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奇鸟行状录》第38章 肉豆蔻与肉桂

猫全身——从脸到秃尾巴尖——到处沾满于泥巴。毛卷起来了,一个球一个球的。看样子是在哪里脏地上长时间打滚来着。我抱起兴奋得喉咙咕咕直响的猫,全身上下细细检查一番。多少显得憔悴,此外无论脸形体形还是毛色都与最后见时没甚不同。眼睛闪闪动人,亦无伤痕。怎么看都不像是差不多离家一年的猫,就像在哪里游逛一夜刚刚回来。

我在檐廓把从自选商场买来的生青箭鱼片放过盘子喂猫。猫看来饿了,大口猛吃,眨眼间就把生鱼片一扫而光。我从洗碗地架下面找来猫喝水用的深底碟,装满水给它,这也差不多喝个精光。好歹喘了口气后,舔了一阵子脏乎乎的身子。舔着舔着突然想起似地来我这儿爬上膝头,将前肢缩到肚子底下,脸藏在秃尾巴里睡着,起始声音很大,后来小了,不久彻底没了戒心,酣睡如泥。我坐在阳光暖洋洋的檐廊里,手指轻轻摸猫,生怕弄醒。说实话,由于身边怪事迭出,也没怎么想起猫的丢失。但这样在膝头拢着小小的软乎乎的生灵,看它这副无条件依赖我的睡相,心头不由一阵热。我手按在猫的胸口,试探它心脏的跳动。跳得又轻又快。但也还是同我心脏一样,一丝不苟地持续记录与其身体相应的生命历程。

猫到底在哪里干什么了呢?为什么现在突然返回?我琢磨不出。若是能问问猫就好了——一年来你究竟在哪里?在那里干什么了?你失却的时间痕迹留在什么地方了……

我拿来一个旧坐垫,把猫放在上面。猫身子瘫软软的,如洗涤物。抱起时猫眼睁了条缝,小小地张开嘴,没吭声。猫在坐垫上摩摩拳掌换个姿势,伸下懒腰又睡了过去。如此确认好后,我进厨房归拢刚买回的食品。豆腐、青菜、鱼整理好放进冰箱。不放心地往檐廊觑了一眼,猫仍以同样姿势睡着。由于眼神有地方像久美子哥哥,遂开玩笑称其为绵谷升,并非正式名字。我和久美子没给猫取名,竟那样过去六年之多。

不过,纵是半开玩笑,“绵谷升”这个称呼也实在不够确切。因为六年时间里真正的绵谷升已变得形象高大起来,已不能把那样的名字强加给我们的猫。应该趁猫没再离开这里时为它取个名字。越快越好。且以尽可能单纯的、具体的、现实的为佳,以眼可看手可触者为上。需要的是将大凡与“绵谷升”这一名称有关的记忆、影响和意味清除干净。

我撤下鱼盘。盘彻底洗过擦过一般闪闪发光。估计鱼片相当可口。我为自己正好在猫回家时买来青箭鱼感到高兴。无论对我还是对猪,都似乎是值得祝福的吉兆。不妨给猫取名为青箭。我摸着猫的耳后告诉它:你再也不是什么绵谷升而是青箭。如果可能,真想大声向全世界宣告一遍。

我在檐廊挨猫看书看到傍晚。猫睡得很深很熟,活像要捞回什么。喘息声如远处风箱一样平静,身体随之慢慢一上一下。我时而神手碰一下它暖暖的身体,确认猫果真是在这里。伸出手可以触及什么,可以感觉到某种温煦,这委实令人快意。我已有很长期间——自己都没意识到——失却了这样的感触。

第二天早青箭也没有消失。睁眼醒来,猫在我身旁直挺挺伸长四肢,侧身睡得正香。看来夜里醒来后它自己仔仔细细舔了一遍身体,泥巴和毛球荡然无存,外表几乎一如往日。原本就是毛色好看的猫。我抱了一会责箭,喂了它早餐,换了饮用水。而后从稍离开它的地方试着叫它“青箭”。第三遍猫才往这边转过脸低低应了一声。

我需要开始自己新的一天。冲了淋浴,熨烫刚洗过的衬衫,穿上棉布裤,蹬上新便鞋。天空迷臻,阴得没有层次。但不太冷,便只穿件厚点的毛衣,没穿风衣。我坐电车从新宿站下来,穿过地下通道步行至西口广场,坐在常坐的那条长椅上。

