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红楼梦系列】第六至十回梗概练习导读(含答案)

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章节导读:

宝玉从梦中醒来,袭人为他整理衣物时发现宝玉梦遗了,换衣服时,宝玉将梦中之事告诉了袭人,还拉着她一起领悟云雨之事。从此,二人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

城外有一叫王狗儿的人家,祖上曾是一个小小京官,王熙凤的祖父认了亲戚,后来逐渐没落,到王狗儿这一代,只能在乡间务农,整日为生计发愁,迫不得已,让自己的岳母刘姥姥到荣国府找王夫人帮忙。在周瑞家的帮助下。刘姥姥见到了王熙凤,正赶上贾蓉来向风姐借玻璃炕屏,风姐好好展示了一下她作为管家者的威严。对于刘姥姥的来意凤姐心知肚明,先安排刘姥姥吃了早饭,之后又给了二十两银子,让刘姥姥满意而归。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章节导读:

周瑞到薛姨妈处向王夫人回话,和宝钗说了几句话,得知宝钗吃的“冷香丸”制作原料十分讲究。要走时,薛姨妈让她将一些头花拿回去送给几位姑娘和凤姐。周瑞家的因顺路先将头花给三春姐妹和王熙凤送去,最后才给黛玉,黛玉说这是别人挑剩下才给她的。

王熙凤要去宁国府,宝玉跟着一起过去,见到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秦钟生得风流潇酒,眉清目秀,凤姐见到后也很是喜欢,更别提宝玉了。宝玉邀请秦钟到贾府私塾和他一起读书,秦钟欣然答应。

宝玉和凤姐回去时,曾经对宁府有功的下人焦大因为喝醉酒,当着众人的面将贾府上下都骂了一遍,贾蓉命人将他捆起来等酒醒,去捆的人听焦大越骂越离谱,吓得塞了他一嘴马粪。

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原节导读:

薛宝钗随母亲和哥哥入住贾府的梨香院之后,一直都是个罕言寡言、安分随时、品格端方、容貌美丽的标准淑女,人都说无论模样还是性情,宝钗都把林黛玉比下去了。正值贾宝玉和林黛玉情愫暗生,林黛玉特别敏感,总是对宝钗有点嫉妒和排斥之感。

宝钗看宝玉的通灵宝玉。通灵宝玉正面的铭文“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和宝钗佩戴的金锁上的铭文“不离不弃,芳龄永继”恰好是对仗工整的一副联语,这也是所谓“金玉良缘”的根据。这一层被宝钗的丫鬟莺儿一语道破。恰好林黛玉也来看望宝钗,就趁者雪雁给自己送手炉的事,暗讽贾宝玉只听宝钗劝他不要喝冷酒的话,平时却不听自己的话,言语中醋味儿暗生,非常有情致。

必考段落:

且说宝玉来至梨香院中,先进薛姨妈屋里来,见薛姨妈打点针黹(zhǐ)与丫鬟们呢。宝玉忙请了安,薛姨妈一把拉住,抱入怀中笑说:“这么冷天,我的儿,难为你想着来!快上炕夹坐着罢。”命人沏滚滚的茶来。宝玉因问:“哥哥没在家么?” 薛姨妈叹道:“他是没笼头的马,天天逛不了,那里肯在家一日呢?”宝玉道:姐姐可大安了?”薛姨妈道:“可是呢、你前儿又想着打发人来瞧他。他在里间不是,你去瞧。他那面比这里暖和,你那里坐着,我收拾收拾就进来和你说话儿。”

宝玉听了,忙下炕来到了里间门前。小见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宝玉掀帘一步进去,先就看见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黑漆油光的髻儿,蜜合色的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线的坎肩儿,葱黄绫子棉裙:一色儿半新不旧的,看去不见奢华,惟觉雅淡。罕言寡言,人谓装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宝玉一面看,一面问:“姐姐可大愈了?”宝钗抬头看见宝玉进来,连忙起身含笑答道:“已经大好了,多谢惦记着。”说着,让他在炕沿上坐下,即令莺儿:“倒茶来。”一面又问老太太姨娘安,又问别的姐妹们好。一面看宝玉头上戴着累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捧珠抹额,身上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五色蝴蝶鸾绦,项上挂着长命锁、记名符,另外有那一块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宝钗因笑说道:“成日家说你的这块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过,我今儿倒要瞧瞧。”说着便挪近前来。宝玉亦凑过去,便从项上摘下来,递在宝钗手内。宝钗托在掌上,只见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

看官们须知道,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幻相。后人有诗嘲云: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本来真面目,幻来新就臭皮囊。

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那顽石亦曾记下他这幻相并癞僧所镌篆文,今亦按图画于后面。——但其真体最小,方从胎中少儿口中衔下,今若按式画出,恐字迹过于微细,使观者大废眼光,亦非畅事,所以略展放些,以便灯下醉中可阅。今注明此故,方不至以胎中之儿口有多大、怎得衔此狼犺蠢大之物为诮。

