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坎坷辛酸 笔刺士林——带你一键赏读《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诞生于18世纪,从“楔子”回的元末明初写起,直到“幽榜”一回的明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历时约二百四十八年,几乎反映了整整一个朝代的士人生活,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反映知识分子生活的长篇小说

“儒林”一词源出《史记·儒林列传》,《儒林外史》作者清代小说家吴敬梓专门以“外史”为书名,为的是作一正统记史之外的儒林传记。他有意把书中故事假托发生在明代,而实际上描绘的却是清代广泛的社会生活,反映了其同时代文人在科举制度毒害下的厄运

吴敬梓出身于世代书香的名门望族,少时刻苦研书,热衷科举,但20岁中秀才后久困科场。由于他在父亲去世后对家产打理不当,致使晚年生活贫困不堪。由富变贫的生活变故,使他尝尽世态炎凉,从而弃绝功名。他由自身经历和观察所得,对八股取士制度和官僚制度有了痛切深刻的认识,于是怀着愤世嫉俗的心情,集毕生精力写就了《儒林外史》一书。

《儒林外史》是饱含着作者的血泪,熔铸着其亲身的生活体验,带有强烈的作家个性的作品。书中所写人物,大都实有其人。吴敬梓取材于现实士林,人物原型多为周围的亲友、相识相知者,如杜慎卿、马纯上、虞育德、庄绍光、迟衡山、牛布衣等。其中,杜少卿更是作者的自况,他的主要事迹与吴敬梓基本相同,而且是按照生活中原有的时间顺序安排的。吴敬梓在生活原型的基础上撷取适当的素材,通过想象虚构,加以典型化,在艺术上取得了很大成功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李汉秋汇评汇校

《儒林外史》奠定了我国古典讽刺小说的基础,为以后讽刺小说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它已被译成英、法、德、俄、日等多种文字,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成为一部世界性的文学名著。有的外国学者认为,这是一部讽刺迂腐与卖弄的作品,然而却可被称为世界上最不引经据典、最饶诗意的散文叙述体之典范。也有学者盛赞《儒林外史》足堪跻身于世界文学杰作之林,可与意大利薄伽丘、西班牙塞万提斯、法国巴尔扎克或英国狄更斯等人的作品相抗衡,是对世界文学的卓越贡献。

识 ● 作者

吴敬梓:一支笔,戳破儒生外衣

吴敬梓 (1701—1754),字敏轩,号粒民,晚年自号“文木老人”,清代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生于安徽全椒“科第仕宦多显著”的科举世家,自幼博览群书,善作诗文辞赋。20岁考取秀才,后家道中落,目睹官场斗争险恶,亲历家族争产风波。数次参加科考,名落孙山。33岁时移居南京,卖文为生。35岁时决定放弃科考,潜心写作长篇小说《儒林外史》,历时10年终于完稿。

科举世家走出的“败家子”

吴敬梓出身于科举世家,从其曾祖父开始,几十年的“家门鼎盛”之中,出过五名进士、一名榜眼、一名探花,且都在朝廷任有实职。

受家庭影响,吴敬梓早年也参加过科举考试,但家道中落后,屡试不第的经历,以及亲历的家族争产风波,让吴敬梓渐渐厌弃了功名富贵。在30岁以前,他就将田产、房产全部卖光,是族人眼中“田庐尽卖,乡里传为子弟戒”的败家子。当“长老苦口讥喃喃”干涉他的自由时,他“叉手谢长老,两眉如戟声如甝”。舆论和压力纷纷袭来,吴敬梓根本不在乎,再烦我,就走人。

由富转贫的吴敬梓在33岁时移居南京,开始了他的卖文生涯。他从贵族降为贫民后,以纯粹的心境进入文学创作之中。世间少了个缙绅之士,何其不幸;文坛多了个吴敬梓,何其幸哉!

吴敬梓像

放弃博学鸿词科的考试

在吴敬梓的时代,对读书人而言,参加科举考试是正途,而博学鸿词科考试,则是一条捷径。所谓博学鸿词科,是当时朝廷临时设立的一种考试科目,旨在选拔博学卓越的人才。用我们现在的话说,科举是高考,博学鸿词科类似于自主招生。

吴敬梓移居南京后,经常与一批文人学士交往,知名度逐步提高;他的家庭出身,也使他很容易为南京的一些地方官员所了解。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雍正帝严命内外大臣荐举人才的时候,吴敬梓被举荐给了安徽巡抚赵国麟。虽然他参加了地方一级的考试,但是到了要去京城应试的时候,他却假称自己得了病,没有去应试。因为他深深地认识到了科举制度的弊端,所以彻底放弃了走科举仕进的道路的想法

