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熟悉而陌生的故乡——读傅国涌先生的《开门见山》有感

01 解释书名
初听傅国涌先生的著作《开门见山——故乡雁荡杂忆》的“开门见山”,我有些疑惑。猜不出里面写的是什么内容。“开门见山”不是成语吗?似乎和“开门见喜”一样?
带着疑问,初读内容方知《开门见山》真是名副其实的开门见山。

小小的山村被山团团围着,山外面还是山。我生下来,最熟悉的就是山,开门见山,对于我不是一个写在纸上的成语。

我与山,山与我,几乎浑然一体,不可分割。我对这个陌生世界的认识,是从认识山开始的,山的沉默,山的呼吸,山的坚韧,山的包容,山的寂寞,是我自幼最深切的体会。

原来傅国涌先生与山有如此的渊源。

02 作者简介

至于傅国涌先生,其实挺陌生的。曾经只听过他的一节课《文章得失寸心知》。但仅仅那一节课让我对他的作品感兴趣。那一节课听得心潮澎湃,那一节课让我感受到傅国涌先生对写作的专注与热爱。那一节课让我感受到他的博学多才。

书的封面上这样介绍傅国涌先生。

傅国涌 历史学者,自由撰稿人,当代中国著名知识分子。1967年生于浙江乐清,现居杭州。主要关注中国近代史,特别是百年言论史和知识分子问题等。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金庸传》《百年寻梦》《叶公超传》《追寻失去的传统》《1949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百年辛亥:亲历者的私人记录》《笔底波澜:百年言论史的一种读法》《大商人:影响中国的近代实业家们》《美的相遇:傅国涌教育随想录》等。

从历史学者你就能知道,读他的文章肯定会学到很多历史内容。果然,开篇就讲了很多历史。

03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乡故乡是一个山村,在温州雁荡山的东外谷。仿佛千年万年都是静止的。山鸟的声音,虫子的声音,山涧的流水声,让山中的世界变得更静。
好优美的句子呀,读到这样的句子,浮躁的心马上平静了下来。让我想到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不是山村,没有山。开门见不到山,只见到开阔的平原和茂密的森林。从小到大看着无边的草原以为世界都是这样的。
我喜欢躺在草地上仰望流动的白云,猜它变来变去的模样。我喜欢躺在勒勒车上数夜晚的星星,北斗七星是我的最爱。
我喜欢背起箩筐去树林里采蘑菇,享受雨后采蘑菇的喜悦。我喜欢站在荞麦地旁,看荞麦花上忙碌着采蜜的蜜蜂。
这些都让我感受到静。这样的静让我全身放松,这样的静让我享受世间的美好。
傅先生喜欢故乡的木槿花和杜鹃花。而我喜欢漫山遍野的喇叭花。喇叭花也叫牵牛花。院子里,庄稼地里,原野上到处都是。粉色的、紫色的、红色或白色的都有。
小时候,看到粉白相间的喇叭花随手摘一朵观察它的花蕊,闻闻它的香味,把它别在耳朵后面。以为那是对它最好的奖赏。
而对于故乡的历史,一无所有。也不曾去了解。从小沉浸在书本里,想着如何走出故乡,却忽略了它的过往。
傅国涌先生,写道:“故乡的一条石头路,路边有大树,庄稼,树丛,沟坎和远方层叠的山,黑白的画面平静而寂寞,恍若世外桃源,只是没有桃花缤纷而已。这路曾千百次地走过,路上洒满了我的记忆,却从来没觉得如此之美。”
确实是,家乡的这条平平常常的路,我们不知走过多少次。家乡的名胜古迹不知路过多少次。但从未去了解它,认识它。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故乡,让我忧,让我喜。   惭愧,遗憾!  此时此刻开始了解它也为时不晚。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