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穷养儿子的惨痛教训

博主:与心幽欢与心幽欢 3周前 ( 08-05 13:12 ) 38 0条评论
摘要:  白孝文,白嘉轩的长子,也一度是白嘉轩心目中最佳的族长继承人,更是一度受到白鹿原上居民的信赖与景仰。这个被白嘉轩寄希望于继承维护氏族正统与利益的人,最终却走向其对立面,成...

 

白孝文,白嘉轩的长子,也一度是白嘉轩心目中最佳的族长继承人,更是一度受到白鹿原上居民的信赖与景仰。这个被白嘉轩寄希望于继承维护氏族正统与利益的人,最终却走向其对立面,成为了当时不被氏族势力看好的政府势力的爪牙。这其间有到底有着怎样的曲折呢?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白鹿原上白鹿两家都是名门望族,也仅此两家而已。自白嘉轩设与鹿家换地之计开始,两家就开始了无休止的明争暗斗。

 

打蛇打七寸,鹿子霖经过思索决定从白嘉轩最在乎的方面(颜面)着手。于是,鹿子霖就和对白嘉轩怀有怨恨心理的田小娥共同设计了一曲美人计。此计的实施,由鹿子霖幕后操纵,田小娥也就是美人计中的美人,由她出面勾引白孝文。田小娥一出手,立刻就把少于人生历练的白孝文手到擒来。

 

一个将要继承族长的人,竟与因与人别的男人勾搭被撵出家门的,而现在又是土匪老婆的女人勾搭上了。此等非同一般的消息,已经传出,就像长了翅膀似的立刻就传遍了整个白鹿原。白嘉轩弄明白后,立马就昏死了过去。

 

 

 

违法了族规家法,白嘉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打!在乡里人面前,白嘉轩拿起一根荆条就狠命地往光着身子的白孝文身上抽,谁也劝不住他。

 

这仅是第一项举措,随后,白嘉轩又提出了分家,让白孝文到一边过,同时也迎回了白孝武,培养白孝武继任族长。白孝文得了一点田地房屋,就到一边生活去了,白家多年的储蓄,一分都没有给白孝文。

 

屋漏偏逢连夜雨。白孝文夫妻俩到一边过后不久,一场百年一遇的大旱灾就降临到了白鹿原上。这场干旱将近持续了一年,因刚分到田地,这一年白孝文家颗粒无收,早就断了炊。白孝文万般无奈中也只好硬着头皮向他的父亲白嘉轩借粮食,但白嘉轩就是不借。

 

 

 

借粮无门,摆在白孝文面前就只有一条路了——卖地。而买主却是鹿子霖。白嘉轩听之,暴跳如雷,他来到白孝文家说愿意出鹿子霖双倍的价钱买他的地。也许是白嘉轩这个做父亲的凉透了白孝文的心,白孝文竟然没有把地卖给他白嘉轩。接下来就是卖房了,而买主又是鹿子霖,鹿子霖硬是把白家的四合院给拆了一方去。白嘉轩也只能忍气吞声就这么着。

 

而卖地卖房的这些钱,白孝文并没有拿出来补贴家用,而是让老婆一个人受罪,把那些钱都带到田小娥那儿,与田小娥一起吃香的喝辣的,抽大烟去了。好不潇洒!白孝文的老婆,一个财主的媳妇就这么在这场旱灾中活活地被饿死了。

 

但白孝文的好日子也不长,转眼他卖地卖房的那点钱就被他和田小娥全部花光了,走投无路之下,白孝文就走上四处游逛讨饭的道路。而,这时候,白嘉轩也是对他不闻不问。

 

 

 

至此,一个叛逆的败家子形象是不是跃然在你我的眼前了呢?那么,白孝文走到如此地步,这其中的过错,难道仅在于白孝文一人吗?

 

我想,首先,白孝文是两家斗争的牺牲品,这是根本的原因,而白嘉轩似乎全然不察。其次,白孝文也是传统家教的牺牲品,这是主要原因。白嘉轩对白孝文的教育,只是有意无意中把白孝文塑造成了一工具,维护封建氏族礼法的工具,而不失把白孝文培养成一个有个性的人,除了封建氏族礼法,其他的白孝文几乎完全不知。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当白孝文被人陷害违背了他的意愿,丢了他的颜面,在需要救助一把的白孝文面前,白嘉轩又是变得那么冷血没有人性,一点都不知道给他受伤的儿子一点人性的关怀和一点亲情的温暖。再次,才是白孝文的自暴自弃,这只是次要原因。

 

 

 

一般来说,一个缺少在关爱与温情中长大的人,也是不知怎么去爱别人的,有时甚至会是一个缺少人间温情的冷血人。这种人的心里,会在长期的人生危难中,逐渐形成一种人不爱己天诛地灭的观念。最终也就会彻底沦为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而白孝文似乎就是这样一个人。

 

白孝文自从加入国民党组织后,总是一个劲儿的想着法子往上爬,人情与道义早就被白孝文丢到了一边。通过小说,我们知道,白孝文在某种情况下,甚至可能会向他的共产党员妹妹下毒手。最后,白孝文设计害死农民英雄“黑娃”就很好理解了。

 

而这一切,除了是白孝文个人的悲哀,又不得不说也是白嘉轩家庭教育的悲哀。一个出身于农民阶级的,被精心培育出的,本想用之于维护与政府相对的族人群众利益的人,最终却背叛他的根,他的本,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十足悲哀的背叛。


浮窗式百度分享代码,请勿使用文字或图标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