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庆幸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读陈忠实著作《 白鹿原》有感

多年前,一部被作者喻为“垫棺作枕”的史诗般的著作重磅出世,这就是陈忠实呕心沥血,蛰伏四年创作的鸿篇巨著《白鹿原》。这部作品一问世,就以厚重深邃的思想内涵,复杂多变的人物性格,跌宕曲折的故事情节和绚丽多彩的风土人情吸引了广大读者。

《白鹿原》塑造了众多女性形象,陈忠实将更多的笔墨给了田小娥和白灵,成功让这两个角色以极其鲜明的对比霸占人心。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她们有着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人生经历和不同的抗争方式,却在无奈和痛苦中挣扎着走向生命的终点,演绎出极尽曲折悲壮的人生大戏。

田小娥,白鹿原上最有姿色的女人,也是极其悲情的女人。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追求自由,可始终无法摆脱封建社会的枷锁,成了时代的悲惨缩影。她是秀才之女,可谓是小家碧玉,即便如此,她的父亲仍旧将她许配给年龄极不般配的郭举人做妾,在郭家,她的尊严遭到严重践踏,黑娃则是她暗无天日生活中唯一的一道曙光,她在光里找到了爱与温暖,她跟着光走,被冷言冷语不怕,被世俗不容不怕,被乡邻唾弃不怕,但是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明明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子,却一步步被推进命运的深渊,随着农运的失败,黑娃不得不选择逃亡,失去精神支柱的她为了给黑娃求情,却落入鹿子霖早已设计好的圈套,最终被鹿三杀害。她幻化成数不清的飞蛾,使白鹿原遭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严重瘟疫,族长白嘉轩在田小娥的葬身之处建起了一座具有镇压意味的塔,他不仅将田小娥压在塔下,还将溢出的飞蛾烧成了灰烬。田小娥曲折的命运,悲惨的结局,愤怒的挣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柔弱而又刚烈的追求光明和幸福的女神形象。

渴望过,燃烧过,抗争过,却一次次如同飞蛾扑火。与田小娥相比,白灵的反抗更为直接,她的出现如一抹朝霞照亮了久受思想摧残的白鹿原。白灵的父亲白嘉轩是一个浸润着深厚文化传统的封建族长,是封建伦理秩序的维护者和代言人,白嘉轩对女儿自小溺爱,幼时的白灵就显现出她独有的美丽执着、勇敢聪明,她人如其名,灵动秀气,被作家寓意为充满祥瑞气息的女子,她有理想有信念,敢于冲破世俗束缚,拒绝包办婚姻,追求平等解放,毅然加入自己心中向往的组织,她为革命事业不遗余力,为处于闭塞环境中的人们带来启蒙和希望。却不幸被错害,一生短暂如昙花,让人从心底升腾起难言的惊叹。

在白鹿原上,还有许多命运悲惨的女性,如白孝文媳妇,这个身体强健的善良女子,自嫁入白家之后,就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先是被白赵氏粗暴干涉婚姻生活,后又遭受丈夫的百般虐待,最后竟然被活活饿死。还有可怜的鹿兆鹏媳妇,被一桩有名无实的婚姻拖垮,最后精神不堪重负疯了,怕露家丑的父亲一副虎狼剂让她成了哑巴,最后被活活折磨而死。

《白鹿原》中女人们的命运,堪称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诸多女性的悲剧是对吃人的封建礼教的有力控诉,她们的悲剧,是命运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如果有来生,愿她们生在一个温暖有爱的家庭,一生被疼惜被珍爱,更愿她生活在一个新时代,天高地阔,自由平等,拥有主宰命运的力量。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