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余华《在细雨中呼喊》:只有找到归宿,才能走出孤独

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序言中说:
当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时,就会珍惜自己选择过去的权利。
当一个人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在日落时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孤独的形象似乎值得同情。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孤独似乎总是充斥着人生。
图片
书中主角孙光林开篇说:
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荡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即将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
在细雨中,我独自漫步在街头,呼喊着你的名字,却无人回应。空旷的街道上,只有我与我的呼喊声。

在他的回忆中,所有的人和事,物和景一幕幕的展现,那种忧伤与幻灭,尽显孤独。
那孤独是什么呢?生命又如何走出孤独?
图片
孤独是一种不被爱的百无聊赖
孙光林说:
除了生命,我再也找不出活下去的另外理由了。

他出身南门,6岁被父亲送给他人抚养,养父死去后,又不得不回到南门。
他父亲贪婪暴躁,毫无生气可言,养父亦是脾气粗暴,无论他在哪儿,都是家里不受欢迎的人。
幼小的心灵找不到栖居之处。
12岁时,他扛着一把椅子走向码头、坐船去寻找亲生父母。父亲见到后极度不满,丝毫没有6年未见的喜悦,内心尽是厌恶与嫌弃。
他漂泊无依。
图片
独自坐在家门口的池塘边,面对着这个世界:发呆、傻笑,与外面的世界产生隔离。
一个不被爱的人是孤独的,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温暖,没有关爱,只有焦虑和不安。
当一个人不被家人温柔以待,世界就灰暗了,内心会有一座山,遮挡着阳光。
就像书中所说:
阳光是很想照到这儿来的,是山把它半路上劫走了。

图片
孤独是一种疯狂的自我沦陷
人有善恶,最可怕的是,人在恶中不自知,在恶中沦陷。
孙光林的父亲孙广才。
为人子,他对毫无独自生活能力的父亲,随意谩骂甚至虐待。
为人父,对待孩子就像对待自己的绊脚石,随时都准备踢开他们。
当哥哥诬告孙光林时,他不求真相,毫不留情地将其绑在树上毒打。
面对小儿子救人而死,他没有悲哀,反而去敲诈勒索,捞些财物。
他无恶不作,破坏儿子的婚事,被发现后丝毫不知悔改。
他不顾妻子,为了一己私欲爬上寡妇的床,把原本贫困的家搞得一团糟。
图片
书中说:
当我们凶狠地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突然就变得温文尔雅了。

对于一个恶人,世界不是变得温文尔雅,而是他一种自以为是的愚昧,是一种疯狂的沦陷。
一个恶人再蛮横、狡诈,终究是可鄙可恨可怜可耻的,你不善待世界,世界也不会善待你。
这种沦陷,是一种到死都无法拯救的孤独。
图片
在孤独中寻找归宿,在归宿中走出孤独
人的一生,都是在孤独中寻找归宿。
只不过有些人在寻找中挣扎,有些人在寻找中迷失,唯有少数人能走出孤独,走向美好。
臭名远扬的孙广才,终是在一个喝得醉醺醺的晚上,跌入粪坑淹死。
对于他,或许唯有死亡,能终结他那狂妄的孤独。
图片
对于年轻的孙光林,在一次次挫折中,他反思自己:
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孤单之中,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

他开始接纳了自己的孤独,开始了迈出了远离孤独的第一步,并且找到了真诚的伙伴。到高中毕业时,又逢高考恢复,他考上了大学。
书中说:
我参加高考并没有和家里人说,报名费也是向村里一个同学借的。
当哥哥将我的事告诉父亲,父亲听后只是马马虎虎地大叫一声:“怎么?还要让那小子念书,太便宜他啦。”
当父亲明白过来我将永久地从家里滚蛋,他就显得十分高兴了。

面对不幸的家庭,孙光林没有妥协,他选择努力的走出这个世界,离开南门去北京念书。新的天地,塑造新的自我,他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正如马尔克斯所说:孤独前可能是迷茫,孤独后便是成长。人只要在孤独中寻找到归宿,就会在归宿中走出孤独。
图片
写在最后
有人说,在人生的岁月里,我们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和事。
但只有那些能让我们真正感受到孤独的人和事。才能让我们真正感受到生命的意义。
图片
在人的一生中,孤独从来不会缺席,它轻轻的来,却不会轻轻的走。面对孤独,只要保持善良的本心,努力前行就不会迷失,就能找到归宿,就能走出孤独。
人生不是必然,怎么面对孤独只是一种选择。
就像书中所说:
只要是一棵树,就有参天的可能,而杂草永远只铺在地下。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