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再读《尘埃落定》:认清自己,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聪明

《尘埃落定》,是作家阿来1994年完稿的首部长篇小说。
为了写书,他用十年的时间,徒步走遍嘉绒藏区,阅尽千万字的历史资料。
他本以为这部史诗般的藏区小说会一炮而红,却不想辗转四年,此书才得以出版。
他更没想到的是,该书一经问世,便以黑马之姿领跑,迅速斩获“茅盾文学奖”。
在书中,阿来通过一个傻子的视角,详述了雪域高原最后一个土司家族的瓦解。
新旧时代交替,滔天的灾祸下,尽是人伦惨剧。
精明能干的人死了,聪明绝顶的人败了,平庸的大多数也隐入尘埃,唯独那个人人嘲笑的傻子活成了最后的赢家。
浑浊不堪的人世间,傻子总能保持清醒,像一条鱼灵活地游过生活的激流。
他向世人证明,当欲望与恐慌席卷而来,能够清楚地认清自己,才是一个人最大的聪明。
01
认清自己的身份
故事里的傻子,是麦其土司醉酒后与汉族女人生下的小少爷。
论地位,他比不过血统高贵的哥哥;论才华,他赶不上定居英国的姐姐;论权威,他更是无法超越英明雄武的父亲。
他有“二少爷”的头衔,却很清楚,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
好在他从未自视过高,也不仗势欺人,喜欢和农奴家的孩子们一起玩,对下等仆人也非常和善。
母亲反复提醒他:“你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和那些牲口般的奴隶不一样。”
可二少爷想不通,母亲也是商人送给父亲的侍女,为什么成了土司太太后,就成了另一个人。
有一次,他和一群穷小子去原野里逮画眉鸟,回家后小脸冻得通红。
见他有失体统,母亲一气之下把那几个穷小子抓起来,命人用皮鞭往死里打。
听着伙伴们的哀嚎,二少爷竟第一次拿出主子的款儿来,立即出手制止。
众人暗地里笑他,该当主子的时候不当,不该出头的时候逞强。
这群人嘲讽傻子不懂“贵贱之别”,殊不知,他才是看清自己身份的人。
他既不会依仗出身高高在上,也不会自贬身价任人欺辱。
别人恃强凌弱,他却放低身段结交平民好友。
父兄挥金如土,他却觉得自己不配,反而偷偷接济穷人。
当聪明人无所不用其极地自抬身价,傻子反而能将身份放得很低。
这份谦厚与慈悲,源自他深知自己不过是众生之一,与他人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人的身份生而有之,是命运刻下的烙印。
太在意出身,势必困于世俗的枷锁;把自己看得太高,又不免张扬傲慢。
被赋予一点权力,便盛气凌人视他人为蝼蚁;受到些许推崇,便沾沾自喜失了做人的本分。
被身份所绑架的人,终究会在某个时候,为自己的傲慢而付出惨痛代价。
一个人只有先把自己看清,才能谨慎做事,敬重他人。
这是不受身份禁锢的魄力,也是一种不露锋芒的圆润智慧。
图片
02
认清自己的能耐
麦其家族有个死对头——汪波土司。
为了搞垮对方,麦其土司向军政府黄特派员求助,希望他派兵支援自己。
黄特派员满口答应,但代价却是,在麦琪土司的辖区上种罂粟。
待罂粟成熟,熬成鸦片,麦其土司再将其卖给汉人,所赚之钱用以回购黄特派员的新式武器。
麦其土司因这笔交易迅速壮大,不仅积累起巨额财富,还有了一支强悍的军队。
但很快,这便引起了其他土司的嫉妒,大家纷纷上门索要罂粟种子。
“给”与“不给”的两难之际,麦其土司叫来两个儿子商讨对策。
大儿子坚持不给,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应对一切挑衅;
而傻子对此无能为力,只是说:种子又不是银子,它长在地里,风和麻雀会把它带走,倒不如直接给,做个顺水人情。
傻子的话引起哄堂大笑,土司更是对他不屑一顾,下令一粒种子也不给。
可接下来的一年,血红的罂粟花迅速开遍雪域高原,事情果然如傻子所料,种子被风吹到了外面。
好景不长,三年过后,鸦片因为种的人太多而价格暴跌。
更惨的是,人们惊讶地发现,由于土地都用来种罂粟,来年的粮食不够吃了。
关于罂粟,“种”与“不种”的问题,又摆在了麦其土司面前。
这次,傻子还是和别人不一样,他既没有父亲控局的自信,也没有哥哥强劲的战斗力。
他说:“一粒米没有的情况下,人不能吃银子。”
他觉得应该烧毁罂粟,改种粮食。
麦其土司思前想后,竟不顾大儿子的强烈阻挠,听从了傻子的建议。
所有人都觉得土司疯了,可来年丰收之际,却是只有麦其一家丰收了粮食,而其他土司则陷入百年不遇的大饥荒。
很认可哲学家周国平的一句话:“看到自己所必有的不能与限制,是智慧的起点。”
一个人越是自以为是,越容易被自己高高举起后,再被现实狠狠摔下。
只有承认自己的“不能”,才不会闷着头向前冲,可以转着弯地与外界周旋。
看清能力边界,在左右不了的规律里顺势而为,在控制不了的局势中以退为进,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图片
03
认清自己的目标
经过“种粮食”一事,麦其土司对傻儿子另眼相待。
他问傻子:“如果你是土司,丰收后要做什么?”
傻子说:“免除老百姓一年的赋税。”
麦其土司笑了:“果然是个傻子,你不想成为更强大的土司吗?”
