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暗算》我争取用一年时间把它破了

处分决定下发的当天晚上,黄依依找到我,见面就责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处理王主任。我正不知怎样来发泄对她的火气,不想她自己找上门来,还神气活现的,一下激起了我的火爆脾气,我大声地呵斥她:

  “你还有脸来见我!”

  她说:“我怎么了?”

  我骂:“你自己心里知道!”

  她说:“我不知道!”声音有点要跟我一比高低似的,“文件上没说清你们为什么要处理他,只是说他‘道德品质恶劣,影响极坏’,这是指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是指我跟他的事,那我告诉你,这跟他无关,是我要跟他好的,你们要处理就处理我,别处理他。”

  我说:“你以为我们就听你的?”

  她说:“不是听我,而是听事实,你处理人总要根据事实吧,事实就是这样的。”

  我说:“事实是我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你招来,不是要你来给我们惹是生非的,而是希望你来挑起重担,建功立业!”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放低声音说:“如果你们还希望我来破译乌密,我就希望你们不要处理他。”

  我说:“你的意思是如果处理他,你就不破了?”

  她说:“我破不了。”

  我气得一下站起来,指着她鼻子,声厉色严地警告她:“黄依依,你别跟我玩文字游戏,现在我可以老实告诉你,处理老王就是因为跟你的事。之所以不处理你,是考虑到你在破译乌密。”我拿起处理老王的文件,朝她晃了晃:“如果你因此不想破了,那好,我马上去找首长,再一模一样地签发一份文件,只要把名字改一下,改成黄依依,然后你就跟他一道去灵山劳教所吧。”我越说越气,把文件揉成一团,朝她脸上丢过去:“你是什么人,上班才几天,701的东南西北都还分不清,就想耍大爷脾气,这种人我没见过,也不想见,你走吧!”

  她不走,也不跟我认错,只是沉默地坐着。我去外面转一圈回来,她还是没走,老地方坐着,甚至连姿势都没变一下。我心里气还没消,见了人,嘴里又是骂腔骂调的:“喊你走不走,是想跟我闹静坐?还要绝食吗?”

  她突然流出两行泪,但说话的声音依然没有一点哭腔,还是字正腔圆的。她说:“确实是我的错,是我……主动的,你跟组织上说一说,不要处理他好不好,我求你啦。”

  看着她缓缓滑下的两行泪,我的气开始消退,放低声音问她:“你真想救他?”

  她认真地点点头:“他确实是无辜的。”

  我说:“现在说无辜已经没有用,说救他还有办法。”

  她一下来劲地问:“什么办法?”

  我跟她卖关子:“就看你的。”

  她很聪明,马上破了我的关子,说:“看我能不能破译乌密?”

  我说:“对,只要你能在短时间内破掉乌密,你就是盖世英雄,然后你想把他怎么样都行,这我可以承诺的。”

  她问:“这个短时间是指多少时间?”

  我说:“在两国关系还是像现在这样紧张、这样微妙、这样前途未卜之前。”

  她听了,自言自语道:“这个之前?半年?不大可能。两年?太长了……”接着咬了咬牙,抬起头,决然地对我说:“我争取用一年时间把它破了!”

  说完,扬长而去。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