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正传》第二十三章

2022年4月3日17:10:45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评论字数 3529阅读11分45秒

就这样,我又进了牢房。
“佳尼”那名保安人员逮捕了我们之后,两车警察疾驰而至,一名警察走到店员那儿,说,“唔,什么事儿?”
“这一位说她是玛丽莲·梦露。”店员说。“穿着一堆香蕉叶进店里,买衣服又不付钱。我不知道另外两个是干什么的——但是我看他们很可疑。”
“我是玛丽莲·梦露!”她喊道。
“当然,小姐,”警察说,“我还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呐。你何不跟着这两位好心的先生上车?”他指指另外两名警察。
“好啦,”带头的警察望着我和公苏,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拍片。”我说。
“所以,你才穿这身怪物装?”他问。
“嗯。”我说。
“那他呢?”他指着公苏,说,“我倒觉得这是件挺真实的戏服。”
“不是戏服。”我说,“他是只纯种猿猴。”
“是吗?”警察说,“唔,这样吧。咱们局里也有个拍片的家伙,他一定很乐意给你们两个小丑拍张照片。所以两位也请跟着走——别轻举妄动。”
总之,这次又是崔伯先生来把我保出来,费德先生则带了一排律师来解救这会儿已经歇斯底里的玛丽莲·梦露。
“你等着!”警察释放她后,她回头对我尖叫。“等我办完事,你就算想在《恶梦》里当个拿长矛的龙套也休想!”
这话,她大概说对了。情况看来,我的电影事业是就此结束了。
“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儿,宝贝——不过改天我会打电话找你出来吃午餐,”费德先生临走对我说,“待会儿我们会派人来取怪物装。”
“走吧,阿甘,”崔伯先生说,“咱们还有别的事要办。”回到饭店,崔伯先生和我、公苏一起坐在房间内开会。
“有公苏在,会是个问题,”崔伯先生说,“我的意思是,就像刚才我们偷偷把他带上楼等等的。带着一只猿猴旅行会有困难,这一点我们必须面对。”
我告诉他我对公苏的感情,在丛林中那段日子他曾多次救我的命等等。
“唔,我想我了解你的感受,”他说,“我愿意试试看。但是他得听话乖乖的,要不然我们肯定会惹上麻烦。”
“他会的。”我说,公苏也点着头,咧嘴笑得就像只猿猴。
第二天就是西洋棋决赛的日子,我的对手是国际大师伊凡·佩卓基维奇,人称“诚实伊凡”。崔伯先生已带我去一家衣饰店租了一套燕尾服,因为这是一件时髦大事,许多名人会趋之若鹜。此外,获胜一方将得到一万元奖金,我分的那一半应该足够我开创养虾生意,所以我担不起出任何差错。
我们来到举行棋赛的大厅,围观群众大约有上千人,“诚实伊凡”已经就座,这会儿正瞪着我,好像他是拳王阿里似的。
“诚实伊凡”是个高大的俄罗斯人,额头高高的,就像科学怪人,还有一头小提琴手常有的那种卷卷的黑发。我走过去坐下,他对我咕哝了一句什么话,接着另一个家伙就说:“棋赛开始,”棋赛就这么开始了。
“诚实伊凡”持白子,所以他先走第一步,采取的是所谓的“庞齐安尼式开棋”。
我接着落子,采用“瑞提式开棋”,一切情况顺利。我俩分别又走了两步,接着“诚实伊凡”尝试所谓的“福克比尔牺牲打”,将他的骑士绕到另一边看看能不能吃掉城堡。
但是我已看出这个意图,于是设下所谓的“诺亚方舟陷阱”,反而吃掉了他的骑士。“诚实伊凡”神色不太高兴,但是他轻松以对,采用“塔拉希恫吓法”胁迫我的主教。
不过,我不吃这一套,设下“皇后的印第安人防御网”,迫使他采行“薛文尼根变化法”,导致我运用“贝诺尼的反击术”。
“诚实伊凡”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摔着手指,咬着下唇,接着他居然走了一步险棋——“煎肝攻击法”——而我用“阿列克汉防御网”将他堵死。
棋局进行了半天,情势看来他就要被将死了,但是“诚实伊凡”居然运用“霍夫曼计策”脱困了!我看看崔伯先生,他对我似笑非笑,然后蠕动嘴唇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现在”,我立刻明自他的意思。
是这样的,大山姆在丛林中教过我两招西洋棋兵书上没有的步数,而现在正是用它的时候了——其名为“椰子牺牲打”的“炖锅变化”,也就是我用皇后为饵,诱使那痞子冒险牺牲他的骑士来吃掉它。
不幸,这一步不管用。“诚实伊凡”必然看出了我的企图,他居然电掉了我的皇后,这下于我惨了!接着我采用“草屋计策”,探出最后一枚城堡骗他,但是他不受骗。他不仅吃掉了我的城堡和另一枚主教,而且打算用“佩卓夫将法”解决我,这时我倾全力设下“小黑人恫吓法”。
“小黑人恫吓法”是大山姆的绝招之一,他把我教得炉火纯青。这一招全靠出其不意,利用数枚其他棋子为饵,一旦落入明“小黑人恫吓法”的陷断,那就卷铺盖打道回府吧。我干盼万祷这一招会管用,因为要是无效,我已计穷力竭,可以说是玩完了。
唔,“诚实伊凡”咕哝了两下,然后拿起他的骑士移到侍卫八的位置,这表示他将落入“小黑人恫吓法”的陷阱,再走两步棋我就可以将死他,他将回天乏力!
