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两个女人的史诗——读《白鹿原》有感

文中的角色各个鲜明有特点,你能很准确地记住谁是谁。故事背景经过了清末、民初、建国……白嘉轩刚强、固执、坚守原则;鹿子林狡猾、虚伪、小人得志;百灵灵动、刚烈、聪慧;朱先生简直就是神的化身……太多可以去讲述的人物。我想从两位女性角色来谈谈自己的想法,一个是田小娥,一个是玉凤。
脱离自我的小娥
小娥的一生经过了四个男人。小娥每一次的选择男人,都是无奈。“书香之家”的小娥被贪财的父亲卖给快奔七十的郭举人,做了他的小妾,而小娥的主要任务就是“泡枣”。见到黑娃,原本就情无所托的她像久旱逢甘霖一样,在郭举人的眼皮子底下云雨交错。黑娃逃走后,阴险狡诈的鹿子林脱去长者的外衣,霸占了纯真的小娥。在鹿子林的设计下,小娥走向了白孝文,在堕落的深渊里无法自救。
她对这个社会的反抗是一直存在的,对于郭家的邪恶的泡枣,她把枣扔到尿壶里,敢于释放自己走向黑娃,在认清了鹿子林的嘴脸后,她把一泡尿尿到了他的脸上,对着恼羞成怒的鹿子霖,她大胆又痛快地骂道:“鹿乡约,你记着我也记着,我尿到你脸上了,我给鹿乡约尿下一脸。”封建社会夹缝中求生存,有错吗?假如从一开始,她遇到的是一个保护她珍惜她的男人,她一定是个好妻子。

 

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尊重赤裸裸摆在青天白日之下。祠堂不让进,被娘家急着要像“臭狗屎”一样铲除的她,被绑到祠堂时,她的脚被吊离地面,雪白的胸部裸露出来,和白狗蛋一起绑在树上,族长白嘉轩一扬手,刺刷就抽到了她的脸上,男人和女人们争着挤着抢夺刺刷,呼叫着“打打打!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婊子”!刺刷在众人的手里传递着飞舞着,小娥的嘶叫,引起的不是同情,而是更高涨的愤怒。人就是这样被一层一层地被剥掉皮,最后只剩下魂魄。
善良是自始至终存在她心底里的。为了救黑娃,傻傻地就被鹿子林当棋子一样地利用。在跟白孝文交往中,她在心里一次次地呻吟着:我这是真正害了一回人了。在被鹿三杀死时,她的一句“大啊”,意味深长,一生的无奈和辛酸都被喊了出来。
遇见自己的玉凤
高玉凤是黑娃的第二个妻子,也是影响黑娃改变对生活态度的人。
玉凤和黑娃的对话中有关于读书的讨论。
“我从今日开始读书。”
“你想念就念。”
“晚不晚?现在才想起念书怕是迟了。”
“圣人讲:‘朝闻道夕死可矣’。念书没有晚不晚迟不迟的事。”
玉凤的读书和小娥父亲的读书形成了对比。一个代表是坦荡、知理,一个是过去的顽固、死板。玉凤更有现代女性的特点,开放、自主,把从书中学到的已输出为自身的东西,她的能量可以达到去把所有的黑暗一点一点地撩开,站在她的身边就已经足够地舒服。

 

黑娃的觉醒是被玉凤唤醒的,夫妻两人就是彼此的雕刻过程,站在一起一起成长。像是顾城里的一首诗: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很多时候我们喜欢用孤独来形容自己,可真正的孤独是什么?玉凤是一个孤独者。孤独是自成世界的独处,有自成体系的完整状态,是一种圆融的高贵,走在人群中,你一眼就可以看到一个圆融的孤独者,是思想带来的挥之不去的气质。
然而常常我们的状态只能用寂寞来解释自己,想看书看不进去,想看电影看不下去,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处安放自己的内心,百无聊赖地像只困兽,在自己的牢笼里踱来踱去。
小娥和玉凤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格的独立,尤其是在现代的社会,你可以随波逐流,你也可以乌合之众,但都不能迷失自己。你也必须知道最终的目标是什么,懂得如何选择答案。像玉凤一样,自我解放不仅仅是从家庭走向社会,而是意识的觉醒。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