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里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念了两遍,乃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莺儿也嘻嘻的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宝玉听了,忙笑道;“原未姐姐那项圈上也有字?我也赏鉴赏鉴。”宝钗道,“你别扣他的话,没有什么字。宝玉央及道:“好姐姐,你怎么瞧我的呢!”宝钗被他缠不过,因说道:“也是个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錾上了,所以天天带着。不然沉甸甸的,有什么趣儿?”一面说,一面解了排扣,从里面大红袄儿上将那珠宝晶莹、黄金灿烂的璎珞摘出来,宝玉忙托着锁看时,果然一面有四个字,两面八个字,共或两句吉谶。——亦曾按式画下形相:

宝玉看了,也念了两逢,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和我的是一对儿。”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等他说完,便嗔着:“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

宝玉此时与宝钗挨肩坐着,只闻一阵阵的香气,不知何味,遂问:“姐姐熏的是什么香?我竟没闻过这味儿。”宝钗道:“我最怕熏香。好好儿的衣裳,为什么熏他?”宝玉道:“那么着这是什么香呢?”宝钗想了想,说:“是了,是我早起吃了冷香丸的香气。”宝玉笑道:“什么‘冷香丸’, 这么好闻?好姐姐,给我一丸尝尝呢。”宝钗笑道:“又混闹了。一个药也是混吃的?”

一语未了,忽听外面人说:“林姑娘来了。”话犹未完,黛玉已摇摇摆摆的进来,一见宝玉,便笑道:“哎哟!我来的不巧了。”宝玉等忙起身让坐。宝钗笑道:“这是怎么说?”黛玉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道:“这是什么意思?”黛玉道:“什么意思呢:来呢一齐来,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明儿我来,间错开了来,岂不天天有人来呢?也不至太冷落,也不至太热闹。姐姐有什么不解的呢?”宝玉因见他外面罩着大红羽缎对襟褂子,便问:“下雪了么?”地下老婆们说:“下了这半日了。”宝玉道:“取了我的斗篷来。”黛玉便笑道:“是不是?我来了他就该走了!”宝玉道:“我何曾说要去,不过拿来预备着。”宝玉的奶母李嬷嬷便说道:“天又下雪,也要看时候儿,就在这里和姐姐妹一处玩玩儿罢。姨太太那里摆茶呢。我叫丫头去取了斗篷来,说给小么儿们散了罢?”宝玉点头。李嬷嬷出去。命小厮们:“都散了罢。”

这里薛姨妈已摆了几样细巧茶食,留他们喝茶吃果子。宝玉因夸前日在东府里珍大嫂子的好鹅掌。薛姨妈连忙把自己糟的取了来给他尝。宝玉笑通:“这个就酒才好!” 薛姨妈便命人灌了上等酒来。

李嬷嬷上来道:“姨太太,酒倒罢了。”宝玉笑央道:“好妈妈,我只喝一盅。”李妈道:“不中用,当着老太太、太太,那怕你喝一坛呢。不是那日我眼错不见,不知那个没调教只图讨你的喜欢,给了你一口酒喝,葬送的我挨了两天骂!姨太太不知道他的性子呢,喝了酒更弄性。有一天老太太高兴。又尽着他喝;什么日子又不许他喝。何苦我白赔女里头呢?”

薛姨妈笑道:“老货!只管放心喝你的去罢。我也不许他喝多了。就是老太太问,有我呢!”一面命小丫头:“来,让你奶奶去也吃一杯搪搪寒气。”那李妈听如此说,只得且和众人吃酒去。

这里宝玉又说:“不必烫暖了,我只爱喝冷的。”薛壤妈道:“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颤儿。”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改了呢。快别吃那冷的了。”宝玉听这话有理,便放下冷的,令人烫来方饮。

黛玉嗑着瓜子儿,只管抿着嘴儿笑。可巧黛玉的丫鬟雪雁走来给黛玉送小手炉儿,黛玉因含笑问他说:“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我了呢!”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叫我送来的。”黛玉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了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呢。”

宝玉听这话,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也无回复之词,只嘻嘻的笑了一阵罢了。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理他。薛姨妈因笑道:“你素日身子单弱,禁不得冷,他们惦记着你

倒不好?”黛玉笑道:“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那不叫人家恼吗?难道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巴巴儿的打家里送了来?不说丫头们太小心,还只当我素日是

这么轻狂惯了的呢。”薛姨妈道:“你是个多心的,有这些想头。我就没有这些心。”

说话时,宝玉已是三杯过去了,李嬷嬷又上来拦阻。宝玉正在个心甜意洽之时,又兼姐妹们说说笑笑,那里肯不吃?只得屈意央告:“好妈妈,我再吃两杯就不吃了。”李嬷嬷道:“你可仔细今儿老爷在家,提防着问你的书!”

