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杀死疯子,变成疯子——《河边的错误》读后感

《河边的错误》是余华先生创作的中篇小说。讲述了在神秘而充满诱惑的河边,么四婆婆被杀,刑警队长马哲负责侦查此案。证据表明,镇上的疯子是凶手,然而法律却对疯子无可奈何。接下来,疯子又接连杀人,忍无可忍的马哲亲手击毙了疯子。疯子死了,马哲却成了人们眼中的疯子……

图片
河边,流传了多少美妙的诗词——“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河畔青芜堤上柳”……但在小说中,余华打破了我们印象中美妙的青河梦。谁去了河边,谁就有了错误,谁就必须自证,自证“我不是凶手”。

图片
性格孤僻,不太与人交往的王宏。总喜欢晚饭后去河边散步。命案发生时,当厂里几乎所有人都听说河边有个人头跑去看热闹时,只有他没去……仿佛种种的证据都指明他是凶手时,他选择了自证——他气势汹汹地找上调查组来,责问马哲为何要调查自己?他用自己的愤怒想尽快和这起谋杀案摆脱关系,但愤怒是无用的。他不得不努力洗清自己的嫌疑,哪怕他看到的只是自己印象中所见的背影。

图片
王宏把嫌疑人的“帽子”推给了许亮。许亮没有结过婚,似乎也没和任何女孩子有过交往。他只是因为凑巧在案发时在河边行走而陷入被人怀疑与自我怀疑的怪圈中,不是凶手,又恰似凶手。

等马哲找到许亮时,许亮笑称:“你们早该来了……自己已经等了半个月”。许亮自始至终都认为无论自己如何自证,警察都在怀疑自己,甚至于自己也在怀疑自己,所以无论自己如何解释都是苍白的,无力的。因此他选择自杀来保全自己,但是自杀并没有洗清别人对他的怀疑。甚至在他被抢救过来后,仍然需要让警官“放过自己”。

图片
其他的人物,例如发卡女孩,不知名受害者的妻子,许亮钓鱼的朋友。他们都想尽快和一连串的凶杀案,摆脱嫌疑。但每个人面对质疑的方法则不同。

发卡女孩儿用终日的恐惧想摆脱自己的嫌疑。不知名受害者的妻子则用不好意思洗脱罪名。徐亮钓鱼的朋友们则一直选择逃避。但所有人无论如何解释,如何洗脱自己的罪名,如何自证清白,都不会有人去相信他们。因为他们自始至终本就站在了被怀疑的立场之上。你从一开始就走在了“河边”,你就有了错误。因此,你的每一个回答都必须严谨,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你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需要进行证明,都需要被别人质疑,都需要进行自证……

图片
马哲的身份在河边的世界里是双重的,他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尽管马哲一直围绕着案件进行各种活动,无意迫害任何人,但是警察身份——这一具有政治威胁性的身份——是显性施暴因素这点是不可否认的。

在马哲结束了疯子的性命之后,马哲也不得不面对质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疯子?若马哲证明我不是疯子,我是无罪的,不需要自证。那么他便打破了河边的命运魔咒——人人需要自证。但很遗憾疯子本就不需要自证,只有正常人需要自证——我不是马哲,我的名字是老婆的名字,也是局长的名字。我是在结婚那年出生的。马哲就这样被现实击垮,彻底变成了一个疯子。

图片
这个世界对疯子无能为力,但是对每一个正常人却“大打出手”……

当我们每个人面对质疑时,我们内心的本真还存在吗?与人的信任还拥有吗?是不是我们在面对质疑时,也需要证明自己“不是凶手”?或表现出愤怒,或不好意思回击,或走向极端,或在逃避。其实不管你如何自证,你本来就是错误。

我是不是疯子?世界上有多少疯子?又会有多少人即将变成疯子…..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