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 下

北匈奴寇西河诸郡。

  九年春三月辛丑,诏郡国死罪囚减罪,与妻子诣五原、朔方占著,所在死者皆赐妻父若男同产一人复终身;其妻无父兄独有母者,赐其母钱六万,又复其口算。

  夏四月甲辰,诏郡国以公田赐贫人各有差。令司隶校尉、部刺史岁上墨绶长吏视事三岁已上理状尤异者各一人,与计偕上。及尤不政理者,亦以闻。

  是岁,大有年。为四姓小侯开立学校,置《五经》师。

  十年春二月,广陵王荆有罪,自杀,国除。

  夏四月戊子,诏曰:”昔岁五谷登衍,今兹蚕麦善收,其大赦天下。方盛夏长养之时,荡涤宿恶,以报农功。百姓勉务桑稼,以备灾害。吏敬厥职,无令愆堕。

  闰月甲午,南巡狩,幸南阳,祠章陵。日北至,又祠旧宅。礼毕,召校官弟子作雅乐,奏《鹿鸣》,帝自御埙篪和之,以娱嘉宾。还,幸南顿,劳飨三老、官属。

  冬十一月,征淮阳王延会平舆,征沛王辅会睢阳。

  十二月甲午,车驾还宫。

  十一年春正月,沛王辅、楚王英、济南王康、东平王苍、淮阳王延、中山王焉、琅邪王京、东海王政来朝。

  秋七月,司隶校尉郭霸下狱死。

  是岁,漅湖出黄金,庐江太守以献。时,麒麟、白雉、醴泉、嘉禾所在出焉。

  十二年春正月,益州徼外夷哀牢王相率内属,于是置永昌郡,罢益州西部都尉。

  夏四月,遣将作谒者王吴修汴渠,自荥阳至于千乘海口。

  五月丙辰,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民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无家属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诏曰:”昔曾、闵奉亲,竭欢致养;仲尼葬子,有棺无椁。丧贵致哀,礼存宁俭。今百姓送终之制,竞为奢靡。生者无担石之储,而财力尽于坟土。伏腊无糟糠,而牲牢兼于一奠。糜破积世之业,以供终朝之费,子孙饥寒,绝命于此,岂祖考之意哉!又车服制度,恣极耳目。田荒不耕,游食者众。有司其申明科禁,宜于今者,宣下郡国。”

  秋七月乙亥,司空伏恭罢。乙未,大司农牟融为司空。

  冬十月,司隶校尉王康下狱死。

  是岁,天下安平,人无徭役,岁比登稔,百姓殷富,粟斛三十,牛羊被野。

  十三年春二月,帝耕于藉田。礼毕,赐观者食。

  三月,河南尹薛昭下狱死。

  夏四月,汴渠成。辛巳,行幸荥阳,巡行河渠。乙酉,诏曰:”自汴渠决败,六十余岁,加顷年以来,雨水不时,汴流东侵,日月益甚,水门故处,皆在河中,漭瀁广溢,莫测圻岸,荡荡极望,不知纲纪。今兖、豫之人,多被水患,乃云县官不先人急,好兴它役。又或以为河流入汴,幽、冀蒙利,故曰左堤强则右堤伤,左右俱强则下方伤,宜任水势所之,使人随高而处,公家息壅塞之费,百姓无陷溺之患。议者不同,南北异论,朕不知所从,久而不决。今既筑堤理渠,绝水立门,河、汴分流,复其旧迹,陶丘之北,渐就壤坟,故荐嘉玉絜牲,以礼河神。东过洛汭,叹禹之绩。今五土之宜,反其正色,滨渠下田,赋与贫人,无令豪右得固其利,庶继世宗《瓠子》之作。”因遂度河。登太行,进幸上党。壬寅,车驾还宫。

  冬十月壬辰晦,日有食之。三公免冠自劾。制曰:”冠履勿劾。灾异屡见,咎在朕躬,忧惧遑遑,未知其方。将有司陈事,多所隐讳,使君上壅蔽,下有不畅乎?昔卫有忠臣,灵公得守其位。今何以和穆阴阳,消伏灾谴?刺史、太守详刑理冤,存恤鳏孤,勉思职焉。