宝玉听了此话,便心中大不悦,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黛玉忙说道:“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只说姨妈这里留么你。——这妈妈,他又该拿我们来醒脾了!”一面悄悄的推宝玉,叫他赌赌气,一面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

那李妈也素知黛玉的为人,说道:“林姐儿,你别助着他了。你要劝他只怕他还听些。”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着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了一口,想来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吃,也未可知。”

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说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利害。”宝钗也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的这个颦丫头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薛姨妈一面笑着,又说:“别怕,别怕,我的儿!来到这里没好的给你吃,别把这点子东西吓的存在心里,倒叫我不安。只管放心吃,有我呢!索性吃了晚饭去。要醉了,就跟着我睡罢。”因命:“再烫些酒来。姨妈陪你吃两杯,可就吃饭罢。”

宝玉听了,方又鼓起兴来。李嬷嬷因吩咐小丫头:“你们在这里小心着,我家去换了衣裳就来。”悄悄的回薛姨妈道:“姨太太别由他尽着吃了。”说着便家去了。

考点提炼:

1.请概述“探宝钗黛玉半含酸”的主要内容。

答案:宝玉与黛玉在薛姨妈处。因天下大雪,薛姨妈吩咐烫酒给宝玉御寒。宝玉却说要吃冷酒,宝钗劝阻说吃冷酒伤身体,宝玉于是就改口要吃热酒。恰好此时,丫鬟雪雁给黛玉送来御寒的小手炉,并说是紫鹃叫送来的,黛玉借机笑着说道:“也亏你倒听她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她说了你就依她,比圣旨还快些!”宝玉听这话,心里知道黛玉是在奚落他,只是嘻嘻地笑了笑,宝钗听了也不接她的话头,事情也就笑嘻嘻地过去了。

2.下列句子中对本章内容概括和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

A.贾宝玉到梨香院本来是为了探望薛宝钗,可是到了以后,先见薛姨妈,然后又问“哥哥” (薛蟠), 可见他生于簪缨世家,十分讲究礼节。

B.薛宝钗趁着贾宝玉来看自己,要看他的通灵宝玉,看到铭文时只出声读了两遍,并不多说什么,反是丫鬟莺儿的口说出金和玉恰好是一对儿。

C.李妈作为贾宝玉的奶娘,是最关心贾宝玉的,她不仅不让贾宝玉吃冷酒,甚至不让他喝酒。薛宝钗虽然也劝贾宝玉不要吃冷酒,但关心的程度远远比不上李妈。

D.林黛玉向来嘴上不饶人,她见李妈不让贾宝玉喝酒让宝玉很不高兴,就借着薛姨妈的由头来讽刺李妈,让李妈很难堪又无话可说。

答案:C

解析——————————————

李妈不让贾宝玉喝酒,并不是因为关心他的身体,而是怕他喝酒之后自己挨骂,故而谈不上对他的关心。而薛宝钗劝宝玉不要喝冷酒,不仅有道理, 更有情义。

—————————————————————

3.通灵宝玉正面的铭文是(    ) 、反面的铭文是(    ),金锁正面的铭文是(     ), 反面的铭文是(      )。

答案: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4.《红楼梦》中的美食一向为人称道,在本文中也提到了两道美食,一是(      ),正是因为有这道菜,宝玉才要喝酒,也才有了奶娘李妈的一番聒噪;另一道菜是(     ),因为冬天没有鲜笋,所以用的是酸笋,因为酸笋富含乳酸,不但助消化,还有醒酒的功能。宝玉喝酒之后,薛姨妈备下这道汤菜,显得特别的体贴明智,也可见大户人家饮食的精致与讲究。

答案:糟鹅掌 酸笋鸡皮汤

第九回恋风流情友人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章节导读:

宝玉为了尽快见到秦钟,决定后日就去上学。当日,袭人为他准备好书笔文物,又叮嘱好一定好好念书。宝玉先去贾政处请安,贾政嘲讽他只学流言混语,又叫书童李贵转老师不要教宝玉读诗经古文,要读四书。之后去黛玉处辞行。

在学堂上,宝玉和秦钟十分亲密,二人以兄弟相称,后又与香怜、玉爱相知,四人组成小团体,遭到同窗嫉妒诟病。一日代儒不在,秦钟和香怜说销俏话时被金荣要挟,二人找贾瑞告状反被呵斥,金荣制造谣言引起争执,贾芸、贾蔷等人都被牵扯进来。后来在李贵劝阻和贾瑞的周旋下,金荣向秦钟磕头道歉才算了事。

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章节导读:

金荣对于被迫在学堂磕头道歉一事耿耿于怀,母亲胡氏劝他忍气吞声,安分读书,却向小姑子璜大奶奶提及此事,璜大奶奶知道后顿时大怒,不顾胡氏劝阻到宁府找秦可卿讨说法,却从尤氏处得知秦可卿本就生病,又因孩子打架一事气恼,病上加病,便吓得再不敢理论。

尤氏向贾珍问起秦可卿的病情,贾珍说冯紫英推荐了张太医来医治,又提到了太爷寿日的安排事宜。第二日,张太医来为秦可卿诊病,说她的病情被耽误了,同时开出了一剂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说吃了药过了春分就有望痊愈。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