在“暖足”中创作出《儒林外史》

散尽家产,移居南京直至去世,吴敬梓一直以卖文为生,靠典当衣物与友人周济来维持生活,经常遇到衣不保暖、食不果腹的境况。他家中最值钱的就是几十册古书,吴敬梓日夜诵读以自娱,但最后,这些书也被拿去卖掉换米。冬天,吴敬梓缺衣少食,更无钱买酒御寒。独坐家中,连个火盆都没有,寒冷极了。因此,他常邀几个好友,趁着月色走出南京城南门,绕着城墙走,一路上,大伙儿吟诗作对,你歌我和,直到天亮走进水西门而散。从此,“暴走团”成为南京城冬夜里的一道风景线。由于走了几十里路,全身就暖和了,吴敬梓幽默地称夜间之行为“暖足”。

就是在这样的“暖足”过程中,客居他乡的吴敬梓看遍世间百态,在35岁那年萌发了创作《儒林外史》的念头。凭借坚强的毅力与坚韧不拔的精神,吴敬梓克服了种种困难,历经十年时间,终于完成了《儒林外史》这部30万字的巨著,为后人留下了不朽的精神财富。

后人评价:

余生平交友,莫贫于敏轩。抵淮访余,检其橐,笔砚都无。余曰:“此吾辈所倚以生,可暂离耶?”敏轩笑曰:“吾胸中自有笔墨,不烦是也。”其流风余韵,足以掩映一时。窒其躬,传其学,天之于敏轩,倘意别有在,未可以流俗好尚测之也。

——(清)程晋芳《文木先生传》

在中国历来作讽刺小说者,再没有比他更好的了。

——鲁迅

安徽的第一大文豪,不是方苞,不是刘大櫆,也不是姚鼐,是全椒的吴敬梓。

——胡适

鲁迅从小康堕入贫困看清了世人的真面孔;吴敬梓由豪华堕入贫困,则是看清了“功名富贵无凭据”,尤其看清了“富贵”的外在于人的真面孔。

——作家周月亮

 抛砖 ● 引玉

几乎无事的悲剧

——谈谈《儒林外史》

◇张国风

吴敬梓勾勒人物、描摹世态的高明艺术,使鲁迅赞叹不已。鲁迅说吴敬梓笔下的人物,“皆现身纸上,声态并作,使彼世相,如在目前”。譬如书中写严监生临终时,伸着两个指头不肯断气,直到赵氏上去,把两茎灯草挑掉一茎,他才两手垂下,顿时便断了气。这位守财奴临终时的光景,令人掩卷难忘。其实,这一镜头除了为守财奴画像以外,还可以触发无数的人生感慨。人活着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此感慨之一。对财富的聚敛之心,支撑了严监生的一生,也支撑着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几十年来,他一点一滴,像蚂蚁一样地积攒,才有了“十多万银子”的家私。“日逐夫妻四口在家里度日,猪肉也舍不得买一斤,每常小儿子要吃时,在熟切店内买四个钱的哄他就是了。”他病得“饮食不进,骨瘦如柴”,还“舍不得银子吃人参”。灯草挑掉一茎以后,严监生才无憾地离开了人间。一茎灯草固然费不了多少油,但重要的是这种节俭持家的精神不能丢,这种精神是无价的。人生难得一知己,此感慨之二。两位侄子提的问题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可是,严监生这时候已经失去了语言表达的能力。从严监生的表情来看,他对众人之不能理解两个指头的神秘含义感到非常愤慨。此时此刻,只有赵氏和他心心相印,只有她知道“别人都说的不相干”,问题是出在灯草上。

写范进母丧之中,如何打秋风赴宴,装模作样,不用象牙筷子,要用竹筷。待到范进用筷子夹起一个大虾元子,张静斋这才放下心来,作者不动声色地写出范进的虚伪。此外,堂堂学道大人,居然不知苏轼为何人,写尽八股之徒的无知可笑。

我们读《儒林外史》,会体会到什么是讽刺。揭露丑恶并不等于讽刺。只有假、恶、丑而自以为真、善、美的时候,本来是无价值的东西,却自以为很有价值,自我感觉非常之好的时候,它们才成为讽刺的对象。《儒林外史》的讽刺,和鲁迅对讽刺的看法是如此合拍,难怪鲁迅如此欣赏它了。鲁迅从《儒林外史》中得到很多的启发。我们读鲁迅的小说可以体会到这一点。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不是很像《儒林外史》中的周进和范进吗?鲁迅的那种含蓄的讽刺不是很像《儒林外史》的讽刺吗?有人说中国有三大讽刺小说,一是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二是鲁迅的《阿Q正传》,三是钱钟书的《围城》。《儒林外史》主要讽刺那些醉心八股、追求功名富贵的知识分子,《围城》讽刺的是当年的“海归派”,《阿Q正传》虽然写了一个农民,但它讽刺的是国民的民族劣根性,那种忧愤更为深广。

