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常春藤叶《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2022年5月12日11:29:24欧亨利短篇小说集最后的常春藤叶《欧亨利短篇小说集》已关闭评论字数 4426阅读14分45秒

又译:最后一片叶子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在华盛顿广场西面的一个小区里,街道仿佛发了狂似地,分成了许多叫做“巷子”的小胡同。这些“巷子”形成许多奇特的角度和曲线。一条街本身往往交叉一两回。有一次,一个艺术家发现这条街有它可贵之处。如果一个商人去收颜料、纸张和画布的帐款,在这条街上转弯抹角、大兜圈子的时候,突然碰上一文钱也没收到,空手而回的他自己,那才有意思呢!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因此,搞艺术的人不久都到这个古色古香的格林威治村①来了。他们逛来逛去,寻找朝北的窗户,十八世纪的三角墙,荷兰式的阁楼,以及低廉的房租。接着,他们又从六马路买来了一些锡鑞杯子和一两只烘锅,组成了一个“艺术区”。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①格林威治村:美国纽约市西区的一个地名,住在这里的多半是作家、艺术家等。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苏艾和琼珊在一座矮墩墩的三层砖屋的顶楼设立了她们的画室。“琼珊”是琼娜的昵称。两人一个是从缅因州来的;另一个的家乡是加利福尼亚州。她们是在八马路上一家“德尔蒙尼戈饭馆”里吃客饭时碰到的,彼此一谈,发现她们对于艺术、饮食、衣著的口味十分相投,结果便联合租下了那间画室。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那是五月间的事。到了十一月,一个冷酷无情,肉眼看不见,医生管他叫“肺炎”的不速之客,在艺术区里潜蹑着,用他的冰冷的手指这儿碰碰那儿摸摸。在广场的东面,这个坏家伙明目张胆地走动着,每闯一次祸,受害的人总有几十个。但是,在这错综复杂,狭窄而苔藓遍地的“巷子”里,他的脚步却放慢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肺炎先生”并不是你们所谓的扶弱济困的老绅士。一个弱小的女人,已经被加利福尼亚的西风吹得没有什么血色了,当然经不起那个有着红拳头,气吁吁的老家伙的赏识。但他竟然打击了琼珊;她躺在那张漆过的铁床上,一动也不动,望着荷兰式小窗外对面砖屋的墙壁。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一天早晨,那位忙碌的医生扬扬他那蓬松的灰眉毛,招呼苏艾到过道上去。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依我看,她的病只有一成希望。”他说,一面把体温表里的水银甩下去。“那一成希望在于她自己要不要活下去。人们不想活,情愿照顾殡仪馆的生意,这种精神状态使医药一筹莫展。你的这位小姐满肚子以为自己不会好了。她有什么心事吗?”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她——她希望有一天能去画那不勒斯海湾。”苏艾说。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绘画?——别扯淡了!她心里有没有值得想两次的事情——比如说,男人?”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男人?”苏艾象吹小口琴似地哼了一声说。“难道男人值得——别说啦,不,大夫;根本没有那种事。”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那么,一定是身体虚弱的关系。”医生说。“我一定尽我所知,用科学所能达到的一切方法来治疗她。可是每逢我的病人开始盘算有多少辆马车送他出殡的时候,我就得把医药的治疗力量减去百分之五十。要是你能使她对冬季大衣的袖子式样发生兴趣,提出一个问题,我就可以保证,她恢复的机会准能从十分之一提高到五分之一。”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医生离去之后,苏艾到工作室里哭了一场,把一张日本纸餐巾擦得一团糟。然后,她拿起画板,吹着拉格泰姆音乐调子,昂首阔步地走进琼珊的房间。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琼珊躺在被窝里,脸朝着窗口,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苏艾以为她睡着了,赶紧不吹口哨。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她架好画板,开始替杂志社画一幅短篇小说的钢笔画插图。青年画家不得不以杂志小说的插图来铺平通向艺术的道路,而这些小说则是青年作家为了铺平文学道路而创作的。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苏艾正为小说里的主角,一个爱达荷州的牧人,画上一条在马匹展览会里穿的漂亮的马裤和一片单眼镜,忽然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重复了几遍。她赶紧走到床边。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琼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望着窗外,在计数——倒数上来。