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一句顶一万句》读后

《一句顶一万句》每一个句子都是“活的”,这个“活”就是鲜活,因为每个句子都鲜活,于是里面的人也就都是“活的”,每一个人都有面目,都有性格。

《一句顶一万句》前半出延津记,主要写吴摩西如何从杨百顺变成杨摩西,又如何从杨摩西变成吴摩西,后他又成了罗长礼,后半回延津记主要写吴摩西养女的儿子牛爱国为了打开自己的心结,回到延津,继而还行在寻找打开心结之钥的路上。

我想,大约《一句顶一万句》说的便是一个“心结”,当然从老詹给吴摩西的图纸被珍藏了一辈子来看,《一句顶一万句》也在说普通人的梦想。

其实不管是出延津记,还是回延津记,里面的人物都有个苦,生活的苦还有精神的苦。

《一句顶一万句》里总是提谁跟谁说得上话,谁跟谁说不上话。

吴摩西就因为跟家里说不上话,不愿意跟着家里做豆腐,去杀过猪,去过染坊,去过破竹子,去跟过神父,去县政府种过菜,还倒插门改了姓做馒头卖馒头。后来媳妇跟人跑了,带着养女找媳妇,又丢了养女,继而一辈子再也没回延津。

吴摩西养女的儿子牛爱国,也是因为跟媳妇说不上话,于是感情不好,继而媳妇一次一次跟人跑了,于是牛爱国也去找媳妇。

吴摩西和牛爱国就这样有着一些命运相似之处。

我想吴摩西和牛爱国都是普通人,物质生活上顶多算是温饱,吴摩西尚且有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牛爱国的生活则完全温饱线以上了。

其实吴摩西如果跟着父亲做豆腐,他也不至于饿肚子的,做豆腐也是手艺,也是营生,也是买卖。可就是因为跟家里说不上话,他偏偏喜欢罗长礼喊丧,为的喜欢这一喊,离家一生再未回过杨家庄。

正如,牛爱国和章楚红的爱情,让人一分析,说牛爱国和章楚红说得来,不过是因为章楚红现在有人养着,两个人便不用聊日子,若是两个人过日子,便渐渐的只聊日子了。

这便是普通人的生活啊,苦就苦在“没个养”,所谓养,便是一个经济后盾。若是吴摩西还叫杨百顺的时候,他有个经济后盾,他便可以不和弟弟抓阄去上学,两个人都上便可以了。若他有个经济后盾,他喜欢罗长礼那一喊,他便可以尝试着拜师去学学,尝试一下,也就不用过分的执着了。可是普通人之所以常常过分执着,就是因为没条件去尝试,没试过,便喜欢的就越喜欢,生不出厌来,去尝试过,知道里头的千般苦楚或者无趣来,也就不执着了。

所以,杨百顺改了那么多行业,哪个都没个长性,没个定力,不过就是因为,他肚子不等他,为了填饱肚子他没得可选,他没得可有自己的喜好,没得可有自己的议价,说白了,他只有被选择权,没有选择权,以至于他最后只能叫吴摩西,直到他选择不回延津了,才给自己改叫了罗长礼。

正如牛爱国起初不想跟庞丽娜结婚,结果让姐姐三句两句给说回去了,左不过一个意思,牛爱国没有选择权,没那个资本。

再后来,牛爱国对于和庞丽娜离婚犹犹豫豫,其实深层次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没资本选择。

 

所以,为啥一句顶一万句呢?因为在没有选择的资本的前提下,遇到一个说得上话的人,遇到一个可以打开自己的心的人,遇到一个可以解忧除烦的人,遇到一个可以让人不觉孤独的人,是天大的幸运!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