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基督山伯爵》:才不配品必有灾祸,迟早要连本带利还回来

有一本书,一经出版,便引发了世界级的购买热潮。

它的影响力绵延百年,至今仍有余温。

悬疑大师斯蒂芬·金受它启发,写下《肖申克的救赎》,金庸用《连城诀》致敬其经典,美剧《越狱》里也时而能看到它的影子。

有人说它是“爽文”的始祖,也有人说它是越狱题材的先驱。

这本书,就是大仲马的代表作《基督山伯爵》。

书中的主人公唐戴斯被人陷害,坐了14年冤狱,而恶人们却一个个平步青云,名利双收。

幸而,唐戴斯在狱中得遇贵人,不仅成功越狱,还获得万贯家财。

脱困之后,他化身基督山伯爵,以钱权为饵,让那些为了荣华富贵,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人,失去了偷来的一切。

这个快意恩仇的故事背后,蕴藏着一个亘古不变的朴素道理:

恶贯满盈的人,混得再有钱再有权也没用。

才不配品必有灾祸,迟早都要连本带利还回来。

人不配财,必有所失
主人公唐戴斯是“法老号”轮船的大副,年纪轻轻的他,升职在即,爱情美满,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但就在唐戴斯的订婚典礼上,他却忽然被捕,一去不回。
他没得到公开审判,便被安上通敌的罪名,成为不得翻身的阶下囚。
而这一切,竟是他的同事唐格拉尔在背后精心策划。
为了争权夺利,阻止唐戴斯晋升,唐格拉尔偷偷伪造信件,诬陷唐戴斯通敌。对于唐格拉尔此人,书中是这么形容的:
“唐格拉尔是工于算计的人,这种人生来就耳朵上搁着一支笔,心头放着一瓶墨水。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对他来说只是加减乘除而已。”
唐格拉尔为了求财,可谓是用尽心思、处处算计。
在“法老号”当会计的时候,唐格拉尔便为了私利,处处针对唐戴斯,还经常在船长面前抹黑他。
成功把唐戴斯拉下马,唐格拉尔却靠着船长的举荐,成了银行职员。
在银行工作期间,他偷偷勾结法军,在西班牙战争中倒卖军需,大发国难财。
不仅如此,他还利用职务之便,千方百计求娶银行家的女儿,把巨额家财收入囊中。
前妻因病去世后,唐格拉尔又迅速娶了一位有钱,但声名狼藉的寡妇。
他甚至放任自己的妻子与情夫来往,只为从情夫手中得到投资的内幕消息。
正当唐格拉尔大肆敛财的时候,狱中的唐戴斯蛰伏14年,终于找到机会越狱。
逃出牢狱的唐戴斯,来到了基督山,找到狱友留下的巨额财产。
他化身基督山伯爵,重返巴黎,利用手中的财富,导演了一幕幕好戏。
唐格拉尔靠着内幕消息投资赚钱,唐戴斯便收买急报站的报信员,传递虚假的投资讯息。
信以为真的唐格拉尔接连出错,狠狠亏了一波。
唐格拉尔资金紧缺,名下的银行还有大额存款偿还在即,唐戴斯就趁机施压,一次性提走了500万的巨款。
几番下来,唐格拉尔入不敷出,宣告破产。
身无分文的他连夜收拾行李,毫不犹豫地抛妻弃女,偷渡出国。
对视财如命的唐格拉尔来说,倾家荡产无异于割肉刮骨。
失去一切的他,在异国苟延残喘,过得比乞丐还不如。
俗话说,人有多大“德”,就配有多大“得”。
品行不端的人,即使再多钱财在手,迟早也会凭实力败光。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无良商家,为了钱灭了良心。
历史长河里,又有多少贪官污吏,为了财忘了初心。
贪欲一起,得的是一时富贵,机关算尽,却保不了一世荣华。
一个人财富的上限,早就藏在品行之中。
那些出卖灵魂换来的钱财,注定要连本带利,如数奉还。
实不配名,必遭其祸
如果说唐格拉尔陷害唐戴斯是为了财,那么帮凶费尔南就是为了色。
费尔南爱慕唐戴斯的未婚妻梅塞苔丝,但他屡次求爱都被拒。
费尔南恶念顿生,在唐格拉尔的挑拨下,投出了那封伪造的匿名信件。
情敌一除,费尔南凭着花言巧语,终于把梅塞苔丝骗到手,还让她为自己生了个儿子。
战争开始后,国家颁布征兵令,费尔南被迫应征入伍,成了万千士兵中的一员。
他辗转西班牙和土耳其,最后带着显赫的军功归国,从渔夫费尔南,摇身一变成莫尔塞夫伯爵。
大家都说,他不仅是西班牙战场英勇的士兵,还是土耳其总督忠实的伙伴。
对于费尔南的英勇事迹,众人一向深信不疑,直到一则专讯出现在报纸上:
“土耳其阿里帕夏总督的城堡,当初乃由其极为信任的一名法国军官出卖,这名军官叫费尔南。”
这则消息一出,举众哗然,一时间流言四起。
事关费尔南的清白,大家决定举行一次听证会。
听证会上,有位少女声称自己是目击者,在众人面前揭露了真相。
原来,少女的父亲,正是那位被背叛的军官阿里帕夏。
当年的背水一战,费尔南不仅出卖了上司,还将上司的妻女当做奴隶贱卖。
而这位欺世盗名的恶徒,堂而皇之霸占上司的家财,捏造自己的军功,享受着虚假的荣光。
不仅如此,费尔南还曾在滑铁卢战役中,跟着一位将军临阵叛逃,后来王朝复辟,他却侥幸被提携升官;
在西班牙战争中,他身为西班牙人,却给法军当细作,以此赚取军功。
费尔南的名声一天天壮大,但他的灵魂却一寸寸沦陷,直至坠入无边的黑暗中。
随着费尔南的伪装被一一撕开,梅塞苔丝才终于发现,当年唐戴斯无辜被捕,竟然是费尔南在背后推波助澜。
悲愤不已的梅塞苔丝,当即与费尔南断绝关系,带着儿子净身出户。
即使清贫的生活再艰难,她也不愿再享受那些沾满罪恶的钱财。
费尔南一夕之间,失去了名声地位,失去了妻子儿子,在绝望中吞枪自杀。
荀子有言:“欺世盗名之徒,沽名钓誉之辈,名不副实,非长久也。”
或许人总有那么一两个时刻,曾为俗世的名利动了坏心,为诱人的钱权生了歪念。
一步步突破底线,一步步铤而走险,却仍心存侥幸,试图瞒天过海。
但其实你做过的每件事,都已被记录在案,迟早有清算的一天。
用欺骗和作恶盗取的声名,是不可能长久的。
因为,那超过德行的名望,就像饱受压力的弹簧。
虚假的便宜多一分,反弹的压力就多一寸。
寸寸累积,弹簧超压反弹之日,就是报应来临之时。

