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孟子读法》读书笔记二

《梁惠王上》之《义利之辨》

这是《孟子》一书的开篇第一章。古人著述,务实而不蹈虚,没有我们今天惯用的前言之类,但对如何谋篇开局,往往有内在的讲究,譬如《诗经》选择《关雎》开篇,《论语》选择“学而时习之”开篇,都暗含了编著者的文心。孟子周游列国,是到晚年才至魏国见梁惠王,但为什么在《孟子》一书中,会把见梁惠王的这段事情放到最前面呢?这是因为,在这短短一段对话里,涉及孟子思想中最核心的“义利之辨”,放在最前面开章明义,有心的读者如司马迁,读完这段,就已经“废书而叹”了,因为他已经从中看懂了孟子的心思。

【批注】读单篇的时候,我们会注意开头和结尾,但读文选的时候,我们就忘了。张定浩先生的解读提醒我们读一本书也要这样,关系到作者的意图。

不过,听到这话的孟子,心里肯定是有些不乐意了。谈到教育,儒家有句老话,“有来学,无往教”,只有当学生兴冲冲跑到老师那里想学点东西的时候,教育才起作用,若是颠倒过来,老师掏心掏肺地四处要教人,那往往收效甚微。孟子当然非常清楚这点,不过为了推行“王政”这样的大同理想,只好“不远千里而来”,对话还没开始,以置自己于一个被动的局面,再加上被“叟”一字呛,可能已经是一肚子火了。

【批注】延展开,从正反两方面说怎样的教育才起作用,再回到孟子身上,点明他的不易。

张定浩在谈孟子的文章说过:方寸之间自有千回百折,蕴藉不尽。他的文章也有这一特点。或许,读孟子多了,不自觉习染,或是有益追求,也未可知。

只要稍微关注他每段开头的关联词就可以发现:不过,更何况,但是,但,同样,但。

不妨来梳理一下此文的思路:

开篇点名本文在《孟子》一书的地位。此后转为具体分析。

从梁惠王对孟子称呼“叟”的微妙切入王对孟子敬老但不当老师的态度,谈到梁惠王的询问,分析梁惠王此时的处境和心境,一气直下。接着用“不过”一转,转到孟子对梁惠王对自己态度的反应,不乐意的两个原因,一是从教育,二是对梁惠王“富国强兵”的观点。然后用“但是”回转,分析孟子回转的原因,“但是,对于想做老师的人,其实这种时刻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如何引导一个有缺陷的灵魂向着好的方面转化,光责之以切是不行的,更需要懂得诱导的艺术。”写尽了做老师的心理,对不愿接受教育的学生不高兴,还得耐着性子去教。这就将圣人和普通人联结。又宕开一笔,提到苏格拉底的“产婆术”,既于孟子对比又引出孟子的话术——推论法,迂回以后再长驱直入,分析孟子的言辞雄阔简劲,梁惠王却口服心不服,联结《孟子》其他文章来支撑,可孟子却不管不顾,从而得出孟子的心思,乃至先贤的心思,“他们期待的听众,并非只是几个当时的君王将相,他们关心的时空乃是一个恒久广大的时空。”说到这里似乎可以结束了,张定浩先生猛然向上一提,“在“仁义”这样的内在道德原则和“利益”这样的外在结果考量之间,永远先选择前者,“何必曰利”,这样决断性的话,在孟子之后的一代代中国人不是都听进去了吗?当然也包括我们。”,联结到当下,催人警醒。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