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活着》九

  我们是平民百姓,国家的事不是不关心,是弄不明白,我们都是听队长的,队长是听上面的。只要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想,怎么做。我和家珍最操心的还是凤霞,凤霞不小了,该给她找个婆家。凤霞长得和家珍年轻时差不多,要不是她小时候得了那场病,说媒的早把我家门槛踏平了。我自己是力气越来越小,家珍的病看样子要全好是不可能了,我们这辈子也算经历了不少事,人也该熟了,就跟梨那样熟透了该从树上掉下来。可我们放心不下凤霞,她和别人不一样,她老了谁会管她?

 

  凤霞说起来又聋又哑,她也是女人,不会不知道男婚女嫁的事。村里每年都有嫁出去娶进来的,敲锣打鼓热闹一阵,到那时候凤霞握着锄头总要看得发呆,村里几个年轻人就对凤霞指指点点,笑话她。

 

  村里王家三儿子娶亲时,都说新娘漂亮。那天新娘被迎进村里来时,穿着大红的棉袄,哧哧笑个不停。我在田里望去,新娘整个儿是个红人了,那脸蛋红扑扑特别顺眼。

 

  田里干活的人全跑了过去,新郎从口袋里摸出飞马牌香烟,向年长的男人敬烟,几个年轻人在一旁喊:

 

  ”还有我们,还有我们。”

 

  新郎嘻嘻笑着把烟藏回到口袋里,那几个年轻人冲上去抢,喊着:

 

  ”女人都娶到床上了,也不给根烟抽。”

 

  新郎使劲捂住口袋,他们硬是掰开他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后一个人举着,别的人跟着跑上了一条田埂。

 

  剩下的几个年轻人围着新娘,嘻嘻哈哈肯定说了些难听的话,新娘低头直笑。女人到了出嫁的时候,是什么都看着舒服,什么都听着高兴。

 

  凤霞在田里,一看到这种场景,又看呆了,两只眼睛连眨都没眨,锄头抱在怀里,一动不动。我站在一旁看得心里难受,心想她要看就让她多看看吧。凤霞命苦,她只有这么一点看看别人出嫁的福份。谁知道凤霞看着看着竟然走了上去。走到新娘旁边,痴痴笑着和她一起走过去。这下可把那几个年轻人笑坏了,我的凤霞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和新娘走在一起,新娘穿得又整齐又鲜艳,长得也好,和我凤霞一比,凤霞寒碜得实在是可怜。凤霞脸上没有脂粉,也红扑扑和新娘一样,她一直扭头看着新娘。

 

  村里几个年轻人又笑又叫,说:

 

  ”凤霞想男人啦。”

 

  这么说说我也就听进去了,谁知没一会儿工夫难听的话就出来了,有个人对新娘说:

 

  ”凤霞看中你的床了。”

 

  凤霞在旁边一走,新娘笑不出来了,她是嫌弃凤霞。这时有人对新郎说:

 

  ”你小子太合算了,一娶娶一双,下面铺一个,上面盖一个。”

 

  新郎听后嘿嘿地笑,新娘受不住了,也不管自己新出嫁该害羞一些,脖子一直就对新郎喊:

 

  ”你笑个屁。”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走上田埂对他们说:

 

  ”做人不能这样,要欺负人也不能欺负凤霞,你们就欺负我吧。”

 

  说完我拉住凤霞就往家里走,凤霞是聪明人,一看到我的脸色,就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她低着头跟我往家走,走到家门口眼泪掉了下来。

 

  后来我和家珍商量着怎么也得给凤霞找一个男人,我们都是要死在她前面的,我们死后有凤霞收作,凤霞老这样下去,死后连个收作的人都没有。可又有谁愿意娶女凤霞呢?

