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记

  • 《昆虫记》第一章 论祖传,法布尔

    论祖传 人人都有自己的才能和自己的性格。有的时候这种性格看起来好像是从我们的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然而要想再追究这些性格是来源于何处,却又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例如,有一天看到…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章 神秘的池塘,法布尔

    神秘的池塘 当我面对池塘,凝视着它的时候,我可从来都不觉得厌倦。在这个绿色的小小世界里,不知道会有多少忙碌的小生命生生不息。在充满泥泞的池边,随处可见一堆堆黑色的小蝌蚪在暖和的池水…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章 石蚕,法布尔

    昆虫记石蚕 我往我的玻璃池塘里放进一些小小的水生动物,它们叫石蚕。确切地说,它们是石蚕蛾的幼虫,平时很巧妙地隐藏在一个个枯枝做的小鞘中。 石蚕原本是生长在泥潭沼泽中的芦苇丛里的。在…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四章 蜣螂,法布尔

    蜣螂 一、圆球 蜣螂第一次被人们谈到,是在过去的六七千年以前。古代埃及的农民,在春天灌溉农田的时候,常常看见一种肥肥的黑色的昆虫从他们身边经过,忙碌地向后推着一个圆球似的东西。他们…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五章 蝉,法布尔

    昆虫记蝉 一、蝉和蚁 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蝉的歌声,总是不大熟悉的,因为它是住在生有洋橄榄树的地方,但是凡读过拉封敦的寓言的人,大概都记得蝉曾受过蚂蚁的嘲笑吧。虽然拉封敦并不是谈到这个…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六章 泥水匠蜂,法布尔

    泥水匠蜂 一、选择造屋的地点 有很多种昆虫都非常喜欢在我们的屋子旁边建筑它们的巢穴,在这些昆虫中最能够引起人们兴趣的,要首推那种叫舍腰蜂的动物了。为什么呢?主要原因在于,舍腰蜂有着…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七章 螳螂,法布尔

    螳螂 一、打猎 在南方有一种昆虫,与蝉一样,很能引起人的兴趣,但不怎么出名,因为它不能唱歌。如果它也有一种钹,它的声誉,应比有名的音乐家要大得多,因为它在形状上与习惯上都十分的不平…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八章 蜜蜂、猫和红蚂蚁,法布尔

    蜜蜂、猫和红蚂蚁 我希望能够了解更多的关于蜜蜂的故事。我曾听人说起过蜜蜂有辨认方向的能力,无论它被抛弃到哪里,它总是可以自己回到原处。于是我想亲自试一试。 有一天,我在屋檐下的蜂窝…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九章 开隧道的矿蜂,法布尔

    开隧道的矿蜂 矿蜂是细长形的蜜蜂,它们的身材大小不同,大的比黄蜂还大,小的比苍蝇还小。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它的腹部的底端有一条明显的沟,沟里藏着一根刺,遇到敌人来侵犯时…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章 萤,法布尔

    萤 一、它的外科器具 在昆虫的各种类型中,很少有能够发光的。但其中有一种是以发光而出名的。这个稀奇的小动物的尾巴上像挂了一盏灯似的,用来表达它对快乐生活的美好祝愿。即便是我们不曾与…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一章 被管虫,法布尔

    被管虫 一、衣冠齐整的毛虫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只要长着一对眼睛,就可以看清楚世界上任何东西的人,在破旧的墙壁和尘土飞扬的大路上,或者是在那些空旷的土地上,都能够发现一种比较奇怪的小…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二章 樵叶蜂,法布尔

    樵叶蜂 如果你在园子里漫步,会发现丁香花或玫瑰花的叶子上,有一些精致的小洞,有圆形的,也有椭圆形的,好像是被谁用巧妙的手法剪过了一般。有些叶子的洞实在太多了,最后只剩下了叶脉。这是…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三章 采棉蜂和采脂蜂,法布尔

