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余华《活着》赏析

 

书中的主人翁福贵的一生,盛衰起落,颠沛流离,生离死别……这本书以主人公福贵的视角,用平静的语调,讲述了自己与身边人的命运。

福贵早年玩物丧志,家道中落,妻子背离,父亲惨死。年少的福贵因贪图享乐而活着,一步一步走向生活的陷阱不能自拔,最终只能苟活于世。

 

而立之年的福贵,家境清贫却自得,生活艰苦而自乐,在一切渐入佳境之时,迫入壮丁,背井离乡,烽火连月,苟且偷安。这时的福贵为了重回故乡而活着,在尘世间摸爬滚打,在硝烟里破茧重生。

中年的福贵,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的悲哀贯彻了整个家庭。这时的福贵必须为了支撑家庭而活着,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老年的贵,终于有一点安稳的幸福,却造化弄人,丧女、丧婿、丧妻、再丧孙,所有他倾注了情感的人都离他而去,唯有那头也叫“福贵”的老牛与之相依为命。

里面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这辈子想起来也是很快就过来了,过得平平常常,我爹指望我光宗耀祖,他算是看错人了,我啊,也是这样的命,年轻时靠着祖上留下的钱风光了一阵子,往后就越来越落魄了,这样反倒好,看看我身边的人,龙二和春生,他们也只是风光了一阵子,到头来命都丢了。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

“人为什么而活着?”这是一个永恒的众说纷纭而没有结论的话题,余华这样说:“活着是生命本身的要求,也是活着的人的最基本的目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好的小说家写时间,玩时间游戏,就像余华在其中一篇序中谈到的唐代诗人崔护《题都城南庄》中所说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活着》存在两个重要的时间,一个是富贵的生活时间,这是物理时间,另一个时间是富贵讲述自己故事的时间,这是小说的时间。值得注意的是小说还有一个叙述者,漫游采风的“我”。富贵讲述自己的故事,小说再由“我”转述富贵的故事,且小说是从富贵的暮年开始讲起。这里面,不同的时间产生了小说微妙的叙事效果。

为什么小说的题目叫“活着”?活着,是一个充满力量的词,这种力量既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来自于忍受。这种忍受,赋予我们生命的责任,赋予我们苦难与幸福,个人与生命之间充满了友情,变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世界充满了爱意,谁也无法抛弃对方,谁也无法逃离对方。

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开心幸福的事。

活着可以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做自己今天或者明天想要去做的事情。活着,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饱含着一种对生命的负责。

只有活着,我们才可以体会生活的酸甜苦辣,我们才可以回顾昨天、展望明天,我们才可以感受亲情、友情、爱情的温暖。像福贵那样,到了年老的时候,我们也可以静静地跟旁人讲述自己过去的点滴,自己的人生收获。其实,活着就是一种幸福。我们要常怀一颗感恩的心,认真活着,在平凡的人生之路上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不平凡。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