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额尔古纳河右岸》:人生最难的是改变

忙忙碌碌,芸芸众生。

中国国土广阔,三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社会,农村的人基本呢不出不出村,吃穿用度都可以在赖以生存的生活土地上解决或者手工制作。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讲述的就是生活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的鄂温克人迁徙式的生活。

人生最难的是改变自己。

他们生活在额尔古纳河右岸,与驯鹿相依为命。他们信奉萨满,逐驯鹿喜食物而搬迁、游猎,在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同时也艰辛倍尝,人口式微。他们在严寒、猛兽、瘟疫的侵害下求繁衍,在日寇的铁蹄、“文革”的阴云乃至种种现代文明的挤压下求生存。

当现代化风暴席卷中国,他们被邀请定居到激流乡,这里有学校、医疗、集市等生活便利设施,他们带着驯鹿去了,没多久,适应不了新式的生活,年龄稍大点的又搬回了额尔古纳河右岸,他们喜欢和驯鹿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生活,喜欢睡觉时睁眼就能看到星星,而不是封闭的屋顶。他们生病时,喜欢萨满跳神治病,即使这样萨满会付出沉重代价,但萨满就是这样无私地爱着守护者自己的部落。

等现代医生去给他们体检时,他们拒绝医生给他们体检部分部位。当年轻的父母计划送孩子去学校学习时,年老的是反对的,因为他们认为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老师,孩子们应该在大森林里学会知识,学会生存。

他们不能忍受现代化机器对森林砍伐,可是又无能为力阻止。因为他们相信万物有灵,不能随便破坏。

政府都给他们提供了一切便利条件,尽可能让鄂温克人减少不适感。即使这样,九十多岁的鄂温克奶奶还是搬回了大兴安岭深处,回到她出生、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虽然这里生活非常不便,需要用猎物换取必须的生活用品,但他们喜欢这样接地气的生活,迁徙式的生活,打猎式的生活,甚至最原始的生活,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

人生像极了鄂温克老奶奶,改变她,很难。

在生活节奏极快的今天,我们可以多出去走走,看遍大千世界,体验不同人生,当我们需要改变时,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于上青天?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