何必须卖掉了。全家兄弟姐妹中,我是最反对卖屋的一个,为着一种说不清的理由。而母亲的理由却说得无可辩驳:“几十年没人住,再不...

《文化苦旅》这里真安静,余秋雨

我到过一个地方,神秘得像寓言,抽象得像梦境。   败多长住新加坡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听我一说,惊讶万分。   是韩山元先生带我去的。韩先生是此地一家大报的...

《文化苦旅》后记,余秋雨

这本书中的部分篇目曾在《收获》杂志上以全年专栏形式连载过,后来又陆续被海外报刊转载,所以读到和听到的评论也就很多。在所有的评论中,我觉得特别严肃而见水平的是鄂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