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浅析《白鹿原》人物形象的塑造

作者:何忠汉

陈忠实曾誓言,倾其全力写出一部逝后能垫枕头的一部作品来,大有古人“语不惊人死不休”豪气。在他离世五周年之际,再读他的《白鹿原》,深深地感觉到他并没有食言。这部称得上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依然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白鹿原》这部作品以秦川大地上的白鹿原为基点,描述了原上从清朝时期到新中国的建立近百年的历史,原上人的生存状况,以及随时代的变迁,社会变革所带来的原上居民的变化。先前人们常说,旧中国广大人民群众深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其中一条就是封建主义。读了陈忠实的这部作品,人们将对什么叫封建主义,它是如何压迫广大人民群众的,将会有深切的了解。不过,笔者本文主要探究的是《白鹿原》塑造的几个典型人物形象,别的无需赘言。

 

一、白嘉轩

通读《白鹿原》,可以基本把白嘉轩定性为封建宗族势力的代表人物,但这个人物具有他独特的复杂性。他是白鹿原上的族长,掌握着原上庄户人家的生杀大权。他是原上的大户,家里雇有长工鹿三及其儿子,可他和长工鹿三有“兄弟”般的情谊,不存在虐待和打骂。他不以大户自居,和长工、儿子等下地干活,对土地的深爱和普通庄户人一样(可当他看到奇异的白鹿身影在原上奔跳,在鹿子霖的旱地上有奇异的发现,不惜用自家上好的水田换取鹿家旱地……),显示了他的狡诘。白嘉轩仪表堂堂,身型威武,对族里的事处理得当,是白鹿原上受人尊敬而又威严的人。修祠堂、完善族规都是他一人说了算。即便有势力的鹿子霖都在他的指挥下,把这些工作做得妥贴而有序。
对待白鹿原上的人一切按《乡规》(族规)办事,其原则性是没有丝毫走展的。维护和确保宗族势力是他不可更改的坚定做法。如对他有兄弟般情感的鹿三的儿子黑娃带个“淫妇”田小娥回到原上,毫不留情地开除他们的原(村)藉,且对田小娥施以吊起来用刺刷打脸的酷刑。即便田小娥悲惨地离开人世,也要把她的白骨焚烧后,再修座塔子压住使其永世不得翻身。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白孝文违反了族规同样施以酷刑,以保持他作为族长的威严。
在任何残酷的现实面前,保持其威严的顽强的定力是白嘉轩这个人物的又一特点。面对天灾和瘟疫,他并没有退缩,依然显示他的坚毅。虽然瘟疫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儿子孝文大逆不道让他失去了部分房产、田地让他丢尽了脸面,女儿白灵的牺牲让他悲痛不已……面对鹿子霖的强取豪夺,虽然他内心充满极度的仇恨和不满,他还强烈要求鹿子霖把白孝文房子的墙壁也搬走。面对世势的变化,如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军阀混战天下大乱,革命军北伐,抗战爆发,共产党闹农会如此等等,他一如既往地保持了他专有的定力和处变不惊。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关中汉子。气宇轩昂,昂首挺胸。虽然他的腰被土匪打弯了,一只眼睛被刺破了,可驼背的、独眼白嘉轩依然是那个不失威严的白嘉轩。

 

二、鹿子霖

 

