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生财之道——读吴趼人著《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笔记中的故事极为丰富,大致都在讲追逐钱与权这两件事情。

(一)不顾情义

书中的财迷们在金钱的诱惑下,往往不择手段,将亲情和友情抛在一边。

在处置杭州的商铺中,自家的大伯和父亲的知己尤云岫都在想尽办法从中牟利。云岫将原来主角家九百多两的田,压价到五百两,还限期三两天里成交。大伯则吞没了金条,甚至贪婪到,连经理张鼎臣的一百两酬金都要骗走。

为了取父亲留下银子的利息,主角到南京找大伯。伯父竟假装出门在外,伯母也以当地的骗子多,不认得这位侄儿,避而不见。主角正为没钱住客栈发愁,好在遇到了同窗吴继之,帮忙结清了拖欠的费用。继之不但热情引他入住家中,还介绍了专管起草书信的工作。在家乡的宗族为修理祠堂争吵不休,一群亲戚还想主角家多出费用。在如此情形下,主角一家迁往南京。

其他类似的不顾情义发财的故事还有很多,像嫡出的儿子告父亲,只为没有分到家产。还有卖自家的老婆、媳妇去妓院的,以及卖人口到东南亚的,就是所谓的“卖猪仔”。

其实钱财和亲情的关系本就不是对立的,而且可以兼顾。在这方面,吴继之就颇有难得糊涂的计策。他张罗着拜主角的母亲作干娘,自己的太太拜干婆婆,只是在哄老人家快活。而且又劝主角答应伯父兼祧(在封建宗法制度下,一个男子同时继承两家宗祧的习俗。兼祧人不脱离原来家庭的裔系,兼做所继承家庭的嗣子。),只需开吊和出殡两天出来应景。这并不是虚伪,而是权宜之计,免得拒绝之后,家族内又起矛盾。他一语中的:论起情义来,何在多此一拜;倘使没了情义的,便亲的便怎么。

(二)商业骗局

在经商中,各种骗局真是花样翻新,令人防不胜防。

走私的人会先让线人透露线索,然后在棺材里放入真的尸首,故意陷害检查者,让其付出巨额的赔偿。之后再在棺材里走私珠宝,就不怕遇到检查了。

对珠宝店的诈骗,就更是扑朔迷离了。骗子找个托儿,假装要重金买下他寄卖的物品,并付了定金,立了凭据,令商家深信不疑。在交易日期前,骗子又以奔丧为由,要求取回物品。商家在利益的巨大诱惑下,竟直接付钱给骗子,却再也没有等来买家,白白损失了一万多银子。最后发现,原来骗子竟然是珠宝店的东家包道守。原因是他买彩票发财,又不想被掌柜和伙计们分走一半,就设局从他们手中再骗回彩票的奖金。

商业投资中的骗术更加复杂。药房利润高,一般能到七分利。学医出身的人竟也被假的外国人骗了投资,得到的药品也只是清水和砖瓦。

有时在商业活动中放弃一些利益,反而要被人怀疑。主角将崭新的银元去换敲烂的银元,却不要常见的差额补贴。店员就犹豫了起来,还担心收到了假的银元。

(三)做慈善

在当时,做慈善的都不过是沽名钓誉,为自己祈福罢了,并不会真的拿出钱来做好事。反而,会趁机吞没无名氏的捐款和物资。

所以,主角认为一个人做善事要实实在在,从自己的身边做起,先照顾好父母亲友。若有余力,才可以去做外面的好事。

当然,在做好事时,也要留心,免得被骗。主角在恻隐之心下,就被一对假扮水手和乘客的母子骗了钱。实际上,只要细心分辨,还是可以发现端倪的。这妇人自称从苏州来寻儿子的,自然是苏州人,应该是苏州口音,而他们却讲的是宁波话。明明是陌生的两个人,长相却如此相似,就该想到这是一对母子在串通行骗。

就是在日常的捐助中,也有操作的细节需要注意。由于各种摊派捐款泛滥,吴继之深知其中的窍门,自己不能捐的太多,以免为难同寅(共事的官吏)。有些人已死,也不再保留他们的借款收据。

(做慈善是最容易掩人耳目的了,古今中外都是如此。有人看似付出了很多捐款,其实却大发横财,名利双收,其中的秘密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