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赵米英:由《田园牧歌中的都市乡愁》我想到了什么?

最近一直在啃读王清老师的《小说可以这样读》。这是一本文本解读的专业书籍。起初根本读不懂,也不愿深入思考,导致读不下去,好在我用力坚持,终于看到了一点眉目。
今天早晨读了两篇都是鲁迅的文章,一篇是关于《社戏》的,一篇是关于《故乡》的,我看了《社戏》的这篇的解读《田园牧歌的都市乡愁》,触发我回乡的思考,内心深处感受颇深,以吐之为快。

关于<社戏>解读


THANKS

文中说关于《社戏》的解读有很多版本,有的是“刻画了一群农家少年朋友的形象,表现了劳动人民淳朴、善良、友爱、无私的美好品德,展示了农村自由天地中充满诗情画意的儿童生活画卷,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厚感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有的是《社戏》叙述的是“我”少年时一段看水乡社戏的往事,表现对童年美好生活的回忆和留恋的心情。

图片

而王清老师另辟奇径,《社戏》一文所表现的并不是简单的“对童年美好生活的回忆和留恋的心情”,更多的是通过对田园牧歌般的乡村生活的精心描绘表达了作者更为深层的都市乡愁。
为什么是“田园牧歌般的乡村生活”,戏台是屹立的,是仙境,就连空气里都是夹杂着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散发出来的清香;看戏即使是铁头老生没有翻筋斗,没看到蛇精、跳老虎,最怕的老旦唱个没完,孩子们看戏时“喃喃的骂”,最后,没看完就回平桥村了。但是他们讲戏依然津津有味,赵庄的戏台有如“仙山楼阁”一般美丽,“满被红霞罩着了”。
除此之外,小伙伴的热情,平桥村的美丽风光都是“我”抹不去的美好回忆。

我的父老乡亲


THANKS

其实读到这里我有一种强烈共鸣。不知为何,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依然对故乡恋恋不舍,而且随着岁数增大,这种依恋的情感越发浓厚,越发强烈。

幸好我的职业是老师,有寒暑假,这两个大假故乡是必回的,但是每一次回家,我都舍不得离开,我都觉得故乡的人好亲好亲。每一次我都忍不住去好朋友丹丹家的老屋看看,尽管他们一家人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搬走了。但是每次看到老屋,我们一起玩耍嬉戏的场景总是历历在目。

丹丹家是典型的倒插门,据说她的奶奶(也就是她的姥姥)因为日本鬼子进村吓得跳了河,就不能再生育了。无奈之下,他们夫妻去上海孤儿院抱养了一名女婴,长大后招了女婿在村上生活。由于他们辈分高,村上人都喊丹丹妈妈为姑奶奶。

在我记事起,我就喜欢和丹丹家三个孩子一起玩耍。他们家父母和善家里热闹,还因为她奶奶会下神,可以帮小孩看吓着,每天总是人来人往的。看动画片,玩画片游戏,打地牌,聊天,唱歌等各种各样的愉悦的玩耍方式,都可以在他们家进行,真的觉得待在他们家里最舒展。

最主要的还是姑奶奶(丹丹的妈妈)待人和气,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她总是笑脸相迎。尤其对我呵护备至,每次来他们家,总是受到优待。不必说他们吃的小零食总有我的份,也不必说我们看的动画片总是一致,单是那借来送往,他们家也是有求必应。犹记得那天姑奶奶做的是炖蘑菇,香飘四溢,她盛饭的时候特定多给我盛一碗,让我坐下来和他们一起吃饭。我不记得我当时为什么留下,也不记得说了什么,但那顿炖蘑菇的饭菜至今还在记忆里飘香。

图片

踏进过无数次的丹丹的家门

不知为何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他们家搬走了,回到了她爸爸生活的地方居住,老家只剩下她奶奶孤独守着。姑奶奶知道我的学校就在他们新家不远,每到下雨天,她就喊我去吃饭。每次都当做宾客一样招待,让我感动不已,却因为自己无以为报又特别拘谨。
由于不能时时见面,感情慢慢淡化了。他们搬走后不到一年,她奶奶病重,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连口信都不愿捎过去。许是一种深深的自卑,许是一种叛逆心理,但现在想来多么的不应该。那个时候应该是丹丹奶奶最需要我的时候,可是我,唉!这个过失是我心里永不能原谅的错呀,我一直愧疚着,不知道该怎么弥补。
她奶奶一个人慢慢衰老,病重到卧床不起,我的奶奶经常去看她。不久后她的奶奶病重去世了,她们一家人把奶奶安葬后就很少再回家了。
现在一看到旧房子就像看到了过去的一切,还有那永远也无法弥补的过错。我多想再去看望一下丹丹的妈妈——姑奶奶,但好久都不联系,就连电话也没有了,只有一个老家的地址也不知道有没有变化。
图片
(走了无数次的丹丹家门旁的小路)

