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后汉书》朱景王杜马刘傅坚马列传

  朱祐字仲先,南阳宛人也。少孤,归外家复阳刘氏,往来舂陵,世祖与伯升皆亲爱之。伯升拜大司徒,以祐为护军。及世祖为大司马,讨河北,复以祐为护军,常见亲幸,舍止于中。祐侍宴,从容曰:”长安政乱,公有日角之相,此天命也。”世祖曰:”召刺奸收护军!”祐乃不敢复言。从征河北,常力战陷阵,以为偏将军,封安阳侯。世祖即位,拜为建义大将军。建武二年,更封堵阳侯。冬,与诸将击邓奉于淯阳,祐军败,为奉所获。明年,奉破,乃肉袒因祐降。帝复祐位而厚加慰赐。遣击新野、随,皆平之。
  朱祐字仲先,是南阳郡宛县人。少年丧父,回到复阳县外祖父母刘氏家中,往来舂陵,世祖与伯升都与他亲爱。伯升拜大司徒后,以朱祐为护军。世祖为大司马,讨伐河北时,又以朱祐为护军,时常面晤亲幸,并住宿在里面。朱祐陪宴,从容说:“长安政治混乱,公有帝王之相,这是天降之命啊。”世祖说:“召唤刺奸来收捕你这个护军!”朱祐于是不敢再说了。跟从征讨河北,时常力战破阵,以朱祐为偏将军,封安阳侯。世祖即位,拜为建义大将军。建武二年(26),更封堵阳侯。冬,与诸将击邓奉于氵育阳,朱祐兵败,被邓奉所俘获。第二年(27),邓奉被攻破,就肉袒跟朱祐投降。帝恢复朱祐职位而且厚加慰劳赏赐。派遣他击新野、随县,都平定了。

  延岑自败于穰,遂与秦丰将张成合,祐率征虏将军祭遵与战于东阳,大破之,临阵斩成,延岑败走归丰。祐收得印绶九十七。进击黄邮,降之,赐祐黄金三十斤。四年,率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代征南大将军岑彭围秦丰于黎丘,破其将张康于蔡阳,斩之。帝自至黎丘,使御史中丞李由持玺书招丰,丰出恶言,不肯降。车驾引还,敕祐方略,祐尽力攻之。明年夏,城中穷困,丰乃将其母、妻、子九人肉袒降。祐轞车传丰送洛阳,斩之。大司马吴汉劾奏祐废诏受降,违将帅之任,帝不加罪。祐还,与骑都尉臧宫会击延岑余党阴、酂、筑阳三县贼,悉平之。
  延岑自从败于穰,就与秦丰部将张成会合,朱祐率领征虏将军祭遵与延岑在东阳交战,大破延岑,临阵斩了张成,延岑败走回到秦丰。朱祐收得印绶九十七件。进击黄邮,黄邮降,赏赐朱祐黄金三十斤。建武四年(28),率领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代征南大将军岑彭围攻秦丰于黎丘,破其将张康于蔡阳,斩杀张康。帝亲到黎丘,派御史中丞李由持玺书招降秦丰,秦丰口出恶言,不肯归降。帝车驾引还,授朱祐以方略,朱祐尽力围攻。第二年(29)夏,城中穷困,秦丰就领他的母亲妻子九人肉袒投降。朱祐用囚车载秦丰送到洛阳,把他斩了。大司马吴汉弹劾朱祐废诏接受投降,违反了将帅的使命,帝不加罪。朱祐返回后,与骑都尉臧宫会击延岑余党阴县、酂县及筑阳县的贼众,全都平定了。

  祐为人质直,尚儒学。将兵率众,多受降,以克定城邑为本,不存首级之功。又禁制士卒不得虏掠百姓,军人乐放纵,多以此怨之。九年,屯南行唐拒匈奴。十三年,增邑,定封鬲侯,食邑七千三百户。
  朱祐为人质朴耿直,喜尚儒学。率领兵众,多接受投降,以能安定城邑为根本,不追求滥斩首级的功劳。又严禁士卒不准虏掠百姓,军中士兵大多乐于放纵,很多人因此埋怨朱祐。建武九年(33),屯兵南行唐抵拒匈奴。建武十三年(37),增加封邑,定封鬲侯,食邑七千三百户。