  十一月,楚王英谋反,废,国除,迁于泾县,所连及死徙者数千人。

  是岁,齐王石薨。

  十四年春三月甲戌,司徒虞延免,自杀。夏四月丁巳,巨鹿太守南阳邢穆为司徒。

  前楚王英自杀。

  夏五月,封故广陵王荆子元寿为广陵侯。

  初作寿陵。

  十五年春二月庚子,东巡狩。辛丑,幸偃师,诏亡命自殊死以下赎:死罪缣四十匹,右趾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寇五匹;犯罪未发觉,诏书到日自告者,半入赎。征沛王辅会睢阳。进幸彭城。癸亥,帝耕于下邳。

  三月,征琅邪王京会良成,征东平王苍会阳都,又征广陵侯及其三弟会鲁。祠东海恭王陵。还,幸孔子宅,祠仲尼及七十二弟子。亲御讲堂,命皇太子、诸王说经。又幸东平。辛卯,进幸大梁,至定陶,祠定陶恭王陵。夏四月庚子,车驾还宫。

  改信都为乐成国,临淮为下邳国。封皇子恭为巨鹿王、党为乐成王、衍为下邳王、畅为汝南王、昞为常山王、长为济阴王。赐天下男子爵,人三级;郎、从官视事二十岁已上帛百匹,十岁已上二十匹,十岁已下十匹,官府吏五匹,书佐、小史三匹。令天下大酺五日。乙巳,大赦天下,其谋反大逆及诸不应宥者,皆赦除之。

  冬,车骑校猎上林苑。

  十二月,遣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屯凉州。

  十六年春二月,遣太仆祭肜出高阙,奉车都尉窦固出酒泉,驸马都尉耿秉出居延,骑都尉来苗出平城,伐北匈奴。窦固破呼衍王于天山,留兵屯伊吾庐城。耿秉、来苗、祭肜并无功而还。

  夏五月,淮阳王延谋反,发觉。癸丑,司徒邢穆、驸马都尉韩光坐事下狱死,所连及诛死者甚众。

  戊午晦,日有食之。

  六月丙寅,大司农西河王敏为司徒。

  秋七月,淮阳王延徙封阜陵王。

  九月丁卯,诏令郡国中都官死罪系囚减死罪一等,勿笞,诣军营,屯朔方、敦煌;妻子自随,父母同产欲求从者,恣听之;女子嫁为人妻,勿与俱。谋反大逆无道不用此书。

  是岁,北匈奴寇云中,云中太守廉范击破之。

  十七年春正月,甘露降于甘陵。北海王睦薨。

  二月乙巳,司徒王敏薨。三月癸丑,汝南太守鲍昱为司徒。

  是岁,甘露仍降,树枝内附,芝草生殿前,神雀五色翔集京师。西南夷哀牢、儋耳、僬侥、槃木、白狼、动黏诸种,前后慕义贡献;西域诸国遣子入侍。夏五月戊子,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祥物显应,乃并集朝堂,奉觞上寿。制曰:”天生神物,以应王者;远人慕化,实由有德。朕以虚薄,何以享斯?唯高祖、光武圣德所被,不敢有辞。其敬举觞,太常择吉日策告宗庙。其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人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郎、从官视事十岁以上者,帛十匹。中二千石、二千石下至黄绶,贬秩奉赎,在去年以来皆还赎。”

  秋八月丙寅,令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及张掖属国,系囚右趾已下任兵者,皆一切勿治其罪,诣军营。

  冬十一月,遣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出敦煌昆仑塞,击破白山虏于蒲类海上,遂人车师。初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

  是岁,改天水为汉阳郡。

  十八年春三月丁亥,诏曰:”其令天下亡命,自殊死已下赎:死罪缣三十匹,右趾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寇五匹;吏人犯罪未发觉,诏书到自告者,半入赎。”

  夏四月己未,诏曰:”自春已来,时雨不降,宿麦伤旱,秋种未下,政失厥中,忧惧而已。其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及流民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理冤狱,录轻系。二千石分祷五岳四渎。郡界有名山大川能兴云致雨者,长吏各洁斋祷请,冀蒙嘉澍。

  六月己未,有星孛于太微。

  焉耆、龟兹攻西域都护陈睦,悉没其众。北匈奴及车师后王围戊己校尉耿恭。

  秋八月壬子,帝崩于东宫前殿。年四十八。遗诏无起寝庙,藏主于光烈皇后更衣别室。帝初作寿陵,制令流水而已,石椁广一丈二尺,长二丈五尺,无得起坟。万年之后,扫地而祭,杅水脯糒而已。过百日,唯四时设奠,置吏卒数人供给洒扫,勿开修道。敢有所兴作者,以擅议宗庙法从事。

