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两汉诗文十六 贾谊《论积贮疏》《惜誓》

论积贮疏

       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尝闻。古之人曰:“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 生之有时,而用之亡度,则物力必屈。古之治天下,至孅至悉也,故其畜积足恃。今背本而趋末,食者甚众,是天下之大残也;淫侈之俗,日日以长,是天下之大贼也。残贼公行,莫之或止;大命将泛,莫之振救。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多,天下财产何得不蹶!
  管子说:“粮仓充足,百姓就懂得礼节。”百姓缺吃少穿而可以治理得好的,从古到今,没有听说过这事。古代的人说:“一个男子不耕地,有人就要因此挨饿;一个女子不织布,有人就要因此受冻。”生产东西有时节的限制,而消费它却没有限度,那么社会财富一定会缺乏。古代的人治理国家,考虑得极为细致和周密,所以他们的积贮足以依靠。现在人们弃农经商(不生产而)吃粮的人很多,这是国家的大祸患。过度奢侈的风气一天天地滋长,这也是国家的大祸害。这两种大祸害公然盛行,没有人去稍加制止;国家的命运将要覆灭,没有人去挽救;生产的人极少,而消费的人很多,国家的财富怎能不枯竭呢?

  汉之为汉,几四十年矣,公私之积,犹可哀痛!失时不雨,民且狼顾;岁恶不入,请卖爵子,既闻耳矣。安有为天下阽危者若是而上不惊者?世之有饥穰,天之行也,禹、汤被之矣。即不幸有方二三千里之旱,国胡以相恤?卒然边境有急,数千百万之众,国胡以馈之?兵旱相乘,天下大屈,有勇力者聚徒而衡击;罢夫羸老易子而咬其骨。政治未毕通也,远方之能疑者,并举而争起矣。乃骇而图之,岂将有及乎?
  汉朝从建国以来,快四十年了,公家和个人的积贮还少得令人痛心。错过季节不下雨,百姓就将忧虑不安,年景不好,百姓纳不了税,就要请求卖掉自己的爵级和孩子。这样的事情皇上已经耳有所闻了,哪有治理国家已经危险到这种地步而皇上不震惊的呢?世上有灾荒,这是自然界常有的现象,夏禹、商汤都曾遭受过。假如不幸有纵横二三千里地方的大旱灾,国家用什么去救济灾区?如果突然边境上有紧急情况,成千上万的军队,国家拿什么去发放粮饷?假若兵灾旱灾交互侵袭,国家财富极其缺乏,胆大力壮的人就聚集歹徒横行抢劫,年老体弱的人就互换子女来吃;政治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达到各地,边远地方敢于同皇上对抗的人,就一同举兵起来造反了。于是皇上才惊慌不安地谋划对付他们,难道还来得及吗?

  夫积贮者,天下之大命也。苟粟多而财有余,何为而不成?以攻则取,以守则固,以战则胜。怀敌附远,何招而不至!今殴民而归之农,皆著于本;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转而缘南亩,则畜积足而人乐其所矣。可以为富安天下,而直为此廪廪也,窃为陛下惜之。
  积贮,是国家的命脉。如果粮食多财力充裕,干什么事情会做不成?凭借它去进攻就能攻取,凭借它去防守就能巩固,凭借它去作战就能战胜。使敌对的人归降,使远方的人顺附,招谁而不来呢?现在如果驱使百姓,让他们归向农业,都附着于本业,使天下的人靠自己的劳动而生活,工商业者和不劳而食的游民,都转向田间从事农活,那么积贮就会充足,百姓就能安居乐业了。本来可以做到使国家富足安定,却竟造成了这种令人危惧的局面!我真替陛下痛惜啊!

