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奇鸟行状录》第43章 M接受的秘密治疗

  《神秘疗法侵蚀下的演艺界》——据《月刊XX》12月号

  (上文略)如此在演艺界成为一种时髦的神秘疗法,其消息大多数情况下是以口头传播的,有时还带有秘密组织色彩。

  这里有一位叫M的女演员,年龄三十三岁,约十年前在一部电视连续剧中被起用为配角获得承认以来,一直作为准主角演员活跃于影视界,六年前同一位经营具有相当规模的不动产公司的“青年实业家”结婚。最初两年婚姻生活可谓一帆风顺。丈夫工作顺利,她本人也作为演员留下了堪可欣慰的业绩。但后来丈夫由于以她名义作为副业经营的夜总会和妇女时装店不景气而开具空头支票,以致名义上使她负起债务包袱。M似乎一开始就对开店不很热心,而被致力于扩展事业规模的丈夫勉强说服。也有人认为是中了丈夫形同欺诈的计谋。况且同丈夫父母的不和以前就相当严重。

  由于这些缘由,夫妇间的纠纷开始成为传闻,不久发展成为分居。其后围绕债款处理由人调停,二年前终于正式协议离婚。那以后时间不长M出现抑郁症倾向,为跑医院过着几近退休的生活。据M所属演出公司有关人士介绍,离婚后她苦于严重的周期性妄想,而为此服用的安定剂破坏了身体健康,一时竟落到“再也无法继续演员生涯”的地步。“表演时的精神集中力失去了,肤色也衰退得惊人。本来人就认真,这个那个想得太多了,致使精神状态更加恶化。好在分手时金钱上处理得还可以,暂时不工作也生活得下去。”

  M同一位当过大臣的知名政治家的夫人有远亲关系,得到夫人不亚于亲生女儿的疼爱。二年前夫人给她介绍了一名女士。据说此女士只以数量极有限的上流社会人士为对象进行一种心灵治疗。在那位政治家夫人劝说下,M定期去女士那里治疗抑郁症,约持续一年时间。至于具体为怎样的治疗则不清楚。M对此绝口不提。但不管怎样,M的病情的确通过与女士的定期接触而朝好的方向发展,为期不长即可停止服用安定剂了。结果,身上异常浮肿尽消,头发全部长齐,容貌亦恢复如初。精神状态也已康复,可以逐步从事演员工作了。于是M不再前往治疗。

  不料今年10月间噩梦般的记忆开始淡化之际,一次——仅仅一次——M无端陷入一如从前的状态。偏巧几天后又有重大任务等着她。如此状态自然无法胜任。M同那位女士取得联系,请其施以同样的“治疗。”但那时女士已抽身不做了。

  “对不起,我已没那种资格没那种能力了。不过如果你肯绝对保密,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只是,哪怕如果向别人泄露一句,你都会遇上麻烦。明白吗?”

  于是她在某个场所被引见给了一个脸上有痣的男子。男子三十岁上下,见时一言未发。而其治疗效果却“好得难以置信”。M没提及当时支付的款额,但不难推定“咨询费”不会是个小数。

  以上是M向她所信赖的“极要好”的人讲述的谜一样的治疗情况。她在“一家宾馆”同一负责向导的年轻男子碰头,从地下VIP专用特别停车场乘上“漆黑漆黑的大轿车”前往治疗场所,这点毫无疑问。但关于实际治疗内容,则不得而知。

  M说:“那些人势力非同小可,我若言而无信,会遇上很大麻烦。”

  M去那里仅去过一次,那以来再未发作。对于治疗及那位谜一样的女士,不出所料,M拒绝直接接受采访。最知内情者认为,此“组织”大约避开演艺界方面的人,而以守口如瓶的政界财界人士为对象。因此从演艺界渠道得到的情况只以上这些。

赞(11)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