  帝遵奉建武制度,无敢违者。后宫之家,不得封侯与政。馆陶公主为子求郎,不许,而赐钱千万。谓群臣曰:”郎官上应列宿,出宰百里,苟非其人,则民受其殃,是以难之。”故吏称其官,民安其业,远近肃服,户口滋殖焉。

  论曰:明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达。内外无倖曲之私,在上无矜大之色。断狱得情,号居前代十二。故后之言事者,莫不先建武、永平之政。而钟离意、宋均之徒,常以察慧为言,夫岂弘人之度未优乎?

  赞曰:显宗丕承,业业兢兢。危心恭德,政察奸胜。备章朝物,省薄坟陵。永怀废典,下身遵道。登台观云,临雍拜老。懋惟帝绩,增光文考。

译文

       北匈奴入寇西河诸郡。

  九年(66)春三月初一,诏令郡国死罪囚犯减罪,与妻子儿女到五原、朔方落户,在那里死了的都赏赐妻父或同胞兄弟一人免赋终身;其妻没有父兄只有母亲的,赏赐母亲六万钱,还免去其人口税。

  夏四月甲辰,诏令郡国拿公田分别赏赐贫民。令司隶校尉、部刺史每年上报墨绶长吏视事三年以上,以及理状特别突出的各一人,与计吏同上。很不会理政者,也上报。

  这年,大丰收,为外戚樊、郭、阴、马四姓子弟开立学校,设置《五经》师。

  十年(67)春二月,广陵王刘荆有罪,自杀,封国撤除。

  夏四月二十四日,明帝诏令说:“去年五谷丰登,今年蚕麦又好,大赦天下。现在正是盛夏万物生长的好时光,应当排除一切不利因素,以利农功。老百姓要努力桑麻稼穑,防备水旱虫灾。官员要搞好本职工作,不要犯罪堕落。”

  闰十月初三,明帝南巡视察。到南阳,祭祀章陵。夏至日,祭祀旧居。礼毕,召集学校主管及弟子演奏雅乐,歌唱《鹿鸣》的诗篇,明帝亲自吹着埙篪相和,与大家同乐。返转时到南顿,以酒食慰劳三老、官属。

  冬十一月,征召淮阳王刘延到平舆相会,征召沛王刘辅到睢阳相会。

  十二月初四,明帝回到洛阳。

  十一年(68)春正月,沛王刘辅、楚王刘英、济南王刘康、东平王刘苍、淮阳王刘延、中山王刘焉、琅笽王刘京、东海王刘政入京朝拜。

  秋七月,司隶校尉郭霸下狱死。

  这年,巢湖出现黄金,庐江太守献黄金。当时麒麟、白雉、醴泉、嘉禾,随地都有出现。

  十二年(69)春正月,益州界外夷哀牢王率领全部族归附内地,于是设置永昌郡,免去益州西部都尉。

  夏四月,派将作谒者王吴修理汴渠,从荥阳到达千乘海口。

  五月初四,赏赐天下男子爵位,每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每人三级;流民无户归首的每人一级;鳏、寡、孤、独、患绝症、穷而无家不能活下去的每人发粟三斛。诏令说:“从前曾子、闵子侍奉父母,都竭尽全力孝养;孔子葬子,有棺无椁。办丧事贵在表达哀思,礼仪表现在入土为安和俭朴上。目前百姓送终的做法,都比阔气讲排场。结果生者无一石米之储存,所有的财力都用在丧葬上。伏日、腊日无糟糠之食,而把猪羊用于一奠之丧祭。历代的积蓄,一个早晨浪费掉,子孙饥寒,命运就这样断送,这难道是祖先的心愿吗?还有车马服饰,尽情讲究奢华。田地荒芜,游手好闲的人成堆。各级政府官员应申明各种法规禁令,适用于今天的,向郡国宣布执行。”