但是“诚实伊凡”必然嗅出蹊跷,因为他把棋子从侍卫五移到侍卫八又回到原处,反覆了七、八上十遍,始终未拿开他的手,而只要手离开棋子,就不能回手了。
群众静得可以听到细针落地,我紧张又兴奋得胸口快炸了。我望向崔伯先生,他正把眼珠往上翻仿佛在祈祷,而跟“诚实伊凡”一起来的那个家伙则蹙着眉头,怏怏仰乐。“诚实伊凡”又把棋子移到侍卫八的位置二、三次,但总是又放回侍卫五的位置。终于,情况看来他另有打算了,但这时他却再度拿起那枚棋子,停滞在侍卫八的位置上方,我屏着气,房间静得像坟墓。“诚实伊凡”还拿着棋子悬而未落,我的心跳就象打鼓咚咚响,突然间,他直视我——接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太亢奋了什么的——我突然放了个大大的焙豆臭屁,屁声就象床单被撕成两半!
“诚实伊凡”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接着他突然扔下棋子,抬起双手,说,“啊呃!”然后一面咳着、扇着空气,一面捏着鼻子。站在我们旁边的群众咕咕囔囔囊后退开——还拿出手帕等等,我的脸红得象番茄。
但是,等状况恢复平静之后,我望向棋盘,啊,“诚实伊凡”居然把棋子落在侍卫八的位置上。于是我伸手用我的骑士吃掉它,然后,掳获他的两枚卒子和皇后,最后轮到他的国王——将死!我真的赢了棋赛和五千块”“小黑人恫吓法”果然又克敌成功。
“诚实伊凡:一直在那儿大声抗议表态等等,而且和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家伙立刻提出一份正式抗议书。”
负责棋赛的主席翻弄他的规则手册,找到一条写着:“棋赛进行中,任何棋士不得故意做出令对手分心之举动。”
崔伯先生上前说:“唔,我想你无法证明我的棋士是故意做那个举动。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举动。”
棋赛主席又翻了同页规则手册,找到一条写着:“任何棋士不得有粗鲁或冒犯对手的行为。”
“听我说,”崔伯先生说,“难道你从来没有需要放风过?阿甘这样做并没有旁的意图。他在那儿坐了很久。”
“难说,”棋赛主席说,“就表面上来看,我想我会取消他的资格。”
“呃,难道你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崔伯先生问。
棋赛主席搔搔一巴,好半天。“唔,也许吧,”他说,“不过他得约束自己,因为,我们这儿无法容忍这种事,你明白吧?”
情况看来我大概可以继续出赛了,但是,突然间,房间另一头出现大骚动,女士们嘶声尖叫等等,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公苏,它吊在吊灯上正朝我荡过来。
吊灯晃到我们正上方,公苏松手落在棋盘上,所有棋子飞向四面八方。“诚实伊凡”往后倒在一张椅子上,而且在倒下的过程中将一个活像珠宝店广告的胖女士的衣服扯下一半。她双手挥舞、嚎叫连连,结果一巴掌打在棋赛主席的鼻子上。公苏在那儿蹦蹦跳跳,噜嗦聒噪,所有人惊恐成一团,跌跌撞撞,呼叫报警。
崔伯先生抓着我的胳膊,说:“咱们快离开这儿,阿甘——这个城里的警察你认识得够多了。”
呃,我们回到饭店,崔伯先生说我们必须再开个会。
“阿甘!”他说,“我实在不再相信我们这个构想会成功。你的棋艺登峰造极,但是,外在情况却变得太过复杂。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呃,客气的说,实在怪诞。”
我点头,公苏也一脸憾色。
“所以,我打算这么做。你是个好孩子,阿甘,我不能让你困在加州,所以我打算安排你和公苏返回亚拉巴马你的家乡。我知道你需要一点资金开创养虾事业,你那一半奖金,扣除开销之后,总共比五千块稍微少一点。”
崔伯先生递给我一个信封,我看看信封内,里面是一堆百元钞票。
“祝你的事业飞黄腾达。”他说。
崔伯先生打电话叫计程车送我们去火车站。他还安排把公苏放在柳条箱里,坐行李车厢,说我可以随时去看看它,喂它吃东西。他们取出椰条箱,公苏钻进去,他们把它先送上火车。
“呃,祝福你,阿甘,”崔伯先生说完,跟我握手。“这是我的名片——保持联络,让我知道你的情况,好吧?”
我接过名片,又跟他握手,我很难过要离开,因为崔伯先生是个大好人,而我让他失望。我坐在火车座位上,望向窗外,崔伯先生仍站在月台上。火车开动时,他抬起手跟我挥手道别。
就这样,我又出发了,而那天夜里我满脑子梦——梦到要回家了,梦到我妈妈,梦到可怜的巴布和养虾生意,当然,也梦到了珍妮。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渴望,渴望自己不是这么愚傻。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869.html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869.html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869.html
《阿甘正传》第一章 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第一章