  十五年,朝京师,上大将军印绶,因留奉朝请。祐奏古者人臣受封,不加王爵,可改诸王为公。帝即施行。又奏宜令三公并去”大”名,以法经典。后遂从其议。
  建武十五年(39),去京师朝见君主,呈上大将军印绶,因留京奉朝请。朱祐奏说古代人臣受封赏,不加王爵,建议改诸王为公。帝即采纳施行。又奏说应令三公都去掉“大”的冠号,以效法过去经典。后来帝也接受他的建议。

  祐初学长安,帝往候之,祐不时相劳苦,而先升讲舍。后车驾幸其第,帝因笑曰:”主人得无舍我讲乎?”以有旧恩,数蒙赏赉。二十四年,卒。
  朱祐起初就学长安,帝前往问候,朱祐不时相劳苦,而先升讲学的堂舍。后来帝到朱祐府第,因而笑道:“主人得不舍我而讲吗?”因有旧恩,多次承蒙赏赐。建武二十四年(48),去世。

  子商嗣。商卒,子演嗣,永元十四年,坐以兄伯为外孙阴皇后巫蛊事,免为庶人。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演子冲为鬲侯。
  子朱商嗣位。朱商卒,子朱演嗣位,永元十四年(102),因从兄伯为外孙阴皇后巫蛊事所牵连,被免为庶人。永初七年(113),邓太后续封朱演儿子朱冲为鬲侯。

  景丹字孙卿,冯翊栎阳人也。少学长安。王莽时举四科,丹以言语为固德侯相,有干事称,迁朔调连率副贰。
  景丹字孙卿,冯翊栎阳人。年少时就学长安。王莽时举四科,景丹以言语科被举为固德侯相,被称誉为有干事才能,迁为朔调连率副贰。

  更始立,遣使者徇上谷,丹与连率耿况降,复为上谷长史。王郎起,丹与况共谋拒之。况使丹与子弇及寇恂等将兵南归世祖,世祖引见丹等,笑曰:”邯郸将帅数言我发渔阳、上谷兵,吾卿应言然,何意二郡良为吾来!方与士大夫共此功名耳。”拜丹为偏将军,号奉义侯。从击王郎将皃宏等于南,郎兵迎战,汉军退却,丹等纵突骑击,大破之,追奔十余里,死伤者从横。丹还,世祖谓曰:”吾闻突骑天下精兵,今乃见其战,乐可言邪?”遂从征河北。
  更始即位,派遣使者到上谷宣示,景丹与连率、耿况投降了更始,再为上谷长史。王郎起来后,景丹与耿况共同谋议抗拒王郎。耿况派景丹与儿子耿..及寇恂等率兵南归世祖,世祖引见景丹等,笑着说“:邯郸将帅几次扬言要发渔阳、上谷兵,我只是聊且应付而已,没想到二郡却为我而来!当与二郡的士大夫共享此功名哩。”拜景丹为偏将军,号奉义侯。跟从攻击王郎部将儿宏等于南..,郎兵迎战,汉军退却,景丹纵突击骑兵攻击,大破王郎军,追奔十余里,死伤纵横在道。景丹回,世祖对他说:“我听说突击骑兵是天下的精兵,现在看到突骑参战,其喜悦岂可用言语表达呢?”于是跟从征伐河北。