  秋七月二十四日,司空伏恭免职。乙未,任大司农牟融为司空。

  冬十月,司隶校尉王康下狱死。

  这年,天下安定,人无徭役,收成很好,百姓富足,粟米每斛仅三十钱,牛羊遍野。

  十三年(70)春二月,明帝耕于藉田。礼毕,赐观者酒食。

  三月,河南尹薛昭下狱死。

  夏四月,汴渠修理完毕。初四,明帝到荥阳,巡视河渠。初八,诏令说“:自汴渠决坏,六十余年,加以近年以来,雨水不时,汴水东流侵蚀,一天天严重,原来的水门,都处在河中,渺茫横溢,望不到边际,极目滔滔不知怎样治理。现兖、豫居民,多遭水患,都说县官不预先急居民之急,只令百姓服其他劳役。又有的以为黄河流入汴水,幽州、冀州得利,所以说左堤强则右堤伤,左右都强则下方伤,应当随水势所流,使居民住于高地,公家可以节省拦截堵塞水流的费用,老百姓也没有陷溺的忧患。议论不同,南北矛盾,我拿不定主意,久而未决。现已筑堤理渠,断水立门,黄河汴水分流,恢复旧道,陶丘以北,平壤土阜,慢慢形成,因而备荐嘉玉洁牲,礼祀黄河神祗。东过洛水入黄河之处,赞叹禹帝的功绩。现在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五土各得其宜,恢复了土性。接近水渠的下田,交给贫民,不要让强豪独霸其利,希望能继承世宗的遗风,媲美塞瓠子决河的伟业。”于是就渡过黄河,登太行山,行进到上党。二十五日,明帝回到洛阳。

  冬十月壬辰日,日蚀。三公免冠自我检讨错误。明帝命令说“:你们官员不要自己弹劾自己。灾异屡见,过咎在我,我忧恐不安,不知怎么办才好。难道是官员们反映情况,多所忌讳隐瞒,使我耳目闭塞,使得下面的事情不能畅达吗?从前卫灵公无道,幸有忠臣匡辅才得以守住他的尊位,现在怎么样才能和穆阴阳,消去灾祸呢?刺史、太守要详察刑案,理清冤案,慰问抚恤鳏、寡、孤、独者,勉力做好本职工作啊。”

  十一月,楚王刘英谋反,废去王位,撤销封国,迁移到泾县,株连而死以及被流放的有数千人。

  这年,齐王刘石去世。

  十四年(71)春三月初三,司徒虞延免职,自杀。夏四月十六日,任巨鹿太守南阳人邢穆为司徒。

  前楚王刘英自杀。

  夏五月,封故广陵王刘荆子刘元寿为广陵侯。

  开始建寿陵。

  十五年(72)春二月初四,明帝东巡视察。初五,到偃师。诏令亡命之徒从斩刑以下可以赎罪:死罪缣四十匹,刖脚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寇五匹;犯罪未发觉,诏书到日自首的半入赎。征召沛王刘辅在睢阳相会。行进到彭城。二十七日,明帝耕于下邳。

  三月,征召琅笽王刘京在良成相会,征召东平王刘苍在阳都相会,又征召广陵侯及其三弟在鲁相会。祭祀东海恭王陵。还京时,到孔子宅,祭祀孔子及七十二弟子。亲到讲堂,叫皇太子、诸王述说经义。又到东平。辛卯,行进到大梁,至定陶,祭祀定陶恭王陵。夏四月庚子,明帝回到洛阳。

  改信都为乐成国,临淮为下邳国。封皇子刘恭为巨鹿王,刘党为乐成王,刘衍为下邳王,刘畅为汝南王,刘日丙为常山王,刘长为济阴王。赏赐天下男子爵位,每人三级;郎、从官视事二十岁以上帛百匹,十岁以上二十匹,十岁以下十匹,官府吏五匹,书佐、小史三匹。命令天下可以聚会畅饮五日。乙巳日,大赦天下,谋反大逆及其他不应宽宥的,一律赦免。

  冬,车骑校猎上林苑。

  十二月,派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屯兵凉州。

  十六年(73)春二月,派太仆祭肜出高阙、奉车都尉窦固出酒泉、驸马都尉耿秉出居延、骑都尉来苗出平城,讨伐北匈奴、窦固在天山打败呼衍王,留兵驻防伊吾卢城。耿秉、来苗、祭肜都没有战功而返。