    采棉蜂和采脂蜂 我们知道,有许多蜜蜂像樵叶蜂一样自己不会筑巢,只会借居别的动物遗留或抛弃的巢作自己的栖身之所。有的蜜蜂会借居泥匠蜂的故居,有的会借居于蚯蚓的地道中或蜗牛的空壳里,有…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四章 西班牙犀头的自制,法布尔

    西班牙犀头的自制 我希望你还记得神圣甲虫,它消耗掉它的时间,做成即可以当食物,又可以当梨形窝巢的基础的圆球。 我已经指出,这种形状对于小甲虫的利处和害处,因为圆形是顶好的形状,可以…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五章 两种稀奇的蚱蜢,法布尔

    两种稀奇的蚱蜢 一、恩布沙 海是生物最初出现的地方,至今还存在许多种奇形怪状的动物,让人们无法统计出它们的具体数目,也分不清它们的具体种类。这些动物界原始的模型,保存在海洋的深处。…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六章 黄蜂,法布尔

    昆虫记黄蜂 一、它们的聪明和愚笨 在九月里的一天,我和我的小儿子保罗跑出去,想去瞧一瞧黄蜂的巢。 小保罗的眼力非常好,再加上特别集中的注意力,这些都有助于我们的观察很好地进行。我们…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七章 蛴螬的冒险,法布尔

    蛴螬的冒险 一、蜂螨 围绕着卡本托拉斯(Carpenras)乡下沙土地的高堤一带,是黄蜂和蜜蜂最喜欢光临的地方了。它们为什么会如此喜欢这个地方呢?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一地区的阳光…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八章 蟋蟀,法布尔

    昆虫记蟋蟀 一、家政 居住在草地里的蟋蟀,差不多和蝉是一样有名气的。它们在有数的几种模范式的昆虫中,表现是相当不错的。它之所以如此名声在外,主要是因为它的住所,还有它出色的歌唱才华…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十九章 娇小的赤条蜂,法布尔

    娇小的赤条蜂 细细的腰,玲珑的身材,腹部分成两节,下面大,上面小,中间好像是用一根细线连起来,黑色的肚皮上面围着一丝红色的腰带:这就是赤条蜂。 赤条蜂的巢穴是建筑在疏松的极容易钻通…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章 西西斯,法布尔

    西西斯 我希望你们听过了关于清道的甲虫做球的奇怪的事情,还不至于厌倦。我已经告诉过你们神圣甲虫和西班牙的犀头,现在我想再讲一些这种动物的其它种类。在昆虫的世界里,我们遇到过许多模范…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一章 捕蝇蜂,法布尔

    捕蝇蜂 你已经知道了赤条蜂和黄蜂怎样麻痹毛毛虫或蟋蟀来喂自己的孩子,然后怎样封闭洞口,离开巢飞到别处去。不过并不是每一种蜂都是这样生活的,现在你将要听到另一种蜂,它们每天用新鲜的食…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二章 寄生虫,法布尔

    昆虫记寄生虫 在八九月里,我们应该到光秃秃的、被太阳灼得发烫的山峡边去看看,让我们找一个正对太阳的斜坡,那儿往往热得烫手,因为太阳已经把它快烤焦了。恰恰是这种温度像火炉一般的地方,…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三章 新陈代谢的工作者,法布尔

    昆虫记新陈代谢的工作者 有许多昆虫,它们在这世界上做着极有价值的工作,尽管它们从来没有因此而得到相应的报酬和相称的头衔。当你走近一只死鼹鼠,看见蚂蚁、甲虫和蝇类聚集在它身上的时候,…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四章 松毛虫,法布尔

    松毛虫 在我那个园子里,种着几棵松树。每年毛毛虫都会到这松树上来做巢,松叶都快被它们吃光了。为了保护我们的松树,每年冬天我不得不用长叉把它们的巢毁掉,搞得我疲惫不堪。 你这贪吃的小…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五章 卷心菜毛虫,法布尔

