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在假设中找到的温情

开始的时候是不屑看这本小书的,不就是杜撰了一个个出人意外的结果么?对于我这种功利主义者,若在现实中得不到应用,还是觉得差强人意。但必须承认,欧亨利还是会讲故事的人,没有过多的赘语,表达简单明了,精心铺设的情节却成为了另一个出乎意料的故事前提。有人讲,欧亨利是一个温情主义者,可是,读得越深入,发现所有的故事,都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故事”这个概念,仿佛世界顿时化成清净、平等,只剩下故事的主角,所有的故事都是圆满的,诙谐的,但是这种“故事感”带来的非现实感却变成了一种虚假的假设。那小说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如果小说是一种假设,我们在欣赏一段假设是为了满足自我设想的圆满?还是为了在别人的故事中找到一份相似感?


 

有了问题,阅读就变成了找答案的过程。

谈感情,最为经典的莫过于《麦琪的礼物》。

别人家谈情说话的描写摄心入魂魄,心路十八弯,但是在小说里我什么都不读到,甚至没有太多的情节交代,只是知道那两个相爱的人为了彼此的礼物在认真地准备,用爱心换取心爱。其实,爱情最伟大的不是为你生为你死,而是点缀在日常的生活中,每天的油米柴醋,就是让人不断想要丢弃却又念念叨叨的日子。而在这些粗茶淡饭中却得到了生活的实际意义,换取了生活的真实价值。在爱你的过程中,懂得了什么是爱。多么深刻的命题作文,欧亨利却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来了,只字未说爱,却把爱剖析了遍。

图片


 

谈人性,读《两个感恩节的绅士》。

为了彼此的“面子”而保留了真相,扮演了别人眼中的真实的样子,却最终还是走向医院:一个撑着吃饱的肚子不肯放弃一顿晚餐,继续塞;一个饿着肚子强装富人请人吃饭,继续装。“太饿”“太饱”是两个极限,“要”“不要”都是人生中的两个极限,但是为了谋求面子,为了很多看起来很美的理由,我们努力在真实上面安上了面具,只是为了让你看到一个你想要的我。

谈活着,读《最后的常春藤叶》。

老贝尔曼的一生穷困潦倒,毕生唯一的成就就是画出了那片挽救了一场生命的常春藤叶。女主角琼珊在病后消极而颓废的生命观的引导下,把活着的想法寄托在那些窗外的春藤叶上,若是树叶掉了,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一片画出来的叶子从萧瑟的冬天绿到了春天,带给她生命的转机。真正伟大的画家应该是能够把画画融入生活,带给生活美满,真正的活着是悟出了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境界。

图片


跳出小说再看小说,突然能够感受到文学究竟要带给人们的是什么。作者想要嘲讽的不是故事的主角,不是故事中表达的事,而是我们人性中的残缺。想要赞美的事不是人世间的智慧,而是人性中的美德。在复杂的人性中解读,带着些戏谑,带着点嘲讽,带着点对世界变好的奢望,把文字拼凑成故事,把道理渗透在故事里,把故事四处传诵,只是为了在读故事的你能够懂得这些道理。

图片


一人一世界,每个人读书会有不同的境界,不同的感悟,或深或浅,亦真亦假。但这次阅读之于我有些奇特,读着读着却是我卸下傲慢心理的过程。所谓读书使人明理,讲得大概是这个吧。

赞(0)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