 

  家珍说去求求队长,队长外面认识的人多,打听打听,没准还真有人要我们凤霞。我就去跟队长说了,队长听后说:

 

  ”也是,凤霞也该出嫁了,只是好人家难找。”

 

  我说:”哪怕是缺胳膊断腿的男人,只要他想娶凤霞,我们都给。”

 

  说完这话自己先心疼上了,凤霞哪点比不上别人,就是不会说话。回到家里,跟家珍一说,家珍也心疼上了。她坐床上半晌不说话,末了叹息一声,说: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过了没多久,队长给凤霞找着了一个男人。那天我在自留地上浇粪,队长走过来说:

 

  ”福贵,我给凤霞找着婆家了,是县城里的人,搬运工,挣钱很多。”

 

  我一听条件这么好,不相信,觉得队长是在和我闹着玩,我说:

 

  ”队长,你别哄我了。”

 

  队长说:”没哄你,他叫万二喜,是个偏头,脑袋靠着肩膀,怎么也起不来。”

 

  他一说是偏头,我就信了,赶紧说:

 

  ”你快让他来看看凤霞吧。”

 

  队长一走,我扔了粪勺就往自己茅屋跑,没进门就喊:

 

  ”家珍,家珍。”

 

  家珍坐在床上以为出了什么事,看着我眼睛都睁圆了,我说:

 

  ”凤霞有男人啦。”

 

  家珍这才松了口气,说:

 

  ”你吓死我了。”

 

  我说:”不缺腿,胳膊也全,还是城里人呢。”

 

  说完我呜呜地哭了,家珍先是笑,看到我哭,眼泪也流了出来。高兴了一阵,家珍问:

 

  ”条件这么好,会要凤霞吗?”

 

  我说:”那男的是偏头。”

 

  家珍这才有些放心。那晚上家珍让我把她过去的一些衣服拿出来,给凤霞做了件衣服,家珍说:

 

  ”凤霞总得打扮打扮,人家都要来相亲了。”

 

  没出三天,万二喜来了,真是个偏头,他看我时把左边肩膀翘起来,又把肩膀向凤霞和家珍翘翘,凤霞一看到他这副模样,咧着嘴笑了。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了一双新布鞋。凤霞穿着水红衣服低着头坐在她娘旁边。家珍笑嘻嘻地看着她未过门的女婿,心里高兴着呢。

 

  万二喜把酒和花布往桌上一放,就翘着肩膀在屋里转一圈,他是在看我们的屋子。我说:

 

  ”队长,二喜,你们坐。”

 

  二喜嗯了一声在凳子上坐下,队长摆摆手说:

 

  ”我就不坐了,二喜,这是凤霞,这是她爹和娘。”

 

  凤霞双手放在腿上,看到队长指着她,就向队长笑,队长指着家珍,她转过去向家珍笑。家珍说:

 

  ”队长,你请坐。”

 

  队长说:”不啦,我还有事,你们谈吧。”

 

  队长转身要走,留也留不住,我送走了队长,回到屋中指指桌上的酒,对二喜说:

 

  ”让你破费了,其实我有几十年没喝酒了。”

 

  二喜听后嗯了一声,也不说话,翘着个肩膀在屋里看来看去,看得我心里七上八下。家珍笑着对他说:

 

  ”家里穷了一点。”

 

  二喜又嗯了一声,翘着肩膀去看家珍,家珍继续说:

 

  ”好在家里还养着一头羊几只鸡,福贵和我商量着等凤霞出嫁时,把鸡羊卖了办嫁妆。”

 

  二喜听后还是嗯了一下,我都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坐了一会,他站起来说要走了,我想这门亲事算是完了。他都没怎么看凤霞,老看我们的破烂屋子。我看看家珍,家珍苦笑一下,对二喜说:

 

  ”我腿没力气,下不了地。”

 

  二喜点点头走到了屋外,我问他:

 

  ”聘礼不带走了?”

 

  他嗯了一下,翘着肩膀看看屋顶的茅草,点了点头后就走了。

 

  我回到屋里,在凳子上坐下,想想有些生气,就说:

 

  ”自己脑袋都抬不起来,还挑三捡四的。”

 

  家珍叹了口气说:

 

  ”这也不能怪人家。”

 

  凤霞聪明,一看到我们的样子,就知道人家没看上她,站起来走到里面的房间,换了身旧衣服,扛着把锄头下地去了。

 

  到了晚上,队长来问我:

 

  ”成了吗?”