德不配位,必有灾祸
唐戴斯的冤案中,有一个人起着决定性作用,那便是维尔福,当年负责审判案件的实习检察官。
经过调查,维尔福意外发现,唐戴斯手中有一封信可以自证清白,但自己的父亲居然牵涉其中。
维尔福唯恐受到牵连,于是他昧着良心烧毁证物,将唐戴斯打入大牢。
十四年过去,这位心狠手辣的实习检察官,已经凭借高超的政治手腕,成为高高在上的检察官大人。
在旁人眼里,维尔福是铁面无私的代名词。
一年到头,他翻卷宗的时间比在家还长,亲手判下的死刑比历任加起来都多。
而事实上,他的所谓公正,却与伦理背道而驰。
为了保住自己的仕途,他有意疏远不同党派的父亲,甚至在公开场合,与其划清界限;
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他甚至逼迫自己的女儿,与父亲仇敌的儿子结婚。
维尔福享受着现在的生活,直到一系列意外来临。
一开始是维尔福的前岳父岳母,维尔福和前妻离婚后,女儿跟着维尔福长大。
如今女儿到了出嫁的年龄,前岳父岳母参加外孙女的订婚典礼,结果刚刚安顿好,却忽然暴毙。
接着是父亲的贴身仆人,不明原因中毒身亡;
而现在,维尔福的女儿也一病不起。
家庭医生率先发现端倪,他细细甄别几人的症状后,发现这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在暗中捣鬼,意图谋杀!
维尔福经过暗中取证,查出凶手竟是维尔福夫人。
她觊觎维尔福的前妻留给独女的家产,几次三番痛下杀手。
但维尔福为了脸面,不愿公开审判此事,试图隐瞒真相,逼迫妻子自杀。
刚做完残忍决定,维尔福依旧面不改色,如期出庭审判一起杀人案件。
法庭之上,当他义正言辞地宣判被告死刑时,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
被告自爆身份,声称自己是维尔福与唐格拉尔夫人的私生子!
原来,维尔福曾出轨唐格拉尔夫人,两人还孕育了一个孩子。
而这个孩子,早在出世的当天,就被维尔福残忍活埋,想不到最后竟然被人所救。
这桩维尔福极力遮掩的丑事,猝不及防地被曝光了。
维尔福经营半生的声名,顷刻之间毁于一旦。
他还逼死了自己的妻子,逼走了父亲和女儿,几日之间便失去了所有亲人,最后只剩自己孑然一身。
维尔福为了声名地位摒弃良知,钻营一生,却沦落到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在接连的打击中,他彻底崩溃,一夜疯癫。
《周易》里有这样一句话:“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一个人的德行若配不上地位,即使一朝得势,也迟早满盘皆输。
位尊而德薄的人,往往控制不住欲望和邪念,不惧突破道德的底线,挑战法律的权威。
为利益算计一生,最终难免为利益赔上一世。
德之一字,不仅代表一个人的修养,更藏着一个人的命运。
什么层次的德行,就匹配什么层次的地位。
厚德才能载物,德不厚者寸步难行。

每个人的一生,其实都遵循“平衡定律”
财富不能大于自己的功德,名声不能大于自己的实力,地位不能大于自己的贡献。
一个人的福运,和品行是守恒的。
你积攒了多少福运,就会得到多少财富、名利和地位。
用良心换荣华富贵的唐格拉尔等人,虽有钱有势,仍逃不掉天道的惩罚。
而唐戴斯虽身陷囹圄,但他永葆赤诚之心,终大仇得报,幸福一生。
大仲马借《基督山伯爵》告诉我们:
德行如器皿,福运如流水。
只有美好的品德才能盛得下钱权,也只有高尚的灵魂才能守得住名望。
人生在世,先“厚德”,才会有所得。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