  夏五月,淮阳王刘延谋反,被发觉。二十五日,司徒邢穆、驸马都尉韩光因事下狱而死,株连被杀的很多。

  三十日,有日食发生。

  六月初八。大司农西河王刘敏任为司徒。

  秋七月,淮阳王刘延徙封为阜陵王。

  九月丁卯日,诏令郡国中都官死罪系囚减死罪一等,不要笞打,送到军营,屯垦朔方、敦煌;妻子儿女一道跟随,同胞兄弟想一同去的,随他们的意愿;女子已嫁人为妻,不要同往,谋反大逆无道,不适用这道诏令。

  这年,北匈奴入寇云中,云中太守廉范将他打败。

  十七年(74)春正月,甘陵下降及时雨。北海王刘睦去世。

  二月乙巳日,司徒王敏去世。三月二十九日,任汝南太守鲍昱为司徒。

  这年,连连下降及时雨,树长连理枝,芝草生殿前,五色神雀翔集京师。西南夷哀牢、澹耳、僬侥、..木、白、动黏诸种族,前后慕义进贡;西域诸国派儿子入朝侍奉。夏五月初五,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祥物显应,于是齐集朝堂,捧着酒杯祝寿。明帝命令说:“天生神物,以应王者;远人爱慕教化,实在是由于朝廷有德。我空虚薄德,怎能享受这种美誉?只有高祖、光武德高望重,光照四海,没有话说。我们虔城地举起酒杯,太常择吉日策告宗庙。赏赐天下男子爵位,每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每人三级,流人无户籍想归首的每人一级;鳏、寡、孤、独、患绝症、穷得不能活下去的,每人发斛三粟;郎、从官视事十年以上的,帛十匹。中二千石、二千石至黄绶,贬职出钱赎罪的,从去年以来一律退还所有赎金。”

  秋八月十五日,命令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及张掖属国,在押囚犯刖右脚以下还可以当兵的,一律不治他们的罪,送入军营。

  冬十一月,派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出敦煌昆仑塞,在蒲类海上击败白山胡虏,进入车师。始设西域都护、戊己校尉。

  这年,改天水为汉阳郡。

  十八年(75)春三月丁亥,诏令说:“令天下亡命之徒,自斩首以下赎罪:死罪缣三十匹,刖右脚至髡钳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寇五匹;吏人犯罪未发觉,诏书下达自首的,半入赎。”

  夏四月十一日,诏令说:“自入春以来,时雨不降,去年种的麦子干坏了,秋收的作物下不了种,政事有偏差,我只有忧愁恐惧。赏赐天下男子爵位,每人二级,以及流民无户籍想归首的每人一级;鳏、寡、孤、独、患绝症、穷得不能活下去的,每人发粟三斛。平反冤错假案,放轻罪系囚。二千石分别祷告五岳四渎。郡界有名山大川能兴云致雨的,长吏各自洁器斋戒,祈祷,希望蒙降及时雨,滋生万物。”

  六月十二日,彗星出现于太微星宫。

  焉耆、龟兹攻西域都护陈睦,陈睦全军覆灭。北匈奴及车师后王围戊己校尉耿恭。

  秋八月初六,帝于东宫前殿逝世,年四十八。遗诏令不起寝庙,藏神主牌位于光烈皇后更衣别室。明帝初作寿陵时,曾命令只要能散水就行了,石椁宽一丈二尺,长二丈五尺,不要起坟。万年之后,扫地而祭,禛水脯郷就行了。过百日,只要四时祭奠,设吏卒数人供给洒扫,勿开修道。敢有所兴作的,以擅议宗庙法论罪。

  帝遵行建武年代的制度,没有敢违抗的。外戚之家,不得封侯参政。武女馆陶公主,为儿子求郎的官位,明帝没有答应,却赐钱千万。对群臣说:“郎官上应天上星宿,宰辖百里,如果人选不当,老百姓就要遭殃,因此不能准许。”所以明帝时期官员称职,民安其业,远近心悦诚服,户籍人口增加很多。

  史家评论说:明帝善于刑事诉讼,法令分明,日晏坐朝,枉屈不明的问题都能得到处理。内外没有侥幸徇私的心情,在上也没有骄矜炫耀的神气。断案合情合理,案件据称仅及前代十分之二。所以后来称颂事情办得好的,没有不推崇建武永平之政的。而钟离意、宋均一伙人,常常因明帝褊察明慧而不满,这难道是弘人之度不曾宽容吗?

收录于合集 #后汉书

 5个

上一篇《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 上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