“不想,土司就是土司,又不可能成为国王。”
听儿子这么说,麦其土司陷入沉思,几天后,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让两个儿子将粮食运往边境的粮仓囤着,待价而沽。
很快,兄弟俩便分道扬镳,各自到了南北边境。
只不过,傻子的目标很简单,完成父亲的安排就好;而哥哥的目标,则是借机扩大地盘,攫取权力。
从出生那天起,哥哥就想做雪域的王,至于多大的王,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只知道烧杀抢掠,拉帮结派,根本不管时局变动,更看不到家族命运的走向。
而傻弟弟,想着的不过是把日子过好。
一年后,哥哥靠武力吞并了几个土司的地盘,可他却接手了一个个烂盘子,弄得自己焦头烂额。
而弟弟却靠粮食买卖,在边境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贸易市场,备受父亲夸赞。
董宇辉说:
认清自己,不要老想着干什么大事,一辈子下来,能把生活照顾好,就算成功。
很多时候,不是目标定得多高,人就能多成功。
那些遥不可及的理想,不过是掩映在世俗泡沫里的欲望,只会让你筋疲力尽,再待你无能为力时,把你拖入无底的深渊。
人要诚恳地面对自己,看清自己想要什么,能要什么,才能在脚踏实地的前行中控制人生的走向。
只可惜这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还不如“傻子”清楚。
图片
04
认清自己的原则
在边境卖粮食的傻子,犹如置身饿狼环伺之中。
每天都有上百名灾民拖着枯瘦如柴的身躯,聚过来围着粮仓一圈圈打转。
这些人并非麦其土司的臣民,只期垂死之际能获得一丝怜悯。
傻子于心不忍,命人将麦粒炒熟后施舍出去。
紧接着,雪域上的其他土司见他如此心软,都像闻着血的秃鹫一样围了上来。
拉雪巴土司率先上门,假惺惺地哭穷一番,又攀亲戚又说软话,试图白拿粮食。
茸贡土司随后赶到,用美貌的女儿当诱饵,打算通过联姻,让傻子交出粮食。
但傻子并非真傻,岂能让二人得逞。
他向拉雪巴土司开出条件,让他与自己做贸易,而粮食的价格虽不用十倍,却也不能低于市场价的三倍;
他喜欢茸贡土司的女儿,但也要待双方定亲后,才可送粮。
对惨兮兮的流民,傻子不计得失,开仓放粮;对“空手套白狼”的野心家,他态度坚决,绝不吃亏。
他善良,却有原则;富有,却不任性。既不会受制于人,也不令良心受谴。
这就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诗人歌德说:“无论你出身高低贵贱,都无关宏旨,但你必须有做人之道。”
认清自己的原则,既不做毫无底线的烂好人,只顾别人死活;也不做精致的利己者,极端地攫取利益。
这样的人,进退有定见,取舍有章法,不受外界蛊惑,始终心有准绳。
无论事态如何演变,他们心中的天平,总会在剧烈摇晃后,回到原则的水平线。
只有极度克制之人,才会在复杂多变的世道中,保持这份清醒。
图片
05
认清自己的命运
等傻子赚了大钱,又娶了茸贡土司的女儿后,大家才恍然明白:他根本就不傻。
麦其土司开始动摇,到底哪个儿子更适合做自己的接班人。
他私下问傻子:“你真的不想做土司吗?”
傻子笃定地说:“你就是最后的土司了,那是你的命运,不是我的。”
父亲一听,怒不可遏,当即传位给大儿子,彻底放弃了傻子。
大少爷得偿所愿,过上了飞扬跋扈的日子,感觉自己必将成为最伟大的土司。
一天夜里,一群残兵冲进麦其土司的城堡,见人就杀。
麦其土司和太太命丧当场,大少爷本想耍一耍新任土司的威风,却被人一刀砍掉了脑袋。
眼看百年基业毁于旦夕,族人们无不哀嚎痛哭,反而是傻子,表现出异于常人的镇定。
他被人拽着逃跑,枪林弹雨中几番昏厥,但他醒后只是傻笑,眼神里毫无恐惧与悲痛。
没过多久,他被解放军救起,藏人翻译说他是积德行善的富家少爷,傻子也只是摇摇头,和其他穷人一样乖乖听话。
再后来,傻子又阴差阳错地落入麦其土司的仇人手中。
令人意外的是,他不抵抗也不逃跑,平静地替父亲和哥哥还了当年杀戮的血债。
临死前,他说:“我不是傻子,也不是聪明人,不过是来这片土地走一遭。”
关于命运,他始终认为,自己不过是历史洪流里的一粒尘埃,随着时间的波涛起伏沉落。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傻子这样,从容地接纳自己的命运。
他们要么执拗地与命运开战,输得粉身碎骨;要么不服上天的安排,愤恨地走完余生。
而一个人只有冷静地看清人生走势,才能让自己像水一样随着命运的波涛起伏。
富贵贫贱皆有定数,生死荣辱难以左右,与其盲目抗命,不如学会释然。
看清命运的轮盘如何转动,才能轻巧地与之共舞。
图片
06

傻子少爷荒诞又精彩的一生,终于尘埃落定。
作者阿来意犹未尽,他在小说最后写道:“一路都是落不定的尘埃,而你是谁?”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哲学家尼采说:“人生是一面镜子,到它里面去寻找自己,是我们应当努力的第一目的。”
只有闯过世事的重重迷雾,踏过欲望的激流险滩,在智慧与勇气的加持下,才可完成“认识自己”这一命题。
人这辈子经历的所有困厄,其实都是自我博弈的过程。
只有认清了自己,才能将自己从命运中拯救出来,才知道该怎么活。
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