  世祖即位,以谶文用平狄将军孙咸行大司马,众威不悦。诏举可为大司马者,群臣所推惟吴汉及丹。帝曰:”景将军北州大将,是其人也。然吴将军有建大策之勋,又诛苗幽州、谢尚书,其功大。旧制骠骑将军官与大司马相兼也。”乃以吴汉为大司马,而拜丹为骠骑大将军。
  世祖即位,以谶文用平狄将军孙咸代理大司马,部众都不高兴。帝下诏书求群臣推举谁可为大司马,群臣推举的只有吴汉和景丹。帝说“:景将军是北州大将,大司马可以是他。然而吴将军有建立大策的功勋,又诛了苗会、谢躬,他的功劳大。按旧制骠骑将军官衔与大司马可以兼任。”于是以吴汉为大司马,而拜景丹为骠骑大将军。

  建武二年,定封丹栎阳侯。帝谓丹曰:”今关东故王国,虽数县,不过栎阳万户邑。夫’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故以封卿耳。”丹顿首谢。秋,与吴汉、建威大将军耿弇、建义大将军朱祐、执金吾贾复、偏将军冯异、强弩将军陈俊、左曹王常、骑都尉臧宫等从击破五校于羛阳,降其众五万人。会陕贼苏况攻破弘农,生获郡守。丹时病,帝以其旧将,欲令强起领郡事,乃夜召入,谓曰:”贼迫近京师,但得将军威重,卧以镇之足矣。”丹不敢辞,乃力疾拜命,将营到郡,十余日薨。
  建武二年(26),定封景丹为栎阳侯。帝对景丹说:“现在关东原有的王国,虽有好几个县,只有栎阳是万户邑。俗话说‘富贵不归故乡,像穿了锦绣的衣服在黑夜中走路’,所以封你为栎阳侯哩。”景丹以头叩地表示感谢。秋,与吴汉、建威大将军耿..、建义大将军朱祐、执金吾贾复、偏将军冯异、强弩将军陈俊、左曹王常、骑都尉臧宫等跟从击破五校于..阳,投降的达五万人。恰逢陕贼苏况攻破弘农,活捉了郡守。景丹当时患了病,帝因他是归将,想让他勉强起来担任弘农郡守,于是在夜间召他入见,对他说“:贼迫近京师,只要依仗将军威信,睡在床上镇守就够了。”景丹不敢推辞,于是勉强支撑病体接受任命,率营兵西到弘农郡,十多天后病逝。

  子尚嗣,徙封余吾侯。尚卒,子苞嗣。苞卒,子临嗣,无子,国绝。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苞弟遽为监亭侯。
  子景尚嗣位,徙封余吾侯。景尚去世,子景苞嗣位。景苞去世,子景临嗣位,景临无子,封国废除。永初七年(113),邓太后续封景苞弟景遽为监亭侯。

  王梁字君严,渔阳要阳人也。为郡吏,太守彭宠以梁守狐奴令,与盖延、吴汉俱将兵南及世祖于广阿,拜偏将军。既拔邯郸,赐爵关内侯。从平河北,拜野王令,与河内太守寇恂南拒洛阳,北守天井关,朱鲔等不敢出兵,世祖以来梁功。及即位,议选大司空,而《赤伏符》曰”王梁主卫作玄武”,帝以野王卫之所徙,玄武水神之名,司空水土之官也,于是擢拜梁为大司空,封武强侯。
  王梁字君严,渔阳郡要阳县人。为郡吏,太守彭宠以王梁掌管狐奴县令,与盖延、吴汉都率兵南下追及世祖于广阿,拜为偏将军。攻拔邯郸后,赐爵关内侯。跟从平定河北,拜野王令,与河内太守寇恂南拒洛阳,北守天井关,朱鲔等不敢出兵,世祖以为是王梁的功劳。等到即位,议选大司空,而《赤伏符》说“王梁主卫作玄武”,帝以野王是卫元君所徙,玄武是水神之名,司空是水土之官,于是擢拜王梁为大司空,封武强侯。