朋友:当白痴的滋味可不像巧克力。别人会嘲笑你,对你不耐烦,态度恶劣。呐,人家说,要善待不幸的人,可是我告诉你——事实不一定是这样。话虽如此,我并不埋怨,因为我自认生活过得很有意思,可以这么说。 我生下...
《阿甘正传》第二章 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第二章

“全州美式足球明星盛会”在一个名叫福洛梅顿的小镇举行,费拉斯教练把那地方形容作“转辙器”。我们坐上一辆巴士来到该镇,——我们这一带总共有五、六个人获奖。巴士定了一、两个小时才到,而且车上没有厕所,我又...
《阿甘正传》第三章 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第三章

到了大学,布莱恩教练来到体育馆,我们都穿着短裤和运动衫坐在那儿,他讲了一番话。话的内容跟费拉斯教练说的差不多,只不过连我这种头脑简单的人都看得出这个家伙是玩真的!他的演说简短好听,结论是最后一个上车去...
《阿甘正传》第四章 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第四章

布莱恩教练和他们那些人想出了一个秘招,任何人都不得透露,连跟我们自己人也不能提。他们一直在教我接球。每天练完了球,总有两名打手和一名四分卫继续训练我,我一再跑出去接球,跑出去接球,直到我累得筋疲力竭,...
《阿甘正传》第五章 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第五章

“橘子杯”比赛之后,体育系发下我上学期的成绩,没事久,布莱思教练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走进去,他看起来郁郁寡欢。 “阿甘,”他说,“我可以理解你的英文会放弃,可是我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你怎么可能在什么‘中级...
《阿甘正传》第六章 名著原文

《阿甘正传》第六章

那天晚上过得漫长而不舒服。我们无法搭飞机脱困,越军就尽情炮轰了我们大半夜。在两座山脊之间有个凹下的鞍部,我们在这边山顶上,他们在那边,而鞍部正是激战的场所——只是我弄不懂怎会有人要争夺那一片泥巴地。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