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兰的身世

2021年12月20日19:19:22读书笔记评论字数 3669阅读12分13秒

红楼梦》开篇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曾提到:“这政老爷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公子,名唤贾珠,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子,一病死了。”娶的妻是李纨,生的子即是指贾兰,冷子兴是王夫人陪房周瑞的女婿,说出来的话应该具有一定的可信度,既然如此言之凿凿,那么贾兰的身世又有什么可疑的呢?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1、赵姨娘的话里乾坤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封建宗法等级制度的严格规定,妾室生下子女,也还不是他们的合法母亲——正室夫人才是,也没有教育他们的权利,所以探春对赵姨娘从未叫过母亲而是称她作“姨娘”(贾环则另有说法),并且说“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这不是她的不懂礼法和毫无顾忌,而是宗法制度中的明确规定。也就是说,不管贾兰是否李纨亲生,并不影响李纨作为母亲,对贾兰的抚养权和教育权。因此从上述冷子兴的话中,更扩展到整部书中,都没有直接证据点明贾兰是李纨亲生,同样,在第四回,介绍李纨时,“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也是这个道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当然,仅凭此一项就说李纨不是贾兰生母简直形同儿戏,关于贾兰的身世,书中所涉极少,但有一处,马道婆妖法魇镇那一回,赵姨娘伙同马道婆,企图用魇魔法害死贾宝玉和王熙凤。她要害死王熙凤,是出于私怨,针对贾宝玉则是对贾政家私的觊觎,“你若果然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赵姨娘这个人糊涂、蠢,会无理取闹,但除非她糊涂到家,否则不会不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宗法制度最基本的一项原则——嫡长子继承制。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礼》曰:“嫡子死,传嫡孙。”《大明令·户令》也规定:“凡嫡庶子男,除有官荫袭,先尽嫡长子孙……”这就明确规定了,假如贾兰的身份确凿无疑,那么作为嫡长子嫡长孙,他的继承顺位不仅在贾环之前,更是直接越过了嫡次子贾宝玉,乃是名正言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这在历史上并非孤例,明太祖朱元璋就是把他的皇位传给嫡长孙朱允炆,而不是四子朱棣,也正是基于“长嫡承统,万世正法”的认识。赵姨娘在这里选择性遗忘贾兰,只对宝玉一人下手,应该不是她的认识不到位,而是出于对贾兰并非嫡出身份的基本判断。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另一方面,贾兰的身份既如此贵重,但书中对他着墨很少,连贾环都知道用烛油去烫宝玉,但贾兰愣是没戏,无非是问安贾赦,给宝玉敬贺生日,这样的场合,他也只是个影子,泯然众人,依礼而行,出入总与贾环相伴,没有多少特别的故事。如此种种,恐怕不是一句“有教养的大家公子”所能解释明白的。在第二十二回,贾府众人元宵节制灯谜,那般隆重的场合,竟然谁都不曾留意到这个孩子的缺席,反而要贾政想起来,才派人去接。李纨作为贾兰的合法母亲,全书中几乎没有过亲子时刻,与宝玉动不动就在祖母和母亲怀里打滚撒娇相比,他们相敬如宾有余,而不像是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说是一个客气礼貌而又疏离的亲戚长辈都不为过。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假设以上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贾兰真正的生母又是谁呢?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2、贾珠也是贾“诛”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要说贾兰,必有一人是绕不开的,那就是贾珠。贾府说到底只是勋贵,所谓勋贵,就是皇帝花钱养着,在地方上耍耍威风可以,但想染指真正的权力则不可能,一旦袭爵结束,失去了财富来源,那时候大不了就是个土财主,想要另寻出路,唯一的可能,还是要走正规途径,科举入仕,进入文官系统,实现家道中兴。在这一方面,林如海做了最好的榜样,同样是世家,出息了一个林如海,成功转型,从此前途一片光明。这个道理,贾政明白,贾母更清楚,所以在为他选择儿媳时,并没有看上嫁妆丰厚的王熙凤,而是选择了出身书香门第的李纨。贾珠原也算不孚众望,“十四岁进学”,进学就是中秀才,相比曾国藩连考七次才考中秀才、二十三岁进学,贾珠实在算是贾府难得的一个青年才俊,要不是早死,他应该会是贾家下一代进入宦途、平步青云的希望。冷子兴说他“一病死了”,这应该是贾府统一对外的口风,实则贾珠就是贾“诛”,诛杀的诛。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贾府里的公子哥儿,其实经常被打骂,大概一是没本事,二是没本事还不自律。比如贾琏只是因为没从石呆子那儿夺得扇子,就被贾赦“操起家伙,没头没脑地就混打了一顿”,以至于平儿要向宝钗讨金疮药。贾蓉因为在清虚观偷了会儿懒,就被贾珍当着众人的面,命小厮训他、啐他。而贾环、贾芹、贾蔷等,打骂也是司空见惯。贾家暴力教子是有传统的,倚老卖老的赖嬷嬷就曾说:“老爷小时,何曾像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呢?还有那边大老爷,虽然淘气,也没像你这扎窝子的样儿,也是天天打。还有东府里你珍哥儿的爷爷,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如此棍棒教育的结果,就是贾府里非正常死亡的男子,比如贾瑞、秦钟等,死因大多都是先被打,而后才“一病死了”,且都与风月有关。王夫人说过:“我何曾不知道管儿子,先时你珠大爷在,我是怎么样管他,难道我如今倒不知管儿子了?”由此可见贾珠身在其中,也不能独善其身。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贾珠的死因,贾府上下人等,自然是讳莫若深,但邢夫人无意间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稍稍透露出些许关键信息,闻之令人惊心动魄。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书中第四十七回,贾赦求纳鸳鸯不得,贾琏劝说邢夫人,邢夫人斥他道:“人家还替老子死呢,白说了几句,你就抱怨了。”她终究没有说出“人家”是谁,但贾琏是大房这边的嫡长子(他被称作琏二爷则另有说法),邢夫人再昏庸,也不会用庶出的子弟来对照他。能与他比较的,地位相当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同为嫡长子的贾珠,一句“人家还替老子死呢”的背后,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往事。