  建武二年,与大司马吴汉等俱击檀乡,有诏军事一属大司马,而梁辄发野王兵,帝以其不奉诏敕,令止在所县,而梁复以便宜进军。帝以梁前后违命,大怒,遣尚书宗广持节军中斩梁。广不忍,乃槛车送京师。既至,赦之。月余,以为中郎将,行执金吾事。北守箕关,击赤眉别校,降之。三年春,转击五校,追至信都、赵国,破之,悉平诸屯聚。冬,遣使者持节拜梁前将军。四年春,击肥城、文阳,拔之。进与骠骑大将军杜茂击佼缰、苏茂于楚、沛间,拔大梁、啮桑,而捕虏将军马武、偏将军王霸亦分道并进,岁余悉平之。五年,从救桃城,破庞萌等,梁战尤力,拜山阳太守,镇抚新附,将兵如故。
  建武二年(26),与大司马吴汉等共击檀乡,诏令军事一律归属大司马,而王梁擅自发动野王兵,帝以其不遵诏令,令他在所在县中停止行动,而王梁又擅自进军。帝以王梁前前后后都违抗命令,大怒,派遣尚书宗广持符节往军中斩王梁。宗广不忍,就用囚车将王梁载回京师。到京后,帝赦免了他。月余,又以他为中郎将,兼执金吾事。北守箕关,击赤眉别校,别校降。三年(27)春,转击五校,追到信都、赵国,大破之,所有屯聚都平定了。冬,派遣使者持符节拜王梁为前将军。建武四年(28)春,进击肥城、文阳,都攻下了。进与骠骑大将军杜茂击佼瞗、苏茂于楚、沛之间,攻拔大梁、砫桑,而捕虏将军马武、偏将军王霸也分道并进,一年多全都平定了。建武五年(29),跟从救桃城,破庞萌等,王梁战斗尤其有力,拜为山阳太守,镇守抚慰新归附者,将兵一如过去。

  数月征人,代欧阳歙为河南尹。梁穿渠引穀水注洛阳城下,东写巩川,及渠成而水不流。七年,有司劾奏之,梁惭惧,上书乞骸骨。乃下诏曰:”梁前将兵征伐,众人称贤,故擢典京师。建议开渠,为人兴利,旅力既愆,迄无成功,百姓怨讟,谈者讙哗。虽蒙宽宥,犹执谦退,’君子成人之美’,其以梁为济南太守。”十三年,增邑,定封阜成侯。十四年,卒官。
  几个月后征召入京,代欧阳歙为河南尹。王梁开渠引谷水注入洛阳城下,向东泻入巩川,等到渠成而水不流。建武七年(31),有司弹劾奏明,王梁惭惧,上书请求退职。帝下诏书说“:王梁以前率兵征伐,众人称他为贤,所以擢升到京师。建议开渠,为人兴利,众力已过,而功不成。百姓埋怨诽谤,言谈者喧哗吵嚷。虽蒙宽宥,他本人还是执意谦退,‘君子成人之美’,特以王梁为济南太守。”建武十三年(37),增加封邑,定封为阜成侯。建武十四年(38),卒于官。

  子禹嗣。禹卒,子坚石嗣。坚石追坐父禹及弟平与楚王英谋反,弃市,国除。
  子王禹嗣位。禹去世,子王坚石嗣位。王坚石因父亲王禹及弟王平参与了楚王刘英谋反的罪案而被追究,斩于市,封国废除。

  杜茂字诸公,南阳冠军人也。初归光武于河北,为中坚将军,常从征伐。世祖即位,拜大将军,封乐乡侯。北击五校于真定,进降广平。建武二年,更封苦陉侯。与中郎将王梁击五校贼于魏郡、清河、东郡,悉平诸营保,降其持节大将三十余人,三郡清静,道路流通。明年,遣使持节拜茂为骠骑大将军,击沛郡,拔芒。时,西防复反,迎佼彊。五年春,茂率捕虏将军马武进攻西防,数月拔之,彊奔董宪。
  杜茂字诸公,南阳郡冠军人。起初归光武于河北,为中坚将军,常跟从征伐。世祖即位,拜为大将军,封为乐乡侯。北击五校于真定,进降广平。建武二年(26),更封苦陉侯。与中郎将王梁击五校贼于魏郡、清河、东郡,平定了所有营堡,其持节大将三十多人都投降了,三郡得以清静,道路流通。明年,派遣使者持符节拜杜茂为骠骑大将军,进击沛郡,攻拔芒县。当时西防再次造反,迎佼瞗。建武五年(29)春,杜茂率捕虏将军马武进攻西防,几月后攻拔了,佼瞗逃奔董宪。