 

  我摇摇头说:”太穷了,我家太穷了。”

 

  第二天上午,我在耕田时,有人叫我:

 

  ”福贵,你看那路上,像是到你家相亲的偏头来了。”

 

  我抬起头来,看到五、六个人在那条路上摇摇摆摆地走来,还拉着一辆板车,只有走在最前面那人没有摇摆,他偏着脑袋走得飞快。远远一看我就知道是二喜来了,我是一点也想不到他会来。

 

  二喜见了我,说道:

 

  ”屋顶的茅草该换了,我拉了车石灰粉粉墙。”

 

  我往那板车一望,有石灰有两把刷墙的扫帚,上面搁着个小方桌,方桌上是一个猪头。二喜手里还提着两瓶白酒。

 

  那时候我才知道二喜东张西望不是嫌我家穷,他连我屋前的草垛子都看到眼里去了。屋顶的茅草我早就想换了,只是等着农闲到来时好请村里人帮忙。

 

  二喜带了五个人来,肉也买了,酒也备了,想得周到。他们来到我们茅屋门口,放下板车,二喜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一手提着猪头,一手提着小方桌,走了进去,他把猪头往桌上一放,小方桌放在家珍腿上,二喜说:

 

  ”吃饭什么的都会方便一些。”

 

  家珍当时眼睛就湿了,她是激动,她也没想到二喜会来,会带着人来给我家换茅草,还连夜给她做了个小方桌,家珍说:

 

  ”二喜,你想得真周到。”

 

  二喜他们把桌子和凳子什么的都搬到了屋外,在一棵树下面铺上了稻草,然后二喜走到床前要背家珍,家珍笑着摆摆手,叫我:

 

  ”福贵,你还站着干什么。”

 

  我赶紧过去让家珍上我背脊,我笑着对二喜说:

 

  ”我女人我来背,你往后背凤霞吧。”

 

  家珍敲了我一下,二喜听后嘿嘿直笑。我把家珍背到树下,让她靠着树坐在稻草上。看着二喜他们把草垛子分散了,扎成一小捆一小捆,二喜和另一个人爬到屋顶,下面留着四个,替我家翻屋顶的茅草。我看一眼就知道二喜带来的人都是干惯这活的,手脚都麻利。下面的用竹竿挑着往上扔,二喜和另一个人在上面铺。别看二喜脑袋靠着肩膀,干活一点都不碍事,茅草扔上去他先用脚踢一下,再伸手接住。有这本领的人,在我们村里是一个都找不出来。

 

  没到中午,屋顶的活就干完了。我给他们烧了一桶茶水,凤霞给他们倒茶水,跑前跑后忙个不停,她也高兴,看到家里突然来了这么多干活的人,凤霞笑开的嘴就没合上。

 

  村里很多人都走过来看,一个女的对家珍说:

 

  ”女婿没过门就干活啦,你好福气啊。”

 

  家珍说:”是凤霞好福气。”

 

  二喜从屋顶上下来,我对他说:

 

  ”二喜,歇一会。”

 

  二喜用袖管擦擦脸上的汗说:

 

  ”不累。”

 

  说完又翘起肩膀往四处看,看到左边一块菜地问我:

 

  ”这是我家的地吗?”