那女子是3点钟出现的。看到我,没怎么显得吃惊;我见她走近也没特别诧异。简直像早已约定在此见面似的,两人都没寒暄,我只是稍微扬了下脸,她仅朝我约略歪了下唇。她身穿甚有春天气息的橙色布上衣,黄玉色紧身裙。耳上两个小巧的金饰。她在我身旁坐下,默默吸了支烟。她像往常一样从手袋掏出长过滤嘴弗吉尼亚,衔在嘴上,用细长的金打火机点燃。这回到底没劝我。女子若有所思地悄然吸了两三口,便像试验今日万有引力情况一下子扔在地上。而后说了句“随我来”,欠身立起。我踩灭烟头,顺从地跟在后面。她扬手叫住一辆过路的出租车,钻进去。我坐在旁边。她以分外清澈的语声向司机告以青山地址。出租车穿过混杂的路面开上青山大街,这时间她一次口也没开。我则眼望窗外东京景致。从新宿西口到青山之间建了几座以前不曾看过的新楼。女子从手袋拿出手册,用小小的金圆珠笔往本上写着什么。时而确认什么似地觑一眼表。是手阈样金表。她身上的小东西看上去大多都是金制。或者说无论什么只要一沾她身就瞬间成金不成?

她把我领进表参道旁一家名牌服装专门店,为我选了两套西装。青灰色一套暗绿色一套,衣料都很薄。穿它去律师事务所式样显然不合适,但胳膊一送衣袖就知是高档货。她没做任何解释。我也不求其解释,只管言听计从。这使我记起学生时代看过的《艺术电影》中一个镜头。那部电影始终鞭挞情况说明。视说明为损坏客观性的弊端。那或许不失为一种想法一种见解。只是自己作为活生生的人实际置身其间,则觉得相当奇妙。我基本属于标准体型,无须修正尺寸,只调整衣袖裤筒长度即可。她为两套西装分别选配三件衬衣三条领带。还挑了两条皮带,袜子也一气拣了半打。用信用卡付罢款,叫店里送往我的住处。大概她脑海里早已有了我应怎样穿怎样的衣服的清晰图像,选择几乎没花时间。我即使在文具店选择铅笔擦也还多少花些时间的。我不能不承认她在西装方面具有绝对出类拔萃的审美力。她几乎信手拈来般挑出的衬衣领带,颜色花纹简直浑然天成,搭配非比寻常,仿佛几番深思熟虑的结果。

之后把我领进鞋店,买了两双同西装相宜的皮鞋。这也几乎没花时间。付款同样用信用卡,同样叫送到我家去。我想无非两双鞋,大可不必特意让人送货上门。想必这是她习惯性做法。挑选当机立断,付款用信用卡,让人送货上门。

接下去我们去的是钟表店,重复同一程序。她根据西装为我买了配有鳄鱼皮表带的式样流洒而典雅的手表。同样没花什么时间。价钱大概五六万之间。我一直戴廉价塑料表,似乎不甚合她的意。手表她到底没让送去。店员包装好,她默默递过。

再往下带我去了男女通用美容院。里面相当宽敞,地板光闪闪同舞厅无异,满墙都是大镜子。椅子共十五六把,美容师们或拿剪刀或拿发刷如被操纵的木偶四下走来走去。盆栽观叶植物点缀各处,天花板黑漆漆的扩音器中低音淌出吉斯·查理德不无饶舌的钢琴独奏曲。看样子来之前她已从哪里约好,一进门我就被领去椅子坐定。她对一位大约认识的瘦削的男美容师如此这般指点一番。美容师一边看我镜中的脸——活像看一碗满满敷着一层芹菜梗的盖深饭——一边对女子指令—一点头称是。此人长相颇像年轻时的索尔仁尼琴。她对男子说“完时我回来”,遂快步出店。

理发时间里美容师几乎没有开口。只是将洗头时说句“这边请”动手洗时说声“失礼了”。趁美容师转去别处我不时伸手轻轻触摸右脸颊的痣。整面墙都是镜子,镜里很多人,我是其中一个。且我脸上有一块光鲜鲜的痣。但我并不觉得它难看亦不觉其污秽。它是我的一部分,我必须接受它。有时感觉出有谁的视线落在痣上。似乎有人看我映在镜中的痣。但镜中嘴脸过多,无法分辨到底何人看我。唯感觉其视线而已。