作为封建制度的悍卫和维护者鹿子霖,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也是非常成功的。鹿子霖和白嘉轩一样,都是白鹿原上的大户。作为封建社会的基层的统治者“乡约”(就是后来的县、乡、保、甲中的保),他极尽全力维护他的地位。并用其手中的权利盘剥白鹿原和附近民众的财产中饱私囊。虽然他和白嘉轩表面称兄道弟,其私下却明争暗斗。白嘉轩用上好的水田换了他的有白鹿精灵出现过的旱地。鹿子霖则通过田小娥色诱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使其堕落。这让白嘉轩在族人面前丢尽了脸面。无奈白鹿原族长是世袭的,否则鹿子霖早就取而代之了。
实际上白鹿原上的庄稼人,就是在封建宗族势力和封建基层政权的并行和交叉下艰难地生活着。只不过白嘉轩族长要隐晦一些,而鹿子霖乡约要表面一些。如像在动荡的社会中,苛捐杂税、抓丁抓役弄得民不聊生的世情下,白嘉轩让本应当联保长的儿子白孝武躲到山里去经营他的药材生意,以免得罪更多的人。鹿子霖则层层加码,将盘剥来的钱财据为己有。可世事难料,因为有个共产党的儿子鹿兆鹏的牵连,在县政府的监牢里蹲了两三年,使得他家徒四壁,其丰厚的家产散失贻尽。
鹿子霖在白鹿原上算是个眼界开阔的人。这源自他的五代祖上能忍能干,受尽千般苦学得一手好厨艺而发家致富的家风传承。他和白嘉轩共同修建了白鹿小学,让其儿子读书。当下一代人大多在小学继续读书时,他已把两个儿子送到白鹿书院读书了,后来干脆到县里和西安的洋学堂读书。鹿子霖的两个儿子给他的人生带来了迭宕起伏。二儿子鹿兆海作为国军团长战死在中条山的抗日前线(而实际是在围剿红军时被击毙),使他扬名滋水县以致秦川大地。同样因为他有个共产党的大儿子鹿兆鹏让他成为阶下囚。以致他离开人世,标志着他赖以作威作福横行乡里这种制度的灭亡。

三、田小娥

田小娥是个封建制度的牺牲品,具有典型的悲情色彩。纵观《白鹿原》这部作品,有关田小娥的叙写和描述并不是很多,而田小娥的人生悲情正是封建制度下千千万万个妇女的生存状态的缩影。这正是《白鹿原》这部作品思想深度的充分展现。
田小娥出生书香家庭,原本可过上大家闺秀的舒适日子。可被她的秀才父亲许配给一个武举人作小。作小也罢,起码可过一个二姨太的日子吧?可她只是那个老举人的泄欲工具,且干的下人洗衣做饭事情。直到长工黑娃的出现,她压抑的情感终于爆发了,和黑娃欢愉的事情暴露后被老举人一封休书赶回娘家。这有违伦理道德的丑事被她的父亲田秀才视为洪水猛兽,只要谁愿意接纳他的女儿,他愿倒贴彩礼。其意思就是把女儿尽快赶出家门。这对长工黑娃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黑娃田小娥两人怀揣对好生活的向往回到白鹿原。可让他俩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他们悲剧人生的开始。
两人一回到白鹿原就被开除了原(村)籍。干了伤风败俗的事,只有在原上边缘的破窑里栖身。没有房屋没有土地,田小娥和黑娃的日子怎么过。黑娃只得给人继续打长工,后竟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土匪来。再后来,田小娥被人面兽心的鹿子霖蹂躏,被族长施以刺刷抽脸的酷刑。并在鹿子霖的唆使下色诱族长长子白孝文,又成了白孝文的泄欲工具……最后竟被自己的公公老实本分的鹿三亲手杀死在破窑里。为了把伤风败俗的田小娥弄得永世不得翻身,族长白嘉轩还命人焚烧她的白骨,在窖上修了座塔子把她压得严严实实。几只飞舞的蝴蝶在为田小娥哭泣,结果被白嘉轩叫人一齐灭了。田小娥在人世间消失了。只有鬼魂附体的“大”(鹿三)为她鸣怨叫屈。“我到白鹿村惹谁了?我没偷旁人的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捆麦秸柴火,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操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
图片

《白鹿原》对其他人物的描写也各具特点。如像白鹿书院的大儒朱先生、中医馆的冷先生、鹿兆鹏、白孝文等。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陈忠实在《白鹿原》中对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是十分成功的,他们将永远留存在读者的脑海里。

2021年5月写于御景湾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