图片

(丹丹奶奶临终前的小屋)

图片

(丹丹家的厨房)

图片

(奶奶朋友家的小茅草屋,但是老人去世后,在城里工作的儿子又新建了瓦房)

除了丹丹家,带给我温暖的还有旁边的邻居大老爷。据说他是村里学历最高的人,而且还在教委工作过;写的一手好字,逢年过节的对联,红白喜事的账单都是由他来书写记账;他威望高,村里的婚礼都是由他主持。
而现在他也是老得弯着腰,耳聋的厉害,我多想走近他,听他讲诉村子的由来,他早年的经历啊,可又总觉得隔膜着。但每次回家,我总要看看他们的身影,好像才安心。弟弟婚礼是他主持的,我还在扔磕头礼的时候砸歪了他的帽子,奶奶的葬礼也是他写的礼单和发jian的文字。所以我总觉得他也是我回家必看的人。
除此之外,还有他的妻子——大奶奶也是温和亲切的,每次回家她总是眯眯带笑的看着我,柔声细语和我们聊天。我们也总会赶紧端凳子,邀请她来家里坐,这时她大多数情况总是匆匆说说话就离开,即便如此我也是感觉她亲切无比,填补了我没有奶奶的缺憾。这两年回家,不见大奶奶出门了,我总觉纳闷,问妈妈,她也没有说出原因。
图片

(门旁大老爷家的大门)

这次回家我终于在门口看到了大奶奶,就赶紧打招呼,她辨认一会才认出来我,抓住我的手臂,眼睛里有些湿润,我的泪水也差点流出来。我问她为什么不出来聊天了,她说近两年耳背厉害,即使坐在人群中也像傻子一样,有时候见面打招呼都听不到,还请多海涵。
图片

(后边心灵哥家的孙子)

那一刻我还是想流泪,我身边人什么时候已经被岁月带走了耳聪目明,带走了昂首挺胸,带走了魁梧高大,带走了侃侃而谈,只留下了不可逆转的衰老。
图片

(安然和他们玩在一起,旁边的小女孩还一直保护他)

看到左邻右舍,看到曾经熟悉的脸庞,我总是忍不住留恋,忍不住不舍,但妈妈却说,你不要光看表面,到了争利益的时候都毫不含糊,哪怕翻脸也在所不惜。
就像东边二老爷去世,他们家没有儿子,丧礼上需要摔老盆的人,但是二奶奶不同意摔盆的人继承房产,结果家族里近房男子无人向前,只好他家大女儿自己摔老盆。(原则上只有儿子可以)。
西边的大娘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乱打听,然后再添油加醋,道听途说,时不时还会骂人。但是我每次回家她总是热情的打招呼,还给我端凳子,邀请我来家玩。
我们村里的大队长种了我朋友丹丹家的地,养了鸡,还栽了树,结果今年卖了树,并把钱都卷起来了,丹丹妈妈气的和他大骂了一架。其实这事没有多久队长就得了胃癌,现在连话都不能讲,只能每天鼻饲维持。
村里会计家没有明白人,一家除了他之外都是半痴半傻的人。他聚了钱也不会存,只好让哥哥家儿媳妇帮存着,但是最近他生病住院,打电话给侄子媳妇要钱的时候,侄媳妇却说没钱。幸好他远嫁的女儿腊梅迁回娘家居住,照顾一家人的生活起居,会计的病也好了很多。而侄媳妇生了三个女孩后还准备继续再生个儿子。
这些鸡毛蒜皮、斤斤计较,这些欢笑和泪水也许才是人间烟火吧,他们也许粗鲁,也许争执,也许互相诋毁甚至大打出手,但是又是多么互相依恋着。有很多年都在城里工作生活的人又在村子上新盖了房子,准备回家养老,每当茶余饭后大娘婶子们总是端着凳子聚集在房前屋后的阴凉处聊天;夜幕降临,村上人就像约定了一样跑去北大河健身。就像后面荣华嫂子说,“去城里带孙子,总是过不惯楼上的生活,总是想咱们这的人”,她说着神情忧郁,音色哽咽。
王清老师在文中说,《社戏》所讽刺批判的是都市里庸俗、冷漠、自私的人际关系;这是“我”,也是作者所厌烦、不满的。而田园牧歌般的抒情,更多的是一种赞美、一种留恋与向往。总之,解读《社戏》课文要把删除的部分还原,从两次看京戏与儿时看社戏的对比、“礼教”与“礼数”的对比、杂文手法与优美诗情的对比角度来解读。
是的,如果不是出走数十载,我也不会感觉到故乡人的可亲,故乡水土的可爱;如果不是漂泊异乡,我也不会感受家的温馨,家乡风俗的淳朴;如果不是年华流逝,我也不会深深怀念那永远也回不去的旧时光。
也许我的留恋也是田园牧歌,也是我心中理想化的故乡,也许是我过滤过的那美好的生活吧。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