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暗算》乌字一号密码

这是一份经过隐形处理的文书。

  为什么要作隐形处理?当然是为了保密,为了安全。这样,即使我在路上有个长短,比如被特务劫持,或者不慎丢失文件什么的,别人得了文件,也不至于马上暴露我秘密的身份和此行绝密的重要任务。我的任务是来这里——我国数学科学的第一阵地——寻求一位为我们701去破译乌字一号密码的高级人才。

  乌字一号密码,是当时苏联外交部使用的密码。破译他国非军事密码,虽然天知地知,你知他知——彼此都心知肚明,但绝不能形成证据,让人家抓住把柄后,有证有据地控告你。这感觉类似于一对偷情男女,他们隐秘的关系或许尽人皆知,但在没有确凿的把柄之前,谁都不能正当地奈何他们。所以,当事者对自己的行为,总是格外怕留下人证物证,授人以柄。何况,当时我们跟该国的关系,虽然很紧张,甚至实际上已经敌对,但毕竟还没有撕破脸皮,没有公开交恶。这种情况下,我们组织破译他们密码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个想法,一旦败露出去,对我们必然会造成各方面都极为不利的局面,影响我们在国际事务上的主动权和声誉。说到底,这事情决不能败露,说得难听一点,要败露也不能在我手上败露,否则我这辈子就完蛋了。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和担心,我在出来前,专门慎重地请有关技术人员做了高级隐形处理,在纸面上刷了一层白色的隐形粉。一般只有行动局才这么干,因为他们要出境,有必要。但我觉得我此行的处境比出境还要可怕,还要险恶。我说过,我是个过度谨慎的人,因为长期过度的谨慎,我甚至已变得非常的沉默寡言,给人的感觉有点阴冷,吃不透。因此,下面人背后常叫我“地雷头头”。

  隐形粉在消氧水的化学作用下,会化成白烟消失,如同雪在阳光下会消融一样。伪装褪去,我的秘密任务成了白纸黑字,醒目而庄严地看着所长大人,看得所长神情陡然变得庄重十分。他问我要多少人,我伸出一个指头说:

  “就一个。”

  “就一个?”他又问道,“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我说:“首先必须是一个在数学科学研究中有突出建树的专家。”

  他掏出笔来记录,一边喃喃着:“必须是个数学家,这是一。”

  我说:“那么,二是要懂俄文,最好是在那边留过学的。”

  他说:“要懂俄文……还有吗?”

  我说:“政治上要绝对可靠。”

  他说:“这是三,四呢?”

  我说:“年龄不要太大,最好是中青年,单身汉更好。”

  他说:“这是四,五呢?”

  我说:“没有了。”

  他问:“就这些?”

  我说:“就这些。”

  他说:“总共四条,只要一个人。”

  我说:“是的,但我希望你能多提供一些候选人。”

  他问:“大致要多少?”

  我说:“难道你有很多?”

  他说:“十几个还是有的。”

  我说:“那让我都见见他们吧。”

  他问:“什么时候?”

  我说:“尽快。”

  他说:“最快也要明天了。”

  我说:“你晚上就去落实人员,通知到人头。明天上午8点半,我在这里恭候各位光临。”

  也许是我过于严肃了,也许是他过于紧张了,我们的谈话充满公事公干的味道,没有废话,没有幽默,没有轻松,没有客套,以至他走的时候,我们连个再见都没有道。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