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比贾雨村更可怖?

博主:与心幽欢与心幽欢 3周前 ( 08-07 16:11 ) 22 0条评论
摘要: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贾雨村回来了。可喜可贺,也算是鸡窝里飞出金凤凰。 哦,不对,雨村家也算是有根基的,物质上没有,心里上还是有点吧。来一个末世复兴,也应当是他的雄心...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贾雨村回来了。可喜可贺,也算是鸡窝里飞出金凤凰。

 

哦,不对,雨村家也算是有根基的,物质上没有,心里上还是有点吧。来一个末世复兴,也应当是他的雄心。

 

想当初,寄居在破庙里的他还是瞧不上甄士隐的吧,甄士隐毕竟是是小地方上的望族,贾雨村家曾经的基业那个也是不容小觑的。所以,收了甄士隐一点恩惠,其浑身也就自然不自在起来,不管黄道黑道,也就背着甄士隐偷偷摸摸上京去了。

 

雨村这一去无消息啊,如今总算回来了。又是新任的知府,实则可喜可贺。

 

甄士隐也算没有忘了恩人吧,看到娇杏,也就立马派人踏上了门楣。

 

有谁比贾雨村更可怖?但雨村终究还是早就忘了恩人。要是没有忘了恩人,又怎会不亲自登门造访呢?那些个衙役可是吧封肃及其甄家娘子吓唬得不浅啊。

 

设若是当初的甄府,贾雨村可能还会亲自造访吧。其岳父家肯定是寒门陋户了,他堂堂知府又怎会轻易踏入寻常百姓家呢?这就是贾雨村的清高。当初是穷屌丝其内心或许就充满了优越感,如今是堂堂知府,又怎会不耍耍威风。

 

现实是,作为恩人甄士隐却远不如他的一个丫头——娇杏,贾雨村派人造访应当全都是为了他。

 

接下来与甄家的人交往他不是那么避重就轻么,至于寻找甄士隐,寻找甄英莲,那是后话,也是谎话,眼下是把娇杏这个丫头娶回家要紧。在贾雨村的心目中,娇杏对他有知遇之恩啊。

 

其实,有时候,一个屌丝,能够真正感动他的往往是一个女人。所谓的金钱,所谓的恩人,在其心中往往只是过眼云烟,他又怎会记得多少呢?女人的赏识与垂青,会格外给他一种知遇之恩的感觉。

 

有谁比贾雨村更可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一切似乎也是贾雨村的天性,他恃才傲物,侮上。连上司都不放在眼里,他又怎会真正去感激甄士隐呢?

 

上司参他“生性狡猾,擅繤礼仪,沽清正之名”当是十分妥帖的,这也是对他品性的最佳概括吧。脂砚斋道:“此亦奸雄必有之事。”

 

有奸雄之事,则必有奸雄之态。千古多少文人一旦被罢官,则每每闷闷不乐,牢骚满腹。看这雨村却只有没得志之前的郁闷与愁苦,内心依然是充满信心。

 

如今虽再次失意,却嬉笑自若,全无一点怨色。安排好家人,就去游山玩水,担风袖月,游历天下胜迹,仿佛闲云野鹤,快活似神仙。


浮窗式百度分享代码,请勿使用文字或图标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