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十二。”她说,过了一会儿,又说“十一”;接着是“十”、“九”;再接着是几乎连在一起的“八”和“七”。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苏艾关切地向窗外望去。有什么可数的呢?外面见到的只是一个空荡荡、阴沉沉的院子,和二十英尺外的一幢砖屋的墙壁。一株极老极老的常春藤,纠结的根已经枯萎,攀在半墙上。秋季的寒风把藤上的叶子差不多全吹落了,只剩下几根几乎是光秃秃的藤枝依附在那堵松动残缺的砖墙上。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怎么回事,亲爱的?”苏艾问道。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六。”琼珊说,声音低得象是耳语。“它们现在掉得快些了。三天前差不多有一百片。数得我头昏眼花。现在可容易了。喏,又掉了一片。只剩下五片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五片什么,亲爱的?告诉你的苏艾。”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叶子。常春藤上的叶子。等最后一片掉落下来,我也得去了。三天前我就知道了。难道大夫没有告诉你吗?”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哟,我从没听到这样荒唐的话。”苏艾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数落她说。“老藤叶同你的病有什么相干?你一向很喜欢那株常春藤,得啦,你这淘气的姑娘。别发傻啦。我倒忘了,大夫今早晨告诉我,你很快康复的机会是——让我想想,他是怎么说的——他说你好的希望是十比一!哟,那几乎跟我们在纽约搭街车或者走过一幢新房子的工地一样,碰到意外的时候很少。现在喝一点儿汤吧。让苏艾继续画图,好卖给编辑先生,换了钱给她的病孩子买点儿红葡萄酒,也买些猪排填填她自己的馋嘴。”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你不用再买什么酒啦。”琼珊说,仍然凝视着窗外。“又掉了一片。不,我不要喝汤。只剩四片了。我希望在天黑之前看到最后的藤叶飘落下来。那时候我也该去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琼珊,亲爱的,”苏艾弯着身子对她说,“你能不能答应我,在我画完之前,别睁开眼睛,别瞧窗外?那些图画我明天得交。我需要光线,不然我早就把窗帘拉下来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你不能到另一间屋子里去画吗?”琼珊冷冷地问道。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我要呆在这儿,跟你在一起。”苏艾说。“而且我不喜欢你老盯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藤叶。”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你一画完就告诉我,”琼珊闭上眼睛说,她脸色惨白,静静地躺着,活象一尊倒塌下来的塑像,“因为我要看那最后的藤叶掉下来。我等得不耐烦了。也想得不耐烦了。我想摆脱一切,象一片可怜的、厌倦的藤叶,悠悠地往下飘,往下飘。”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你争取睡一会儿。”苏艾说。“我要去叫贝尔曼上来,替我做那个隐居的老矿工的模特儿。我去不了一分钟。在我回来之前,千万别动。”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老贝尔曼是住在楼下底层的一个画家。他年纪六十开外,有一把象米开朗琪罗的摩西雕像①上的胡子,从萨蒂尔②似的脑袋上顺着小鬼般的身体卷垂下来。贝尔曼在艺术界是个失意的人。他耍了四十年的画笔,还是同艺术女神隔有相当距离,连她的长袍的边缘都没有摸到。他老是说就要画一幅杰作,可是始终没有动手。除了偶尔涂抹一些商业画或广告画之外,几年来没有画过什么。他替“艺术区”里那些雇不起职业模特儿的青年艺术家充当模特儿,挣几个小钱。他喝杜松子酒总是过量,老是唠唠叨叨地谈着他未来的杰作。此外,他还是个暴躁的小老头儿,极端瞧不起别人的温情,却认为自己是保护楼上两个青年艺术家的看家凶狗。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①米开朗琪罗(1475~1564):意大利著名画家、雕塑家、诗人、建筑师。他在罗马教皇朱利二世的墓上雕刻了摩西像。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②萨蒂尔:希腊神话中半人半兽的森林之神,长着马耳马尾或羊角羊尾。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苏艾在楼下那间灯光黯淡的小屋子里找到了酒气扑人的贝尔曼。角落里的画架上绷着一幅空白的画布,它在那儿静候杰作的落笔,已经有了二十五年。她把琼珊的想法告诉了他,又说她多么担心,唯恐那个虚弱得象枯叶一般的琼珊抓不住她同世界的微弱牵连,真会撒手去世。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老贝尔曼的充血的眼睛老是迎风流泪,他对这种白痴般的想法大不以为然,连讽带刺地咆哮了一阵子。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什么话!”他嚷道。“难道世界上竟有这种傻子,因为可恶的藤叶落掉而想死?