约30分钟理毕。辞去工作以来渐渐变长的我的头发重新变短。我坐在沙发上边听音乐边看并不想看的杂志。女子很快返回。看样子她对我的新发型还算满意。从钱夹抽出一张万元钞付罢款,将我领去外面站定,恰如平日查看猫似地把我从上到下细细端详一遍,以免留下什么缺憾。看来其原定计划是大体完成了。她觑一眼金表,发出不妨称为叹息的声音。时近7点。

“吃晚饭吧,”她说,“能吃?”

我早上只吃了一片炸面包,中午只吃了一个炸面圈。“能吧。”我回答。

她把我带进附近一家甚大利餐馆。这里她也不像是生客,我们被悄然让进里面一张安静的餐桌。她在椅子坐下,我坐在她对面。她叫我把裤袋里的东西统统掏出,我默默照办。我的客观性似乎与我分道扬镰,在别处访惶不定。若是能一下子找到我就好了,我想。裤袋没装什么像样的东西。钥匙掏出,手帕掏出,钱夹掏出,一并排在桌面。她兴致并不很大地注视片刻,拿起钱夹打开。里面仅有5,500元现金,此外无非电话卡、银行卡,区立游泳池入场证。没有罕见之物,没有任何必须闻气味量规格稍微摇晃浸到水里对光细瞧那等物件。她不动声色地全部还给我。

“明后天上街买一打手帕,一个新钱夹一个钥匙包。”她说,“这些自己可以选吧?对了,上次买内衣裤是什么时候?”

我想了想,却想不起来。我说想不起来。“我想不是最近。不过相对说来我是爱清净的人,就一个人生活而言算是勤洗勤换的…”

“反正各买一打新的来。”她以不容分说的口气道,像是不愿再多接触这个问题。我默默点头。

“拿收款条来钱可由我出。尽量买上等的。洗衣费也由我付,所以衬衣一旦上过身就送洗衣店去,明白?”

我再度点头。站前那家洗衣店老板听了笃定欢喜。可是,我略一沉吟,旋即从这足以通过表面张力贴在窗玻璃般简洁的连接词中挖出一长串煞有介事的词句:“可是,你何以专门为我购置成套的衣服且出钱给我理发甚至报销洗衣费呢?”

她没有回答。从手袋中取出长过滤嘴弗吉尼亚衔在嘴上。一个身腰颀长五官端正的男侍者不知从何处迅步赶来以训练有素的手势擦火柴将烟点了。擦火柴时声音甚为干脆,堪可促进食欲。其后他把晚餐菜谱递到我们面前。女子则不屑一顾,并说她也不大想听今天的特殊品种。“拿青菜色拉卷形面包白肉鱼来。稍淋一点调味汁,胡椒一点点。再来林碳酸水,别加冰。”我懒得看菜谱,便说也要同样的。男侍者一礼退下。我的客观性似乎仍未找到我。

“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心问问,不是说要如何如何,”我咬咬牙又问一次,“给我买这许多东西,对此我不是要说三道四。只是,事情难道重要得要费这样的操办要花这么多钱吗?”

依然不闻回声。

“纯属好奇心。”我重复一句。

还是没有回答。女子根本不理会我的发问,兀自饶有兴味地看墙上挂的油画。画是风景画,画的是意大利田园风光(我猜想)。上面有修剪得齐齐整整的松树,沿山坡坐落几处墙壁发红的农舍。农舍不大,但都叫人看着舒坦。里进住的是些什么样的人呢?大概是过地道生活的地道男女吧?应当没有人让莫名其妙的女人唐突地买西服买皮鞋买手表,没有人为把一口枯井弄到手而设法筹措一笔巨款。我是何等羡慕那些住在地道世界里的人们!只要可能,恨不能现在就钻进画里,想走进其中一户农舍喝上一杯然后宠辱皆忘他蒙头大睡。

不多工夫,男侍者走来在我和她面前各放一杯碳酸水。她在烟灰缸里熄掉烟。

“还有别的什么要问吗?”女子开口了。

“赤坂事务所那个小伙子,可是你的儿子?”我试着问。

“是的。”这回她应声回答。

“好像开不得口是吧?”