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我曾在其他小文中说过,“痛笞宝玉”只是“痛笞贾珠”的翻版,如今想来,越发地像是真的了,一样的排场,一样的手段,甚至连事因也有可能是如出一辙。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上一出打戏中,也即是可能发生的“痛笞贾珠”一节中,贾母应该是没有出面。因为贾政说到底只是儿子,只要贾母生气,贾政就得认罪,这是家族道德,没有是非,只有服从,服从是表示“孝”的一种方式,只要贾母在场,贾珠就用不着死。而说贾母当时压根儿不知情也不可信,在“痛笞宝玉”时,贾政就说过要“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如此疾言厉色之下,还是全家到齐、积极抢救,可见封锁消息基本不可能。联系邢夫人那一句惊人之语,私心揣度,也许这一切正是在贾母的首肯和默许下,悄然而有序地进行着,也只有这样,才符合“替老子死”这句话的原意。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贾府落到了贾珠不死,贾政就得死,还有被抄以至全府倾覆的可能,暂不可考。但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孝顺知礼,学业有成,功名在望,在其他方面并无过犯,似乎也只会在“情”字上犯了严重错误,而贾兰也许正是这个错误产生的结果,联系到王夫人在以后漫长岁月里异常的举止,其实这也并非绝无可能。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3、王夫人的举止和贾兰的结局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贾政的正室王夫人是第一无趣之人,情偏性执,连打牌都不会,还要鸳鸯替她打,最大的爱好就是把长得好看的女子统统撵出去,一怒死金钏,再怒死晴雯、死司棋,出四儿、芳官等于家。其实细数来,她们并无什么过错,只是因为长得好看,便与她势不两立。在对待李纨、贾兰的态度上,相比于宝玉的事无巨细,前八十回里,基本找不到她与亲孙子的任何互动,唯一一次管过贾兰的事情,还是在抄检大观园时顺带把他的奶娘赶出去了,本性不改,偏执到了近似病态的程度。但看她的出身,出自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薛姨妈之姐、王熙凤的姑母,分明又是个千金小姐的体统,所生二子一女,还有亲自抚养长大的探春,都是不俗之人,在与贾政的两个侍妾相处上,也并不小家子气,能创造条件安排她们履行自己的义务,因此贾政才能经常宿在赵姨娘房里。性格反差如此之大,不得不让人怀疑究竟是天性使然,还是因为贾珠之死给她留下了难以消除的心病?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其实留下心病的又何止是她一人?回到痛打宝玉的情节段来,王夫人搂着宝玉痛哭贾珠,引得李纨也大哭,李纨一哭,贾政听了,泪水“更似滚瓜一样滚下来”,完全是失控的表现。在这里不要小看了传统士大夫的隐忍坚硬之心,有的时候不能把他们当作普通人视之。贾政做为传统士大夫型人格,一生都在维持自己的外在形象,如果不是触碰到心中最痛的那部分,他完全可以控制得住,而不至于在家人、晚辈、门客面前如此失态。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最后提一下贾兰的结局,因为篇幅有限,只能略提一二。依着“红楼梦”曲子《晚韶华》里写的,“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头戴簪缨”、“胸悬金印”、“黄泉路近”、“将相”、“虚名儿”所指都是贾兰,暗指他将来应该会在沙场立功,又死于沙场。第二十六回、第七十五回书有贾兰、贾环等人演习骑射的桥段,似是有所指,而宝玉当时对他言道:“把牙栽了,那时才不演呢。”谁知道竟是一语成谶。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李纨的一生,接受的是“以理自守”的封建礼教严格约束,没有受“老来贫”,也没有早死,但从夫不得、从子不能,成了一名无依无靠的老寡妇,在精神上丧失了任何安慰,只有冰冷的贞节牌坊相伴,最终成为人们的谈笑资料。这就是曹雪芹的手笔,他对世间,哪有半点留恋之情!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至于程高续本中对李纨、贾兰的描述,与曹公的本意,大相径庭,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真真可笑极了,不说也罢。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全文完)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459.html
红楼梦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红楼梦

红楼梦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
红楼梦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红楼梦

红楼梦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诗云 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 却说封肃因听见公差传唤,忙出来陪笑启问.那些人只嚷:“快请出甄爷来!"封肃忙陪笑道:“小人姓封,并不姓甄.只有当日小婿姓甄,今已...
红楼梦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红楼梦

红楼梦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却说雨村忙回头看时,不是别人,乃是当日同僚一案参革的号张如圭者.他本系此地人,革后家居,今打听得都中奏准起复旧员之信,他便四下里寻情找门路,忽遇见雨村,故忙道喜.二人见了礼,张如圭便将此信告诉雨村,雨...
红楼梦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红楼梦

红楼梦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却说黛玉同姊妹们至王夫人处,见王夫人与兄嫂处的来使计议家务,又说姨母家遭人命官司等语.因见王夫人事情冗杂,姊妹们遂出来,至寡嫂李氏房中来了. 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
红楼梦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红楼梦

红楼梦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四回中既将薛家母子在荣府内寄居等事略已表明,此回则暂不能写矣. 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
红楼梦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红楼梦

红楼梦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侞名,心中自是纳闷,又不好细问.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呷了两口,遂起身整衣.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沾湿,唬的忙退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