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虚荣心和貂皮《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小布雷迪被莫利·麦基弗的蓝黑色的眼睛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便退出了烟囱帮。一个爱尔兰姑娘的甜言蜜语和忠贞不渝的真情实意该有多大的力量啊。假如看这篇故事的读者是男人,但愿你在明天两点钟之前也受到这种感化;假如是女人,那么希望你的小狗今天早晨用...

adminadmin阅读(35)赞(0)

剪亮的灯盏《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当然,这个问题有两方面。让我们看看问题的另一方面吧。我们时常听人们说起“商店女郎”。事实上这种人是没有的。只有在商店里售货的女郎。那是她们赖以糊口的职业。为什么要把她们的职业作为形容词呢?我们应当讲点公道。我们可没有把五马路的姑娘们说成是“...

adminadmin阅读(36)赞(0)

使圆成方《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甘冒使读者腻烦的风险,在叙说这个冤冤相报的故事之前,先得讲几句有关几何学的题外话。 自然界的事物是循圆周运动的;人为的事物则沿直线行进。自然的事物是圆形的;人为的事物则有棱有角。在雪地里迷路的人,总是不由自主地兜着圆圈;城里人的脚给矩形的...

adminadmin阅读(100)赞(0)

牧场上的博皮普夫人《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埃伦姑妈,”奥克塔维亚把她的黑色小山羊皮手套轻轻地扔向窗台上那只端庄的波斯猫,快活地说,“我成了叫化子啦。” “你说得未免太过火了,亲爱的奥克塔维亚。”正在看报纸的埃伦姑妈抬起眼睛,温和地说。“假如你暂时需要一些买糖果的零钱,我的钱袋在写...

adminadmin阅读(51)赞(0)

人生的波澜《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治安官①贝纳加·威特普坐在办公室门口,抽着接骨木烟斗。坎伯兰山脉高耸入云,在午后的雾霭中呈现一片灰蒙蒙的蓝色。一只花斑母鸡高视阔步地走在“居留地”的大街上,楞楞磕磕地叫个不停。 ①治安官:英美的一种地方官员,兼理司法事务;乡村的琐细案件由其...

adminadmin阅读(28)赞(0)

提线木偶《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警察站在第二十四号街和一条黑得邪门的胡同的拐角上,高架铁路正好在上面通过。当时是凌晨两点:黎明前的黑暗又浓重,又潮湿,叫人很不舒服。 一个穿着长大衣,帽子拉得很低,手里提着什么东西的男人轻手轻脚地从黑胡同里匆匆走出来。警察迎上前去,态度和蔼...

adminadmin阅读(37)赞(0)

靠不住的规律《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一向认为,并且时常断言,女人并不神秘;男人可以对她作出预言、分析、驯服、了解和解释。女人神秘一说,是她们自己强加在轻信的人们头上的。我的话对不对,下文自见分晓。《哈泼斯杂志》以前常说:“下面这个有趣的故事讲的是某小姐、某先生、某先生和某先...

adminadmin阅读(39)赞(0)

第三样配料《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瓦蓝布罗沙公寓虽然名为公寓,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公寓房子,只不过是两幢合而为一的老式褐色面墙的住宅。底层一边开了一家女式服装店,花花绿绿的围巾和帽子挂得琳琅满目;另一边是个管保不痛的牙科诊所,张贴着一些似是而非的保证,陈列着一些吓人的标本。在这...

adminadmin阅读(37)赞(0)

双料骗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乱子出在拉雷多。这件事要怪小利亚诺,因为他应该把杀人的对象仅限于墨西哥人。但是小利亚诺已经二十出头了;在格朗德河边境上,年过二十的人只有杀墨西哥人的纪录未免有点儿寒伧。 事情发生在老胡斯托·伐尔多斯的赌场里。当时有一场扑克牌戏,玩牌的人大多...

adminadmin阅读(80)赞(0)

艺术良心《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我始终没能使我的搭档安迪·塔克就范,让他遵守纯诈骗的职业道德。”杰夫·彼得斯有一天对我说。 “安迪太富于想象力了,以致不可能诚实。他老是想出许多不正当而又巧妙的敛钱的办法,那些办法甚至在铁路运费回佣制的章程里都不便列入。 “至于我自己呢,...

adminadmin阅读(35)赞(0)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