她点下头。说:“原先也不怎么说话的。但快六岁那年突然说不出话了,压根儿发不出声音。”

“那是有什么原因吧?”

她没予理睬。我思索别的问法。

“讲不得话,有事时怎么办呢?”

她略略蹩了下眉头。尽管不完全是充耳不闻,但仍好像没有回答的意思。

“他穿的衣服也一定是你从上到下挑选的吧?像给我做的一样。”

她说:“我只是不喜欢看到人们打扮得不伦不类罢了。那样我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起码想让我周围的人尽可能穿着得体些,打扮正确些,不管那部位看得见看不见。”

“那,对我的十二指肠可介意?”我开玩笑道。

“你十二指肠的形状有什么问题么?”她以一本正经的眼神盯视我问。我后悔不该开玩笑。

“我的十二指肠时下不存在任何问题,随便说说而已,比方说。”

她不无疑惑地凝视一会我的眼睛,大约是在思考我的十二指肠。

“所以,哪怕自己出钱也想让人穿得像那么回事,如此而已,不必放在心上。说到底是我个人爱好。我在生理上不堪忍受脏污的衣服。”

“如同耳朵敏感的音乐家忍受不了音阶错乱的音乐?”

“算是吧!”

“那么说,周围的人你都要给买衣服?这样买来买去的?”

“是吧。不过,并非有很多人在我周围。不是么?再看不顺眼,也木至于给全世界所有人买衣服嘛。”

“所谓事情总是有限度的。”

“算是吧。”

一会儿,色拉上来,我们吃着。调味汁果然只淋一点点,也就是几滴吧,指着数得过来。

“其他有什么想问的?”女子道。

“想知道你的名字。”我说,“或者说,还是要有个名字什么的好些吧。”

她不作声地咬了一阵子小萝卜。像误吃了什么辣得要命的东西时那样眉;聚起深深的皱纹。“我的名字你为什么需要呢?不至于给我写信的吧?名字那玩艺儿总的说来不是小事一桩?”

“问题是比如从背后叫你时,没名字不方便吧?”

她把餐叉放在盘子上,拿餐巾轻轻擦下嘴角。“倒也是。这点我从未想过。那种场合的确怕不方便。”她久久陷入沉思。这时间里我默默吞食色拉。“就是说,从背后叫我时需要个合适的名字对吧?”

“也就是吧。”

“那么,不是真名实姓也无妨吗?”

我点头。

“名字、名字……什么样名字好呢广她问。

“容易叫的简单些的就行。可能的话,最好是具体的、现实的、手可触目可见的东西,也容易记。”

“举例说?”

“例如我家的猫叫青箭。倒是昨天才取的……”

“青青,”她说出声来,像在确认声韵如何。而后目光盯在眼前的食盐胡椒一套小瓶上,俄顷扬起脸,“肉豆蔻。”她说。

“肉豆蔻?”

“突然浮上心来的。我看可以作我的名字,如果你不讨厌的话。”

“我倒无所谓……那,儿子怎么称呼呢?”

“肉桂。”

“荷兰芹、鼠尾草、迷迭香、果石龙刍、百里香……”我唱歌般说道。

“赤坂肉豆蔻和赤坂肉桂——蛮不错的嘛!”

若是知道我和这等人物——赤坂肉豆蔻和赤坡肉桂——打交道,笠原May恐怕又要目瞪口呆。嘿,拧发条鸟,你就不能和多少地道些的人打交道?为什么不能呢,笠原May,我也全然摸不着头脑。

“如此说来,大约一年前我和名叫加纳马尔他和加纳克里他的打交道来着。”我说,“我因此遭遇了种种怪事。如今倒哪个都不见了…”

肉豆蔻略点下头,没就此发表感想。

“消失到了哪里。”我无力地加上一句,“就像夏天的晨露。”或像黎明的星辰。

她用叉子把菊定样的菜叶送入口去。随即像蓦地想起往时一个约会,伸手拿杯喝了口水。

“那么,你怕是想知道那笔钱是怎么回事吧?前天你拿的那笔钱。嗯,不对?”

“非常想知道。”我说。

“说给你也可以的,只是说起来可能很长。”

“甜食上来前可以完吧?”

“恐怕很难。”赤坂肉豆蔻说。

赞(15)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