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与妻书》的真与美

《与妻书》是革命志士林觉民与妻子陈意映诀别时写的一封书信,融遗书、情书、家书于一体,字里行间饱含深厚的家国情怀与无畏的革命斗志,受后世读者喜爱。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必修下册“抱负与使命”单元选入此文,学习提示中要求学生“诵读课文,注意把握感情线索,体会作者写作时的复杂心理和崇高的思想境界”。

“还原分析法”是福建师范大学孙绍振教授提出的一种解读文本的有效方法,主张“把未经作者加工的原生的现象想象出来,和作者艺术加工过的作品加以比较”,从而尽可能地接近作者本意,实现对文本的深入解读。笔者在《与妻书》一文的教学中,抓住一处景物描写闲笔,指导学生利用“还原法”解读文本,品味《与妻书》中的真与美。

景物还原:景真而情深

《与妻书》第四段,有一处难得的景物描写:“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读者由此可以还原如下景象:冬之望日前后,小屋窗外的梅花疏疏落落地开着,枝条交错,形如筛子;皎洁的月光透过梅花照进屋子里,在窗户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影子,月影与梅影朦胧地互相掩映。这是一幅非常静美的图景,具有景物和情感的双重真实。先看景物真实:“冬之望日前后”中,“冬”是梅花开放的季节,“望日前后”则有“月影”产生的可能;“疏梅筛月影”中,梅花要“疏”才能呈现“筛”的效果,“月影”被梅枝所“筛”才会造成“依稀掩映”的感觉。

再说情感真实。景物真实是情感真实的映射。此景是作者“初婚三四个月”时之景,据其写作此封家书已过去多年,儿子都五岁了。作者仍能清楚记得往昔之景、往昔之事,可见其情之真、爱之深!这样的真情在文中频频流露,感人至深。例如此句之后的“吾与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并肩携手”是夫妻情笃的表象,而“何事不语?何情不诉?”是两人心灵相知的体现,是更深层次的情感。“窗外疏梅筛月影”,如此疏淡之景,映衬出如此深浓之情。

《与妻书》作者林觉民对妻子的深情,从开头的“吾至爱汝”到结尾的“吾爱汝至”,无处不体现。若直言情深,难免浮夸,有了“窗外疏梅筛月影”的实景以及“何事不语?何情不诉?”的实事,其情愈发真切。景、事、情交织相融,构成了真实的情境。

情境还原:情深而志坚

一处状似无意的景物描写,从侧面呈现了作者林觉民的真挚深情。既然他如此爱妻子,为何决然赴死?教学时,笔者还原信中情境,品读伉俪情深,以意逆志,引导学生体会作者如何冲破儿女情长,展现家国情怀。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作者当然希望与妻子长相厮守,然而他的深情不仅在妻子一人身上,“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可见,作者是因为爱妻子而爱天下人。这是一种由一人到众人、由眼前人到天下人的情感扩充,是一种珍贵的同理心、一种伟大的共情。正是在这种情感的推动下,作者坚定了“为天下人谋永福”的志向,他亦以此劝解妻子:“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林觉民有如此远大的革命志向和坚定的斗争意志,离不开妻子陈意映的支持与陪伴。陈意映深受丈夫进步思想影响,支持其投身革命活动,她曾和林觉民说:“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可见,情真是情深的前提,情深又会让革命者的心志更加坚定,所以作者说“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与妻书》能够超越时空,令一代代人深受感动与感染,并不只因其中的热泪衷肠,还因那超越儿女之情的博爱与正义。

历史还原:志坚而行笃

疏梅月影之下,夫妻互诉衷肠,这样宁静和谐的情景,在那个黑暗混乱的时代再难重现,只能成为作者心中一段朦胧美好的记忆,笼罩在时代的滚滚浓雾之下。借文中语句还原历史背景,我们看到的是“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的社会,是“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的泣血景象。

一面是随时随地可能死去,一面是夫妻恩爱双宿双栖,透过“窗外疏梅筛月影”,我们看到了时代的不仁与不公:越是真与美,越要被剥夺、被破坏、被碾碎。这样的良辰美景,被时代“腥云”搅浑打碎;这样的天成佳偶,被“狼犬”催逼生离死别。要留住这真与美,就必须驱散“腥云”、驱逐“狼犬”,让“死地”成为乐土。

正因此,我们看到了坚定革命、慷慨赴死的林觉民。“吾今死无余憾”,作者之所以发此慨然之语,是因为他一直为了心中的信念而行动,他清楚地知道“吾辈此举,事必败、身必死,然吾辈身死之日距光复期必不远矣”。起义之前的那个夜晚,作为儿子、丈夫、父亲的林觉民,面对生死未卜的未来,不禁想到了过往家庭之团圆、夫妻之恩爱、生活之喜乐,于是留下了感人至深的《与妻书》与《禀父书》。正是对家庭的眷恋、对国家的热爱,坚定了林觉民革命的决心,让他有足够的勇气能够舍小家为大家、奔赴革命的战场。

人物还原:行笃而义著

当我们把“窗外疏梅筛月影”这样一种诗意浪漫的景象与一个坚定无畏的革命者形象联系在一起时,难免会觉得有情感上的错位。但当我们通过文本还原人物,就会发现铁血与浪漫、侠骨与柔情在作者林觉民身上和谐地交融统一。他参加革命的动力是爱,是对妻子亲人的爱,也是对国家人民的爱;革命的目的,是天下人能够爱其所爱。这种大爱,让家与国、国与家紧密联系在一起,让林觉民舍生取义、矢志救国。

林觉民少年时代就认定“中国非革命无以自强”,并为自己取了“抖飞”“天外生”的号,可见其理想之远大、意志之坚定。作为一个进步革命青年,他新婚不久便前往日本留学,接受新的思想洗礼。在他看来,爱情、婚姻与理想、革命是不相悖的。他爱妻子,不仅因为陈意映是“天真浪漫真女子也”,为他生儿育女,同时孝顺父母,更因为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对自己有无限的支持与包容。“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深情与决绝交错并进,使《与妻书》“既缠绵悱恻,又充满浩然正气”。通过文本,我们看到了一个心胸磊落、侠肝义胆、视死如归,同时又浪漫至极、深情不渝的奇男子。

童庆炳教授曾在《现代学术视野中的中华古代文论》中指出:“所谓‘闲笔’是指叙事文学作品人物和事件主要线索外穿插进去的部分,它的主要功能是调整叙述节奏,扩大叙述空间,延伸叙述时间。丰富文学叙事的内容,不但可以加强叙事的情趣,而且可以增强叙事的真实感和诗意感,所以说‘闲笔不闲’。”“闲笔”看似是漫不经心、游离于主线之外的文字,却不乏神来之笔,有着丰富的意蕴和绝妙的表达效果。《与妻书》中的“窗外疏梅筛月影”就是这样一处“神来之笔”,我们透过它,看到一段革命年代的大爱真情。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