 

  我说:”是啊。”

 

  他就进屋拿了把菜刀,下到地里割了几棵新鲜的菜,又拿进屋去。不一会,他在里面切猪头了,我去拦他,让他把这活留给凤霞,他还是用袖管擦着汗说:

 

  ”不累。”

 

  我只好出来去推凤霞,凤霞站在家珍旁边,我把她往屋里推的时候,她还不好意思地扭着头看家珍,家珍笑着挥手让她进去,她这才进了茅屋。

 

  我和家珍陪着二喜带来的人喝茶说话,中间我走进去一次,看到二喜和凤霞像是两口子,一个烧火,一个做饭炒菜。

 

  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过后都咧着嘴笑了。

 

  我出来和家珍一说,家珍也笑了。过了一会,我忍不住又想去看看,刚站起来家珍就叫住我,偷偷说:

 

  ”你别进去了。”

 

  吃过午饭,二喜他们用石灰粉起了墙,我家的土墙到了第二天石灰一干,变成白晃晃一片,像是城里的砖瓦房子。粉完了墙天还早着,我对二喜说:

 

  ”吃了晚饭再走吧。”

 

  他说:”不吃了。”

 

  就着肩膀向凤霞翘了翘,我知道他是在看凤霞。他低声问我和家珍:

 

  ”爹,娘,我什么时候把凤霞娶过去?”

 

  一听这话,一听他叫我和家珍爹娘,我们欢喜得合不上嘴,我看看家珍后说:

 

  ”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接着我又轻声说:

 

  ”二喜,不是我想让你破费,实在是凤霞命苦,你娶凤霞那天多叫些人来,热闹热闹,也好叫村里人看看。”

 

  二喜说:”爹,知道了。”

 

  那天晚上凤霞摸着二喜送来的花布,看看笑笑,笑笑看看。有时抬头看到我和家珍在笑,心里一慌,脸就红了。看得出来凤霞喜欢二喜,我和家珍高兴,家珍说:

 

  ”二喜是个实在人,心眼好,把凤霞给他,我心里踏实。”

 

  我们把家里的鸡羊卖了,我又领着凤霞去城里给她做了两身新衣服,给她添置了一床新被子,买了脸盆什么的。凡是村里别人家女儿有的、凤霞都有,拿家珍的话说是:

 

  ”不能委屈凤霞了。”

 

  二喜来娶凤霞那天,锣鼓很远就闹过来了,村里人全挤到村口去看。二喜带来了二十多个人,全穿着中山服,要不是二喜胸口戴了朵大红花,那样子像是什么大干部下来了呢。

 

  十几双锣同时敲着,两个大鼓擂得咚咚响,把村里人耳朵震得嗡嗡乱响,最显眼的是中间有一辆披红戴绿的板车,车上一把椅子也红红绿绿。一走进村里,二喜就拆了两条大前门香烟,见到男子就往他们手里塞,嘴里连连说:

 

  ”多谢,多谢。”

 

  村里别人家娶亲嫁女时,抽的最好的香烟也不过是飞马牌,二喜将大前门一盒一盒送人,那气派把谁家都比下去了。

 

  拿到香烟的赶紧都往自己口袋里放,像是怕人来抢似的,手指在口袋里摸索着抽出一根放在嘴上。

 

  跟在二喜身后那二十来人也卖力,锣鼓敲得震天响,还扯着嗓子喊,他们的口袋都鼓鼓的,见到村里年轻的女人和孩子,就把口袋里的糖果往他们身上扔。这样大手大脚把我都看呆了,心想扔掉的都是钱呵。

 

  他们来到我家茅屋前,一个个进去看凤霞,锣鼓留在外面,村里的年轻人就帮着敲上了。凤霞那天穿上新衣服可真漂亮,连我这个做爹的都想不到她会这么漂亮,她坐在家珍床前,在进来的人里挨个找二喜,一看到二喜赶紧低下了头。

 

  二喜带来的城里人见了凤霞都说:

 

  ”这偏头真有艳福。”

 

  后来过了好多年,村里别的姑娘出嫁时,他们还都会说凤霞出嫁时最气派。那天凤霞被迎出屋去时,脸蛋红得跟番茄一样,从来没有那么多人一起看着她,她把头埋在胸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二喜拉着她的手走到板车旁,凤霞看看车上的椅子还是不知道该干什么。个头比凤霞矮的二喜一把将凤霞抱到了车上,看的人哄地笑起来,凤霞也哧哧笑了。二喜对我和家珍说:

 

  ”爹,娘,我把凤霞娶走啦。”

