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精摘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是清代吴趼人著作,开篇就写出了人生真谛:繁华到极,便容易沦于虚浮;为人处世,但求问心,力与心违,即无能为力;大凡记事的文章,有事便话长,无事便话短。

  1. 你还了一文钱,就认你是好汉;还不出一文钱,任凭你是大爷二爷,也得要留下个东西来做抵押。
  2. 你欠了人家的钱,只管去不安,欠了我的钱,用不着不安;老实对你说:同我够不上交情的,我一文也不肯借;够得上交情的,我借了就当送了,除非那人果然十分丰足了,有余钱还我才受了。
  3. 我以为一个人要做善事,先要从切近地方做起,第一件,对着父母先要尽了子道,对着弟兄要尽了弟道,对了亲戚本族要尽了亲谊之道,然后对了朋友要尽了友道;还有余力,才可以讲究去做外面的好事。
  4. 大凡世上肯拿出钱来做善事的,没有几个是认真存了仁人恻隐之心,行那民胞物与的志向的,不过是在那里邀福,以为我做了好事,便可以望上天默佑,万事如意的。
  5. 精明强干同尖酸刻薄,外面看着不差什么,骨子里面是截然两路的;精明是正路,刻薄是邪路,一个人要走正路,不要走邪路。
  6. 要教化人,除非从心上教起;要从心上教起,除了读书明理之外,更无他法。
  7. 中国不是亡了,便是强起来了,不强起来,便亡了,断不会有神没气的,就这样永远存在那里了。
  8. 朋友之间,是富贵的负心;骨肉之间,倒是贫穷的无赖。
  9. 大凡读书,总要体会出古人的意思,方不负了古人作书的一番苦心。
  10. 凡婆媳不睦的,不必说是不睦,只当她是报仇,不过报非其人,受在上代,报在下代罢了。
  11. 他随时随地教诲你,无论文字的纰缪,处世的机宜,知无不言,这一层倒是可遇不可求的殊恩,不可不报的。
  12. 官竟然不是人做的,头一件须要学会了卑污苟贱,才可以求得着差事;要把良心搁过一边,放出那杀人不见血的手段,才弄得着钱;这两件事办不到,就不能做官。
  13. 外国人本来招华人去做工,也未必一定要怎么苛待;后来偶然苛待了一两次,中国清政府也不过问,有设中国领事的地方,中国人被人苛虐了也不过问,外国人从此知道中国人不护卫自己百姓的,便一天苛似一天起来了。
  14. 读书十年,总算上过场,唱过戏了,迟早总有下场的一天,不如趁此走了的干净;是为乐于恬退。
  15. 天下愚人居多,愚人不能看深奥的书,见了一部小说,就是金科玉律,说起话来便是有书为证。
  16. 联络一气,拼命的低价竞争欺新人,等你下次不敢去,如果他们吃亏做的买卖,别拿低质品去补充,如果还要吃亏,就掺点假货下去也没人挑剔,如果没有新人加入,他们就把价钱啃住了,不肯跌。
  17. 朋友本来有通财之义,世交缓急相济更是平常的事;人情冷暖,因果循环不爽。
  18. 论金红玉与马夫话别事,报上一篇文章解除了总办要娶金红玉为妾而金红玉担心往后长期难事而临事拒绝之中间人难堪之局。
  19. 打一个字谜:一画一竖,一画一竖,一画一竖;一竖一画,一竖一画,一竖一画。(亞)“光绪皇帝有旨,杀尽天下暴官污吏”,打四书一句,答案为:今之从政者殆而。
  20. “含情迭问郎”,打四书一句、唐诗一句;四书为“夫子何为”,唐诗是“夫子何为者”。
  21. “曹丕代汉有天下”,打三国人名之一;答案是刘禅(就是阿斗)。
  22. 礼部堂官李大人八十两银子买的书,那箱子里共是三部:一部《品花宝鉴》,一部《肉蒲团》,一部《金瓶梅》。
  23. 万一弄出了逆伦重案,照例左右邻居,前后街坊,都要波及的,我们好好的做买卖,何苦陪着他见官司,所以赶着搬走了;是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24. 凡有所为而送的礼,无所谓轻重,也和商人做买卖一般,一分行情一分货。无论何等人家,他那家庭之中,总有许多难言之隐的;若要问其所以然之故,却是给妇人女子弄出来的,居了百分之九十九;总而言之为女子不学之过。
  25. 凡善学者当取其所长,弃其所短,方能有望兼通中外,动合机宜。
  26. 各处的当事人,我这几年虽然全用了自己兄弟子侄,至于他们到底靠得住靠不住,也要你隨事随时去查察的。
  27. 唯有痴心能乱志,从来贪念易招殃;田里的罂粟越种越多,米麦自然越种越少,所以道光以前,川米常常贩到两湖去买,此后川人常吃湖南米。
  28. 世界上无非一个骗局:如妓院里应酬起来何等情殷谊挚,但其心里都是假的;打破关子是知道为假,当局者在关子里却偏信为真;世界上的关子多而不容易破,唯其不能破,所以世界上的人还那么熙来攘往,若是都破了,也就没了世界了。[社会社会]
  29. 大凡一个人心里想到得意之处,虽是未曾成事,他那心中一定打算这件事情一成之后,便当如何布置,如何享用,如何酬恩,如何报怨,越想越远,就忘了这件事未曾成功,好像已经成了功的一般;世上痴人,每每如此,也不必细表。
  30. 商事倒塌,倒赔100余万,伯父过世,丧事治理后一无所取;到了此时,除回去之外也是束手无策,自15岁出门应世迎亡父,一切奇奇怪怪的事件都写了笔记,这部笔记足足盘弄了20年,今日回家下去,不知何日再出来,不如把它留下来进行传扬;于是取出那个日记来,自己提了个个签是”20年目睹之怪现状”,又注了个九死一生笔记,从此自行回家。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