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儒林外史】严贡生——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之前读《儒林外史》就觉得严贡生不要脸,现在读更觉得他厚颜无耻!这家伙堪称劝全书中最无耻的一个人!比渣男牛浦郎还要无耻!

当然,吴敬梓并非一上来就让他表现出无耻之态的,反而让他登场时衣冠楚楚、道貌岸然——

那日,善于巴结权贵的张静斋邀请新近中举的儒腐范进去高要县打秋风,结果到了高要县,不巧知县下乡去了,县衙的差役就临时在一座关帝庙里,摆了几个茶点招待二位。这时闻风声赶来结交二人的严贡生登场了:方巾阔服,粉底皂靴,蜜蜂眼,高鼻梁,落腮胡子。

像个人物吧? 

严贡生与张范二人施礼坐下,便与二位套近乎,暗示自己与汤知县很熟,感情很好,自抬身价。然后,将带来的好酒好菜招待二位,奉承巴结之意非常明显。

到这里,他还算不得无耻,只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下面就往无耻的路上奔跑了——

  “实不相瞒,小弟只是一个为人率真,在乡里之间,从不晓得占人寸丝半粟的便宜,所以历来的父母官都蒙相爱。”

  这个“从不晓得占人寸丝半粟”的正人君子,立刻就被仆人打了脸——

一个蓬头赤足的小厮走了进来,叫严贡生回去,说是早上关的那头猪,那人来讨,在家闹哩。严贡生还口口声声对张范二人说,二位不知,这猪是我家的。

怎么回事呢?

  猪的主人叫王小二,是严贡生的近邻。去年三月内,严贡生家一口才过下来的小猪走到他家去,他慌送回严家。严家说:猪到人家,再寻回来最不利市,押着出了八钱银子把小猪就卖与他。这一口猪在王家已养到一百多斤,不想错走到严家去,严家把猪关了。小二的哥子王大走到严家讨猪,严贡生说,猪本来是他的,你要讨猪,照时值估价,拿几两银子来,领了猪去。王大是个穷人,那有银子?就同严家争吵了几句,被严贡生几个儿子,拿拴门的闩、赶面的杖,打了一个臭死,腿都打折了,睡在家里。

  被严贡生欺压的还不止王小二一家,还有黄梦统。因去年九月黄梦统上县来交钱粮,一时短少,央中向严乡绅借二十两银子,每月三分钱,写立借约送在严府。黄梦统却不曾拿他的银子。走上街来,遇着个乡里的亲眷,说他有几两银子借与黄梦统,交个几分数,再下乡去设法,劝黄梦统不要借严家的银子。黄梦统交完钱粮,就同亲戚回家去了。至今已是大半年,想起这事,来问严府取回借约,严乡绅却问黄梦统要这几个月的利钱。黄梦统申辩说,并不曾借本,何得有利?严乡绅说黄梦统当时拿回借约,好让他把银子借与别人生利;因不曾取约,他将二十两银子也不能动,误了大半年的利钱,该是黄梦统出。黄梦统自知不是,向中人说,情愿买个蹄酒上门取约。严乡绅执意不肯,把黄梦统的驴和米同稍袋都叫人短了家去,还不发出纸来。

趋炎附势,攀附权贵就算了,竟然还横行霸道、鱼肉乡里。你说着严贡生无耻不无耻?

不过,还没完。王小二与黄梦统将严贡生告到官府。那位被严贡生称为汤父母的汤知县主持了公道,派人抓他,他却早早地跑了,留下个烂摊子给弟弟严监生收拾。

后面的故事就更离谱了——

严贡生自己的弟弟严监生病死死后过了三四日,他才从省里科举了回来。回到家并没有立即去拜见死者,而是悠闲地“和浑家坐着,打点拿水来洗脸”,直到打开严监生的遗物,看见“簇新的两套缎子衣服,齐臻臻的二百两银子”,立刻“满心欢喜”,即刻换了孝巾,系了一条白布在腰间,在柩前叫了声“老二”,“干号了几声,下了两拜。”在与王家兄弟攀谈中,还大言不惭地为自己辩护说“我们科场是朝廷大典,”“就是不顾私亲,也还觉得与心无愧”。脸都不要了,对亲弟弟无情无义,自然也问心无愧!

他算计自己的兄弟,也算计自己的儿子。儿子结婚那天,他要花最少的钱请吹手。请到晚上,人家吹手不忙了,才来挣他这边的小钱。他要钱,也要体面。要是体面花钱多,体面不要也罢!

接下来,他用云片糕算计人家船伙计,也就不奇怪了。

严贡生因头昏取出一方云片糕来吃,剩下几片,“阁在后鹅板上,半日也不来查点”,而当掌舵驾手就吃了。严贡生先是装作看不见,直到船拢了马头,他便“转身走进舱来,眼张失落的,四周看了一遭”,还明知故问地询问四斗子:“我的药往那里去了?”此时一个装模作样的人物宛然浮现眼前。当他“得知”是掌舵的吃了,便发怒道:这药是“张老爷在上党做官带了来的人参,同周老爷在四川做官带了来的黄连! ”“值几十两银子”,还要写帖子送到汤老爷衙里,打他几十板子再讲。

这一闹把船钱给省了。这样的无赖下了地狱也是恶鬼,怕阎王爷也要敬他三分!

一回到家,他就要欺压他的弟媳赵新娘了,企图霸占弟弟家的财产。不过,赵新娘也不是好惹的,一纸诉状告到官府,碰巧遇着一个”也是妾生的儿子”的知县指主持公道。那一场官司,看起来严贡生是打输了;但是,第十八回里写出了他活动的结果,”仍然立的是他二令郎,将家私三七分开”,他得七股,实际上他还是得到了胜利。

这样的一位人物,竟然是凭借着所谓优良的品行获得贡生资格的。科举的荒唐与可笑的外衣被吴敬梓赤裸裸地剥下来了。从写作手法上看,可谓妙极。

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官绅都能做出这么多恶来,那比他权力大、位置高的官老爷们能干出什么好事来,便可想而知了!

呜呼哀哉!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