  东方既平,七年,诏茂引兵北屯田晋阳、广武,以备胡寇。九年,与雁门太守郭凉击卢芳将尹由于繁畤,芳将贾览率胡骑万余救之,茂战,军败,引入楼烦城。时,卢芳据高柳,与匈奴连兵,数寇边民,帝患之。十二年,遣谒者段忠将众郡弛刑配茂,镇守北边,因发边卒筑亭候,修烽火,又发委输金帛缯絮供给军士,并赐边民,冠盖相望。茂亦建屯田,驴东转运。先是,雁门人贾丹、霍匡、解胜等为尹由所略,由以为将帅,与共守平城。丹等闻芳败,遂共杀由诣郭凉;凉上状,皆封为列侯,诏送委输金帛赐茂、凉军吏及平城降民。自是卢芳城邑稍稍来降,凉诛其豪右郇氏之属,镇抚赢弱,旬月间雁门且平,芳遂亡入匈奴。帝擢凉子为中郎,宿卫左右。
  东方既已平定,建武七年(31),诏令杜茂引兵北上屯田晋阳、广武,以防备胡寇。建武九年(33),与雁门太守郭凉攻击卢芳将尹由于繁畤县,卢芳将领贾览率领胡骑万余人援救,杜茂与战,军败,引入楼烦县城。这时卢芳占据高柳,与匈奴兵相连结,多次侵犯边民,帝很忧虑。建武十二年(36),派遣谒者段忠将各郡解除刑枷的犯人配给杜茂,镇守北边,因而发动边卒筑亭候,修烽火,又发动运输金帛缯絮以供给军士,并赐给边民,官吏相望前后不绝。杜茂也建屯田,用马卢车转运。先是,雁门人贾丹、霍匡、解胜等被尹由所掠,尹由以他们为将帅,与尹由共守平城。贾丹等听说卢芳失败了,就与霍匡、解胜等共杀尹由来见郭凉;郭凉上奏情状,都封为列侯,帝诏令将运输金帛赐给杜茂、郭凉军吏及平城投降的民众。自此以后卢芳的城邑逐渐来投降,郭凉诛其豪强大族郇氏之属,安抚老弱,一月之间雁门暂趋平定,卢芳于是逃亡到匈奴。帝擢升郭凉儿子为中郎,宿卫左右。

  凉字公文,右北平人也。身长八尺,气力壮猛,虽武将,然通经书,多智略,尤晓边事,有名北方。初,幽州牧朱浮辟为兵曹掾,击彭宠有功,封广武侯。
  郭凉字公文,右北平人。身长八尺,气力强壮勇猛,虽是武将,然精通经书,多智略,尤通晓边事,有名于北方。起初,幽州牧朱浮征为兵曹掾,击彭宠有功,封广武侯。

  十三年,增茂邑,更封脩侯。十五年,坐断兵马禀缣,使军吏杀人,免官,削户邑,定封参蘧乡侯。十九年,卒。
  建武十三年(37),增加杜茂食邑,更封脩侯。建武十五年(39),因牵涉到割断兵马禀缣,使军吏杀人案件,被免官,削户邑,定封参蘧乡侯。建武十九年(43)去世。

  子元嗣,永平十四年,坐与东平王等谋反,减死一等,国除。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茂孙奉为安乐亭侯。  子杜元嗣位。永平十四年(71),因牵连与东平王等谋反,减死一等,封国废除。永初七年(113),邓太后续封杜茂孙杜奉为安乐亭侯。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