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怪不怪”?须看“惯不惯”! ——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读后感

在很小的时候,翻阅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时,看鲁迅先生对《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评价不高,因而,一直搁置未看。如今精读一番,感觉鲁迅先生确实低估了它的价值。作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它“揭发伏藏,显其弊恶,而于时政,严加纠弹,或更扩充,并及风俗”——不得不说,鲁迅先生这句评价很不错。那些可笑的,虚伪的,奇怪的,堕落的,的确令人深思。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吴趼人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华千年未有之大衰落。国将不复,“妖孽”丛生。奇怪的是,这“妖孽”并非超自然现象,而是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官员、商人、士子。他们穿了华服,却做着妖孽不如的事情。

书中所示,清末做官诀窍无非就是厚颜心黑。做官为什么?只为财!脸皮够厚才能当上官,而心够黑才能赚到钱。那个大变局中,商人为了什么?也是财!为了财,坑蒙拐骗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在那个社会,所谓“英雄”,所谓“能人”,所谓“清官”,所谓“儒商”,大多如此。晚清正处大厦将倾之危局,而这些妖孽却只是像蛀虫一样,抓紧时间在这破烂不堪的大厦身上狠狠地吃,把自己吃得肥肥的,哪里考虑什么江山社稷、哪里考虑什么国家兴衰!而真正一心为民的蔡侣笙之类官员,却只得了个被奸佞所冤,一身债务的下场。正如书中所言“此刻做官的那一个不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故智?揭穿了底子,哪一个是能见人的?”

图片

为名者,不惜奴颜屈膝;为利者,不惜丧尽天良。多少卑污丑陋,多少阴诡计谋!吴继之和蔡侣笙,在那污浊不堪中,都可谓是一股清流了!怎奈这涓涓之流何以涤荡江河之污?吴继之,毕竟“无继之”。

这很奇怪,但又不奇怪。因为,几千年,习惯了!

明哲保身,可悲可叹
对于全书的主人公九死一生和他的朋友,官场中的“奇葩”吴继之,也是值得细细品味的人物。

吴继之的确可谓是官场一奇葩,可以在官场全身而退,一心一意经商。对于官场和社会的种种怪诞,九死一生也好,吴继之也好,都是看得透,却不当时刻意揭穿。他们的理念是:有些事情,明摆着是不对的,但明摆着也不是你可改变的,既然如此,不过保个全身。可以这么说:他们同流,但不合污。如果说能引起人们非议的,就是他们不合污,却也不对别人的合污愤世嫉俗。这种处事,圆滑,但我们也无需妄加批评。也许,我们就是书中的九死一生,不好不坏,偶尔狡黠,偶尔善良。柔肠一动,或许也救得个把秋菊,识得个把蔡侣笙。更多的时候却是随大流,图一个明哲保身。九死一生明知弥符轩虐待其祖父,却听而不闻,视而不见,避之不及。我们摇头,但轮到我们面对这样的事,只怕比九死一生做得更狼狈、更滑稽!

社会,就是社会,小人物的力量不能改变它,能做到不被改变,就已经难能可贵了!九死一生和吴继之,不敢说没被改变,被改变得很少,便可谓是清流了!蔡侣笙倒是没被改变丝毫。他关爱灾民,不瞒报灾情,却落得个丢官负债的下场!他的不幸不是因为他肮脏,而是因为他不肮脏。正是因为他不肮脏,他才如此不幸。这不是他的不幸,而是社会的不幸!问世间有多少仗义疏财?有多少拔刀相助?有多少雪中送炭?有多少侠肝义胆?有多少高风亮节?只剩空叹罢了!

而到了最后,只求明哲保身的九死一生和吴继之最后也未能全身而退,生意倒了,一身债务,这的确是可悲可叹,却似乎也是吴趼人先生的高明之处。在一个只有黑的世界里,白色太扎眼了,要么消失,要么变黑,灰色的人物,看似聪明,仿佛跳出俗世,高人一等,却终究无法摆脱羁绊。值得玩味的是:吴继之的买卖,一直却是挂着九死一生的名头,因而债务全都找到了九死一生,不知这是否是吴继之有意为之。因而,无论九死一生,还是吴继之,都不能说是好人,也不能说是坏人,只能说是“社会人”。人,是复杂的。吴趼人先生对这两个人的塑造,很成功。

在和高官、巨商、市侩打交道过程中,九死一生,在不断“成长”。难以想象,九死一生最后会不会想:那时候的我真傻,竟然会想着要成长。

这很奇怪,却又不奇怪!因为,几千年,习惯了!

无需奇怪,慢慢习惯

刚刚看过《儒林外史》,如今又看了本书,很有趣的是,讽刺得如此相似,事件性质也很是相近。相近,而又熟悉。仿佛,不仅仅在这两本书中见过!仿佛,不仅仅在书中见过!

吴趼人先生属于有真才实学的人,对人情冷暖洞若观火,各种世态炎凉娓娓道来。跟直接拿纸笔做刀枪、战斗用力过猛的鲁迅先生不一样,他就好比一位长辈在给你讲述人生经验,前人坑不要再踩一遍。鲁迅先生的笔力令人叹服,而吴先生的谆谆教诲也不禁令人点头称赞。

因此,本书虽然成书在清末,但启迪意义,并不过时。因为,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淫妇得节烈匾额,真是既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本是纵欲而死,却被标榜为为母殉葬成了孝子,孝子之名竟成了儿戏;苟才逼迫儿媳改嫁上司,士人之伦理观丧尽;蔡侣笙之陷入绝境,吴继之之生意倒闭,鬼蜮之辈依旧在社会上逍遥自在,正直之人却潦倒不堪。试问,古往今来,这样的事情,少吗?

都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可能持平者不知有几人?遑论当时的世情,以今时今日而论,人心所差无几。众多怪相,不忍卒睹。

世间种种,魑魅魍魉横行。人情冷暖,又是一番感叹。种种鬼蜮伎俩,恶行恶性,直教人把人心看冷,把事态看凉。但是,何必叹人心不古?因为,人心自古如此!

 

人类社会的一个悲哀现象,或许就是那不合理的事情发生得多了,慢慢地习惯了,也就觉得合理了。只有在有人偶然揭露一下,才猛然刺激了麻木的神经:哦!这原来是如此不合理啊!

这样的合理与不合理,就在一代代人中重复地演绎。

佳句摘抄

1

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得于心,勿求于气。——《孟子·动心章》——《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六回》

2

读书原是好事,却被那一班人读了,便都读成了名士!不幸一旦被他得法做了官,他在衙门里公案上面还是饮酒赋诗,你想地方那里会弄的好?国家那里会强?国家不强,那里对付那些强国?——《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十二回》

3

中国不是亡了,便是强起来;不强起来,便亡了;断不会有神没气的,就这样永远存在那里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十二回》

4

朋友之间,是富贵的负心;骨肉之间,倒是贫穷的无赖:这个只怕是个通例了。——《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十三回》

5

凡婆媳不睦的,不必说是不睦,只当他是报仇,不过报非其人,受在上代,报在下代罢了。——《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十六回》

6

并且一走了官场,就是你前回说的话,先要学的卑污苟贱,灭絶天良。一个人有好人不学,何苦去学那个呢——《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六十四回》

7

此刻做官的那一个不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故智?揭穿了底子,哪一个是能见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八十四回》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