    卷心菜毛虫 卷心菜几乎可以说是我们所有的蔬菜中最为古老的一种,我们知道古时候的人就已经开始吃它了。而实际上在人类开始吃它之前,它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很久很久,所以我们实在是无法知道究…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六章 孔雀蛾,法布尔

    孔雀蛾 孔雀蛾是一种长得很漂亮的蛾。它们中最大的来自欧洲,全身披着红棕色的绒毛,脖子上有一个白色的领结,翅膀上洒着灰色和褐色的小点儿。横贯中间的是一条淡淡的锯齿形的线,翅膀周围有一…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七章 找枯露菌的甲虫,法布尔

    昆虫记找枯露菌的甲虫 在讲到甲虫之前,让我先来讲一下我的狗朋友,它会找枯露菌。所谓枯露菌,指的是一种长在地底下的蘑菇。狗常常被用来做这种工作。我的狗的运气极好,有好几次跟着一只在这…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八章 爱好昆虫的孩子,法布尔

    爱好昆虫的孩子 现在,有许多人总喜欢把一切人的品格、才能、爱好等归于遗传。也就是说承认人类及一切动物的智慧都是从祖先那儿得来的。我并不完全同意这种观点。我现在就用我自己的故事来证明…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二十九章 条纹蜘蛛,法布尔

    条纹蜘蛛 不管是谁,大概都不会喜欢冬季。在这个季节里,许多虫子都在冬眠。不过这并不说明你没有什么有虫子可观察了。这时候如果有一个观察者在阳光所能照到的沙地里寻找,或是搬开地下的石头…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章 狼蛛,法布尔

    狼蛛 蜘蛛有一个很坏的名声:大多数人都认为它是一种可怕的动物,一看到它就想把它一脚踩死,这可能和蜘蛛狰狞的外表有关。不过一个仔细的观察家会知道,它是一个十分勤奋的劳动者,是一个天才…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一章 克鲁蜀蜘蛛,法布尔

    克鲁蜀蜘蛛 克鲁蜀蜘蛛是一个极为聪明、灵巧的纺织家,而且就一只蜘蛛而言,克鲁蜀蜘蛛算是很漂亮的了。它这名字是取自古希腊三位命运女神中的一位,也是最年幼的一位,她是掌管纺线杆的,从她…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二章 迷宫蛛,法布尔

    迷宫蛛 会结网的蜘蛛称得上是个纺织能手,它们用蛛网来猎取自投罗网的小虫子们,可谓 “坐享其成,得来全不费功夫”。还有许多其它种类的蜘蛛,它们用许多别的聪明的方法猎取食物,同样可以以…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三章 蛛网的建筑,法布尔

    蛛网的建筑 即使在最小的花园里,也能看到园蛛的踪迹。它们都算得上是天才的纺织家。 如果我们在黄昏的时候散步,我们可以从一丛迷迭香里寻找蛛丝马迹。我们所观察的蜘蛛往往爬行得很慢,所以…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四章 蜘蛛的几何学,法布尔

    蜘蛛的几何学 当我们观察着园蛛,尤其是丝光蛛和条纹蛛的网时,我们会发现它的网并不是杂乱无章的,那些辐排得很均匀,每对相邻的辐所交成的角都是相等的;虽然辐的数目对不同的蜘蛛而言是各不…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五章 蜘蛛的电报线,法布尔

    蜘蛛的电报线 在六种园蛛中,通常歇在网中央的只有两种,那就是条纹蜘蛛和丝光蜘蛛。它们即使受到烈日的焦灼,也决不会轻易稍离开网去阴凉处歇一会儿。至于其它蜘蛛,它们一律不在白天出现。它…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
  • 《昆虫记》第三十六章 蟹蛛,法布尔

    蟹蛛 前面我们讲到过的条纹蜘蛛虽然工作很勤快,为了替它的卵造一个安乐窝,一直孜孜不倦地废寝忘食地工作着。可是到了后来,它却不能再顾到它的家了。为什么呢?因为它寿命太短。它在第一个寒…

    昆虫记 2022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