《儒林外史》从日常的生活中,从人们司空见惯的人物和事情中发掘讽刺的素材,写出一种几乎无事的悲剧。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又确实是一场悲剧。周进的故事,范进的故事,不是天天在发生吗?人们没有觉得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无数人的生命、青春就这样地消耗掉了,而且消耗得一点价值都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黄卷青灯之下,多少个灵魂麻木了,多少宝贵的青春枯萎了凋谢了,这不是几乎无事的悲剧吗?不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悲剧吗?

素材与运用

范进:科举之路太心酸

范进本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读书人,因为中举发疯,一夜之间登上了热搜榜,成为大明儒林中的风云人物。那时的范进,在与张乡绅之辈推杯换盏之际,回首中举之路,他会想起谁呢?

他会想起考官周进。饱尝科举之苦的周进,阅卷时格外小心,他慧眼识才,点了范进秀才,使范进获得了参加乡试的资格,并于临别之时,将范进叫到跟前,叮嘱勉励,大大提升了范进科举求仕的信心。他还会想起他的岳父胡屠户。胡屠户总是嫌当初的他没出息,骂他是“现世宝穷鬼”。待他中举后,岳父却称呼他为“天上的星宿”“贤婿老爷”。他更会想起那个拼命抓住科举这根救命稻草的自己。人人都笑他太疯癫,却从不知他中举之路太心酸。他从20岁开始应考,考到54岁还是老童生。他的前半生不是在考场上,就是在去考场的路上。经过几十年的寒窗苦读与几十次的屡败屡战,范进磨炼了心志,精进了学业。终于,在54岁那年,他的人生开了挂,先是中了秀才,后来高中举人。亲友邻朋争相攀附,乡绅权贵纷纷拉拢。世态炎凉如此,让人唏嘘不已。

周东申,版画《范进中举》

◆ 思与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朝暮之间,最容易看清世态。范进中举前,饱尝了科举制度迫害下落第文人的辛酸苦楚。中举后,胡屠户以及同县乡绅的攀附拉拢,让人看清了世态炎凉。科举是一面镜子,让各色人物都露出了原形。当然,范进一直坚持参加科举,除了受“学而优则仕”的主流思想影响之外,还与他身上屡败屡战、永不放弃的精神有关,这是他值得肯定的地方。

◆ 适用话题:人情世态、学习的目的、屡败屡战的精神等。

牛浦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名士牛布衣寄寓在甘露庵,不料却一病不起,最终客死异乡。临死前,牛布衣把他的一些诗稿留给了庵里的老和尚。自小父母双亡的牛浦郎,平时喜欢去甘露庵里,借着琉璃灯念书。老和尚看到牛浦郎勤学上进,就说有几本诗稿将来可以给他看。过了些时日,老和尚下乡去念经,托牛浦郎照看甘露庵。牛浦郎撬锁把老和尚枕箱里的诗稿偷了,看上面只写了“牛布衣诗稿”,没有具体名字,就把诗稿占为己有,找人刊刻了。从此牛浦郎冒充牛布衣,走上了结交权贵的路子。有个叫董瑛的进士,因为在京城曾经读过牛布衣的诗作,慕名前来拜访,牛浦郎装模作样地接待董瑛,还让自己的妻舅卜氏兄弟端茶倒水,更是当着董瑛的面说自己妻舅“小价村野之人,不知礼体”。后来牛浦郎来到董瑛做知县的安东县,假借诗文之名进出衙门,在安东过起了快活日子。牛布衣的夫人在老家得知牛布衣在芜湖甘露庵,决定千里寻夫,最后在安东寻到牛浦郎,然后闹到了知县那里。新任知县向知县接任时,前任董知县让他照顾牛浦郎,于是向知县借口“天下同名同姓的多”,让牛夫人回老家绍兴去告,糊里糊涂地结了案。

牛夫人戳穿牛浦郎

◆ 思与用:牛浦郎出身于贫寒家庭,曾经有着吃苦上进的品格,他虽然很聪明,但没有将聪明用在正道上,而是走上了冒名顶替、坑蒙拐骗的歪路。他一味追求功名富贵,一切活动都以利己主义为核心,与我们当代社会常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可谓同类。

◆ 适用话题:品格的堕落、功利的戕害、环境的影响等。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