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金刚经》随读之身相

    今日读《金刚经》,读到如理实见分第五: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否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今日读至此段,又想起了《水浒传》里的鲁智深,昨天才从他大闹五台山一节略有些心得。

     今天,倒又想起他来。

      从前读如理实见分第五,每每着眼只在那句著名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毕竟这一句容易理解,即便是字面意思,也是通达的。

       至于身相见如来两句,则始终不得其意。今天想起了鲁智深,便隐约有了一点感觉,翻过头来读导语——​

      突然就理解了鲁智深为什么可以当下便圆寂了。

       昨天,我还纠结于鲁智深在佛殿后拉屎的事,今天读经,读导语,方从鲁智深的身上知觉了一丝丝“见法即见佛”。

      佛殿、佛像,其实佛自己早就说了,所有相都是虚妄的。我们常人总是造相,造一个莫大的恭敬庄严之相,便以为可以表达自己的恭敬庄严了,便可以展示自己的进取修行了,便可以证明自己的精进不俗了。

      若说起来,从人的角度看,造相造进取的相造修行的相也是好的了。

     但从佛的角度看,造相就是造相,虚妄就是虚妄。让相挡住了如来真法,便是障碍。

      鲁智深圆寂时留下一偈:“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今日再读,才品出其中之味。话说鲁智深在擒方腊后,不愿回朝,留六合寺出家。待钱塘江潮信来,因他是北方人不知潮信,以为是战鼓,持禅杖便要打将出去。

     待众僧解释了潮信,鲁智深想起了师父曾言“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便问何为圆寂,方知圆寂为死。

     鲁智深当下便说,那自己今天必圆寂,沐浴后果然圆寂。

       鲁智深的偈先总结自己一生不修善果还杀人放火,鲁智深说来不加修饰不加原由不做解释只说事实,读者见鲁智深总是拔刀相助义气为重直心热情,但鲁智深自己却未将这些个修饰挂怀,这是他第一重的放下。

     第二句鲁智深说断开金绳扯断玉锁,金玉是人间富贵名利,鲁智深生擒方腊第一等的功劳却不要,非要出家,以后这功名利禄兄弟义气都与他不相关了,这是鲁智深第二重放下。

     最后今日方知我是我,是鲁智深当下见法即见佛,连生命也放下,不执着于任何了,第三重放下,圆寂正果清净。

      鲁智深放下别人的评价,放下功名利禄,放下感情牵挂,放下生命,随潮而寂。莫不是很好的呼应了《金刚经》这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大凡很多人,觉得功名重要,觉得利禄重要,觉得情感重要,觉得生命健康重要,而鲁智深虽是糙汉道理也不甚会讲,他却以一句“今日方知我是我”讲述了,人其实什么也抓不住的。

      所以,执着皆是徒劳。万相皆是虚妄。

      如此一想,我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也明白了,一切法皆是佛法。

      以上随笔,祝好!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