 

  说着二喜自己拉起板车就走,板车一动,低头笑着的凤霞急忙扭过头来,焦急地看来看去。我知道她是在看我和家珍,我背着家珍其实就站在她旁边。她一看到我们,眼泪哗哗流了出来,她扭着身体哭着看我们。我一下子想起凤霞十三岁那年,被人领走时也是这么哭着看我,我一伤心眼泪也出来了,这时我脖子也湿了,我知道家珍也在哭。我想想这次不一样,这次凤霞是出嫁,我就笑了,对家珍说:

 

  ”家珍,今天是办喜事,你该笑。”

 

  二喜是实心眼,他拉着板车走时,还老回过头去看看他的新娘,一看到凤霞扭着身体朝我们哭,他就不走了,站在那里也把身体扭着。凤霞是越哭越伤心,肩膀也一抖一抖了,让我这个做爹的心里一抽一抽,我对二喜喊:

 

  ”二喜,凤霞是你的女人了,你还不快拉走。”

 

  凤霞嫁到了城里,我和家珍就跟丢了魂似的,怎么都觉得心慌。往常凤霞在屋里进进出出也不怎么觉得,如今凤霞一走,屋里就剩我和家珍,两个人看来看去,都看了几十年了,像是还没看够。我还好,在地里干活能分掉点想凤霞的心思。家珍就苦了,整天坐在床上,整天闲着,没有了凤霞,做娘的心里能不慌张?先前她在床上呆着从不说什么,这么一来她可就难受了,腰也酸了背也疼了,怎么都不舒服。我也知道那滋味,整天在床上,比下地干活还累,身体都活动不了。我就在黄昏的时候背着她到村里去走走,村里人见了家珍,都亲热地问长问短,家珍心里也舒畅多了,她贴着我耳朵问:

 

  ”他们不会笑话我们吧。”

 

  我说:”我背着自己的女人有什么好笑话的。”

 

  家珍开始喜欢提一些过去的事,到了一处,她就要说起凤霞,说起有庆从前的事,说着说着就笑。来到了村口,家珍说起那天我回来的事,家珍在田里干活,听到有个人大声叫凤霞,叫有庆,抬头一看看到了我,起先还不敢认。家珍说到这里笑着哭了,泪水滴在我脖子上,她说:

 

  ”你回来就什么都好了。”

 

  按规矩凤霞得一个月以后回来,我们也得一个月以后才能去看她。谁知凤霞嫁出去还不到十天,就回来了。那天傍晚我们刚吃过饭,有人在外面喊:

 

  ”福贵,你到村口去看看,像是你家的偏头女婿来了。”

 

  我还不相信,村里人都知道我和家珍想凤霞都快想呆了,我觉得村里人是在捉弄我们,我跟家珍说:

 

  ”不会吧,才十来天工夫。”

 

  家珍急了,她说:

 

  ”你快去看看。”

 

  我跑到村口一看,还真是二喜,翘着左边的肩膀,手里提着一包糕点,凤霞走在他旁边,两个人手拉着手,笑眯眯地走来。村里人见了都笑,那年月可是见不到男女手拉着手的,我对他们说:

 

  ”二喜是城里人,城里人就是洋气。”

 

  凤霞和二喜一来,家珍高兴坏了;凤霞在床沿上一坐,家珍拉住她的手摸个没完,一遍遍说凤霞长胖了,其实十来天工夫能长多少肉?我对二喜说:

 

  ”没想到你们会来,一点准备都没有。”

 

  二喜嘿嘿地笑,他说他也不知道会来,是凤霞拉着他,他糊里糊涂地跟来了。

 

  凤霞嫁出去没过十天就回来,我们也不管什么老规矩了,我是三天两头往城里跑,说起来是家珍要我去的,我自己也想着要常去看看他们。我往城里跑得这么勤快,跟年轻时一样了,只是去的地方不一样。

 

  去的时候,我就在自留地里割上几棵青菜,放在篮子里提着,穿上家珍给我做的新布鞋。我割菜时鞋上沾了点泥,家珍就叫住我,要我把泥擦掉。我说:

 

  ”人都老了,还在乎什么鞋上有泥。”

 

  家珍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人老了也是人,是人就得干净一些。”

 

  这倒也是,家珍病了那么多年,在床上下不了地,头发每天都还是梳得整整齐齐的。我穿得干干净净走出村口,村里人见我提着青菜,就问:

 

  ”又去看凤霞?”

