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鸟行状录》第50章 地下迷宫肉桂的两扇门

“那座公馆里有一部电脑,冈田先生。谁用的倒不清楚……”牛河说道。

晚间9点。我坐在厨房餐桌旁把听筒贴在耳朵上。

“有的。”我简短回答。

传来牛河抽鼻涕的声音。“我又照例调查了一下,知道可能有。当然,有电脑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如今对于从事时髦工作的人,电脑是必备之物,有也完全不足为奇。

“所以嘛冈田先生,咱们长话短说,由于那么一点原因,我想要是能利用那部电脑同您通讯该有多好。所以我才摸了下情况,见见这还真没那么简单。一般线路号码连接不上去,而且要一个个输入密码才能进行存取作业。没有密码休想开机,厉害厉害!”

我默然。

“喂喂,别把事想歪了,我也不是想钻进电脑或者想干什么坏事,这种权宜之计我可没设想过。光是使其发挥通讯功能都必须冲破如此重重封锁,想要从中调出情报来自然更非易事。所以,压根儿就没考虑要做什么手脚。我考虑的只不过是想通过它来实现久美子女士和您的对话。以前不是讲好了么,说要争取让您和久美子女士直接交谈。别看我这样,我也想方设法劝说久美子女士来着。对她说您已离家这么久了,老是没个交待也不好,长此以往冈田先生的人生也难免一节接一节脱轨。无论出于什么缘由,人也还是得面对面畅所欲言才行。否则必然产生误解,误解将使人不幸……

“可是久美子女士横竖都不肯点头。她说不打算跟您直接交谈,见面自不用说,电话交谈也不可能。她说她讨厌电话。懊,我也伤透脑筋,摇断了三寸不烂之舌,可人家决心坚硬,简直是千年岩石,如此下去必生鲜苔无疑。”

牛河停一会等待我的反应。我依然一言未发。

“当然喽,我也不可能给她那么一说就道一声‘是吗,明白了,’而轻易败下阵来。若是那样肯定给绵谷升先生骂得一塌糊涂。对方是岩石也罢土墙也罢,反正死活得找出个折衷点来……我就是干这个的嘛。对,折衷点!电冰箱买不成也要买根冰棍回去,就这种精神。这么着,我就抓耳挠腮另思良策。其实人这东西什么都能想个差不多。想着想着,就连我这不入流的半黑不明的脑袋里都像云间星斗一闪浮出一条妙计:对了,利用电脑画面通话岂不可行!就是敲打键盘往画面上排字,这个您没问题吧?”

在法律事务所工作时我利用电脑搞过案例调查检索过委托人个人信息,通讯系统也用过。久美子在单位也应当使用来着。她编的自然食品杂志需将各种食品的营养分析和烹调法之类—一输入电脑。

“随处可见的普通电脑是不顶用,但使用我们这里和您那边的电脑,应该可以相当迅速地实现互通。久美子女士也说若是通过电脑画面和您说话也未尝不可——总算搞到了这个地步。这基本算是实际即时交谈,和对话差不许多。这就是我所能提供的最大限度的折衷点,微不足道的猴头智慧。如何?也许你不中意,可这都费了好多脑筋了。本来没这方面脑筋,勉为其难,够我受的。”

我默默把听筒换到左手。

“喂,冈田先生,您听着吗?”牛河不无担心地问。

“听着呢。”我回答。

“那好,一句话,只要把您那边电脑的通讯密码告诉我,马上就接上让您同久美子女士通话。尊意如何,冈田先生?”

“这里有几个实际难点。”我说。

“愿闻。”

“一个是无法确认通话对象是不是久美子。使用电脑画面对话,看不见对方的脸,也听不见声音,未必就没有人假装久美子敲打键盘。”

“言之有理。”牛河钦佩似地说,“我固然没想到那里,但作为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不是奉承,事情这东西—一怀疑是对的。我疑故我在。那,您看这么办怎么样——您最先问一个只有久美子女士才晓得的问题,如果对方答得上,就是久美子女士了。毕竟是一起生活多年的夫妻,只两人晓的事一两件总还是有的吧?”

牛河说的有道理。

“好吧。不过我还不知道那个密码,从没碰过那部电脑。”

据肉豆蔻说,肉桂已经把那电脑程序彻头彻尾做成了应用软件。他提高了电脑的固有设计功能,自己制作复杂的数据库,使程序密码化并巧妙做了手脚,以致别人无法轻易开启。肉桂以十个手指牢固控制和严密管理着这座具有三元次错综通路的地下迷宫。所有线路都被他系统性地刻人脑中,他只消动一下键盘即可沿捷径飞速到达任何自己喜欢的场所。然而不清内情的入侵者(即肉桂以外之人)要想走到特定信息地带就很可能在迷宫中摸索数月之久。何况到处都有报警装置和陷断。这是肉豆蔻告诉我的。其实“公馆”中的电脑并不很大,同赤坂事务所的差不多。但都已同其家里的母机联网,可以相互交换和处理信息。其中想必装满肉豆蔻肉佳工作上的机密,从顾客一览表到复杂的双重账簿。但我推测应当不止于此。