惜誓

惜余年老而日衰兮,岁忽忽而不反。

叹我年老身体日渐衰弱,岁月匆匆一去不复回返。

登苍天而高举兮,历众山而日远。

登上苍天我要高高飞翔,越过群山离家日益遥远。

观江河之纡曲兮,离四海之沾濡。

观看长江黄河迂回曲折,遭遇四海风浪沾湿衣衫。

攀北极而一息兮,吸沆瀣以充虚。

攀上北极星我稍稍休息,吸引清和之气充肠疗饥。

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命令朱鸟高飞前面导引,乘坐太一象车稳稳行移。

苍龙蚴虬于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

左苍龙行蜿蜒驾为左骖,右白虎奔驰骋驾在右翼。

建日月以为盖兮,载玉女于后车。

让圆圆的日月且做车盖,叫婀娜的玉女车后随移。

驰骛于杳冥之中兮,休息虖昆仑之墟。

在旷远幽暗的空中奔驰,在高峻的昆仑山上休息。

乐穷极而不厌兮,愿从容虖神明。

欢乐达到极点毫不厌倦,愿意伴随神仙从容游戏。

涉丹水而驼骋兮,右大夏之遗风。

渡过丹水继续向前驰骋,观看右边大夏遗风古迹。

黄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

黄鹄展翅高高飞在天上,方知高山大河纡曲回肠。

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黄鹄直上云霄凌空飞翔,这才看清了天圆与地方。

临中国之众人兮,讬回飙乎尚羊。

俯视中原大地芸芸众生,腾驾旋风空中徘徊游荡。

乃至少原之野兮,赤松王乔皆在旁。

到达了少原的荒郊野外,看到赤松王乔在少原旁。

二子拥瑟而调均兮,余因称乎清商。

二位仙人拥瑟调理丝弦,令我赞叹一曲清商悠扬。

澹然而自乐兮,吸众气而翱翔。

心神安适自得终日快乐,吸饮天地六气自由翱翔。

念我长生而久仙兮,不如反余之故乡。

想那长生不老永为神仙,还不如回到久别的故乡。

黄鹄后时而寄处兮,鸱枭群而制之。

黄鹄没能及时远寄仙界,反遭猫头鹰的群起伤害。

神龙失水而陆居兮,为蝼蚁之所裁。

神龙落在陆地失去大海,会被蝼蛄蚂蚁欺凌侵害。

夫黄鹄神龙犹如此兮,况贤者之逢乱世哉。

那黄鹄神龙尚且如此啊,何况贤者遭逢混乱时代!

寿冉冉而日衰兮,固儃回而不息。

年纪渐老身体日益衰弱,时光如水流逝永不停息。

俗流从而不止兮,众枉聚而矫直。

世俗人不停地随波逐流,众邪恶聚一起矫改正直。

或偷合而苟进兮,或隐居而深藏。

有的人苟且聚合求升迁,有的人隐居深藏在高山。

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概而就衡。

最苦恼称量事物不明察,最怨恨轻重不分同衡权。

或推迻而苟容兮,或直言之谔谔。

有人随风使舵苟合谄媚,有人刚正无私直言敢谏。

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

伤国君竟如此善恶不分,搓绳索不分茅草和丝线。

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

当今世俗人都幽昧昏暗,混淆是非黑白美恶不辨。

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

抛弃山中美玉渊中神龟,反把破石块当宝齐称赞。

梅伯数谏而至醢兮,来革顺志而用国。

梅伯屡屡劝谏终遭菹醢,来革阿谀顺从掌握大权。

悲仁人之尽节兮,反为小人之所贼。

悲痛仁人志士尽忠尽节,反被无耻小人陷害暗算。

比干忠谏而剖心兮,箕子被发而佯狂。

比干忠言直谏却被剖心,箕子披散头发佯装疯狂。

水背流而源竭兮,木去根而不长。

河水背离源头就会枯竭,树木脱离树根不能生长。

非重躯以虑难兮,惜伤身之无功。

不是看重性命害怕祸难,是痛惜虽伤身无功报偿。

已矣哉!

算了吧!

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野。

独不见那鸾凤高高飞翔,群集在旷远的原野蛮荒。

循四极而回周兮,见盛德而后下。

回旋飞行四方纵观天下,看见大德之人才肯下降。

彼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

那圣人具有超凡的品德,能远离浊世把自己珍藏。

使麒麟可得羁而系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假使麒麟被关在笼子里,他又有何不同于犬和羊!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