 

  我点点头:”是啊。”

 

  他们说:”你老这么去,那偏头女婿不赶你走?”

 

  我说:”二喜才不会呢。”

 

  二喜家的邻居都喜欢凤霞,我一去,他们就夸她,说她又勤快又聪明。扫地时连别人家的屋前也扫,一扫就扫半条街,邻居看到凤霞汗都出来了,走过去拍拍她,让她别扫了,她这才笑眯眯地回到自己屋里。

 

  凤霞以前没学过织毛衣,我们家穷,谁也没穿过毛衣。凤霞看到邻居的女人坐在门前织毛衣,手穿来插去的,心里喜欢她就搬着把凳子坐到跟前看,一看就看半天,人都看呆了。

 

  邻居家的女人看着凤霞这么喜欢,便手把手教她。这么一教可把她们吓一跳,凤霞一学就会,才三、四天,凤霞织毛衣和她们一样快了。她们见了我就说:

 

  ”要是凤霞不聋不哑有多好。”

 

  她们也在心里可怜凤霞。后来只要屋里的活一忙完,凤霞便坐到门前替她们织毛衣。整条街的女人里就数凤霞毛衣织得最紧最密,这下可好了,她们都把毛线送过来,让凤霞替她们织。凤霞累是累了一些,可她心里高兴。毛衣织成了给人家,她们向她翘翘大拇指,凤霞张着嘴就要笑半天。

 

  我一进城,邻居家的女人就过来挨个告诉我,凤霞这儿好,那儿好,我听到的全是好话,听得我眼睛都红了,我说:

 

  ”城里人就是好,在村里是难得听到说我凤霞好。”

 

  看到大家都这么喜欢凤霞,二喜又疼爱她,我心里高兴啊。回到家里,家珍总是埋怨我去得太久。这也是,家珍一个人在家里伸直了脖子等我回去说些凤霞的新鲜事,左等右等不见我回来,心里当然要焦急,我说:

 

  ”一见了凤霞就忘了时间。”

 

  每次回到家里,我都要坐在床边说半晌,凤霞屋里屋外的事,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家珍给她做的鞋穿破了没有。家珍什么都知道,她是没完没了地问,我也没完没了地说,说得我嘴里都没有唾沫了,家珍也不放过我,问我:

 

  ”还有什么忘了说了?”

 

  一说说到天黑,村里人都差不多要上床睡觉了,我们都还没吃饭,我说:

 

  ”我得煮吃的了。”

 

  家珍拉住我,求我:

 

  ”你再给我说说凤霞。”

 

  其实我也愿意多说说凤霞,跟家珍说我还嫌不够,到田里干活时,我又跟村里人说了,说凤霞又聪明又勤快,在城里怎么好,怎么招人喜爱,毛衣织得比谁都快。村里有些人听了还不高兴,对我说:

 

  ”福贵,你是老昏了头,城里人心眼坏着呢,凤霞整天给别人家干活还不累死。”

 

  我说:”话可不能这么说。”

 

  他们说:”凤霞替她们织毛衣,她们也得送点东西给凤霞,送了吗?”

 

  村里人心眼就是小,尽想些捡便宜的事。城里的女人可不是他们说的那么坏,我有两次听到她们对二喜说:

 

  ”二喜,你去买两斤毛线来,也该让凤霞有件毛衣。”

 

  二喜听后笑笑,没作声。二喜是实在人,娶凤霞时他依了我的话,钱花多了,欠下了债。到了私下里,他悄悄对我说:

 

  ”爹,我还了债就给凤霞买毛线。”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