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肉桂和这电脑的关系实在过于密切。他常常关在自己小房间里弄来弄去。这是我从不时因为什么打开的门口一晃窥见的,而每次我都有一种类似窥看他人云雨场面的强烈的愧疚感。因为看上去他同那部电脑已难解难分地合为一体,动得甚是热情。他敲一阵子键盘,看一会画面显现的文字,或不满地扭扭嘴角,或时而微微一笑。有时候边想边慢悠悠一个一个击键,有时候则如钢琴手弹奏李斯特练习曲一般指下疾风骤雨。那样子他好像一边同电脑进行无声的对话,一边透过监视荧屏眺望另一世界的风光。而那对于肉桂是温馨而重要的景致。我不能不觉得他真正的现实恐怕不在这个地上世界而存在于那地不迷宫之中。或许在那个世界里肉桂才以光朗朗的语声慷慨陈词,才大声痛哭开怀大笑。

“从我这边不能使用你那里的电脑吗?”我问,“那样岂不就用不着存取密码了?”

“那不成。那样即使您那边的信息传到这里,这里也还是没有办法把信息送过去。关键在于开机密码。密码不解开就束手无策。无论用怎样的甜言蜜语,也不会给狼开门的。哪怕你敲门说‘你好啊!我是你的朋友小白兔’,没暗号也还是毫不客气地给你吃闭门羹。钢铁处女。”

牛河在电话另一端擦火柴点燃香烟。眼前于是浮现出他黄乎乎的里出外进的门牙,和松松垮垮的嘴角。

“密码是三个字:或是英文字母或是数字或是二者的组合。指示语出来后须在10秒钟内输入密码。若连错三次就要关机,警报响起。说是警报其实也并非‘笛笛’响声大作,而是一看足迹即可知晓有狼来过那样的玩艺儿。怎么样,巧妙至极吧?实际依序组合计算起来固然可以明白,问题是26个字母和10个数字相互组合的可能性几乎是无穷无尽的。不知道的人只能干瞪眼睛。”

我就此沉吟良久。

“喂,琢磨出来没有啊,冈田先生?”

第二天下午,(客人)乘肉桂开的梅塞迪斯·奔驰回去之后,我走进肉佳的小房间,坐在桌前打开电脑。监视荧屏上推出蓝幽幽的冷光,旋即列出两行字来:

本电脑操作需要密码,请在10秒内正确输入。

我打人事先准备好的三个英文字母:Z00

画面没开,警告声响起:密码非登录的密码,请在10秒内再次正确输入。

画面上开始倒读秒。我将字母换成大写,按原来顺序再次打入ZOO

然而反应仍是否定的:密码非登录的密码,请在10秒内再次正确输入,

若密码仍不正确,存取系统将自动关闭。

倒读秒开始。10秒。我试着将第一个字母Z变成大写,其余两个O变成小写。此乃最后一着。

ZOO

随即响起惬意的回声:所输密码正确,请从下列目录中选择。

继而画面闪开。我从肺腑中缓缓嘘出一口气。之后调整呼吸,将指示箭头依序找过一长列目录,选在特定“线路通讯”上。画面无声地推出通讯目录表。

请从下列目录中选择通讯方式。

我选在“相互通讯”上定住。

相互通讯的接收功能部分需要密码,

请在10秒内正确输入。

对于肉桂想必是一道重要的封锁线。为阻止手段高超的盗用者,只能在入口处严加设防。并且既是重要防线,所用密码也必然非同一般。我叩击键盘:SUB

画面未开。

密码非登录密码,请在10秒内正确输入。

开始倒读秒:10、9、8……我使用刚才的顺序,以大写开始,小写继之。

Sub

惬意之声响起:所输密码正确,请输入线路编码。

我抱臂盯视画面。不坏。我已连续打开肉桂迷宫的两扇门。实在不坏。动物园与潜水艇接下去我把存取系统的解除指令对死,画面拉回初始目录表,操作完了。而当我叩键令其暂时中止时,画面浮出几行字来:

若无其他指令,本次操作程序将自动记入外储存器。

若无此必要,请选用“不储存”指令。

我按牛河意见,选择“不储存”。

本次操作程序不记入外储存器。

画面静静逝去。我用手指抹了把额上的汗。将键盘和鼠规小心放回原来位置(也许偏离2厘米)后,我离开已经变冷的监视荧屏。

网站地址:https://yuxinyouhuan.com
本文地址:https://yuxinyouhuan.com/361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2日 下午2:07
下一篇 2022年5月22日 下午2:0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