我活了一辈子也没有听到过这种怪事。不,我没有心思替你当那无聊的隐士模特儿。你怎么能让她脑袋里有这种傻念头呢?唉,可怜的小琼珊小姐。”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她病得很厉害,很虚弱,”苏艾说,“高烧烧得她疑神疑鬼,满脑袋都是希奇古怪的念头。好吧,贝尔曼先生,既然你不愿意替我当模特儿,我也不勉强了。我认得你这个可恶的老——老贫嘴。”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你真女人气!”贝尔曼嚷道。“谁说我不愿意?走吧。我跟你一起去。我已经说了半天,愿意替你效劳。天哪!象琼珊小姐那样好的人实在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害病。总有一天,我要画一幅杰作,那么我们都可以离开这里啦。天哪!是啊。”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他们上楼时,琼珊已经睡着了。苏艾把窗帘拉到窗槛上,做手势让贝尔曼到另一间屋子里去。他们在那儿担心地瞥着窗外的常春藤。接着,他们默默无言地对瞅了一会儿。寒雨夹着雪花下个不停。贝尔曼穿着一件蓝色的旧衬衫,坐在一口翻转过来的权充岩石的铁锅上,扮作隐居的矿工。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第二天早晨,苏艾睡了一个小时醒来的时候,看到琼珊睁着无神的眼睛,凝视着放下来的绿窗帘。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把窗帘拉上去,我要看。”她用微弱的声音命令着。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苏艾睏倦地照着做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可是,看哪!经过了漫漫长夜的风吹雨打,仍旧有一片常春藤的叶子贴在墙上。它是藤上最后的一叶了。靠近叶柄的颜色还是深绿的,但那据齿形的边缘已染上了枯败的黄色,它傲然挂在离地面二十来英尺的一根藤枝上面。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那是最后的一片叶子。”琼珊说。“我以为昨夜它一定会掉落的。我听到刮风的声音。它今天会脱落的,同时我也要死了。”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哎呀,哎呀!”苏艾把她睏倦的脸凑到枕边说,“如果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替我想想呀。我可怎么办呢?”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但是琼珊没有回答。一个准备走上神秘遥远的死亡道路的心灵,是全世界最寂寞、最悲凉的了。当她与尘世和友情之间的联系一片片地脱离时,那个玄想似乎更有力地掌握了她。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那一天总算熬了过去。黄昏时,她们看到墙上那片孤零零的藤叶仍旧依附在茎上。随夜晚同来的是北风的怒号,雨点不住地打在窗上,从荷兰式的低屋檐上倾泻下来。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天色刚明的时候,狠心的琼珊又吩咐把窗帘拉上去。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那片常春藤叶仍在墙上。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琼珊躺着对它看了很久。然后她喊苏艾,苏艾正在煤气炉上搅动给琼珊喝的鸡汤。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我真是一个坏姑娘,苏艾,”琼珊说,“冥冥中有什么使那最后的一片叶子不掉下来,启示了我过去是多么邪恶。不想活下去是个罪恶。现在请你拿些汤来,再弄一点掺葡萄酒的牛奶,再——等一下;先拿一面小镜子给我,用枕头替我垫垫高,我要坐起来看你煮东西。”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一小时后,她说: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苏艾,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去那不勒斯海湾写生。”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下午,医生来了,他离去时,苏艾找了个借口,跑到过道上。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好的希望有了五成。”医生抓住苏艾瘦小的、颤抖的手说。“只要好好护理,你会胜利的。现在我得去楼下看看另一个病人。他姓贝尔曼——据我所知,也是搞艺术的。也是肺炎。他上了年纪,身体虚弱,病势来得很猛。他可没有希望了,不过今天还是要把他送进医院,让他舒服些。”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第二天,医生对苏艾说:“她现在脱离危险了。你赢啦。现在只要营养和调理就行啦。”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那天下午,苏艾跑到床边,琼珊靠在那儿,心满意足地在织一条毫无用处的深蓝色肩巾,苏艾连枕头把她一把抱住。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我有些话要告诉你,小东西。”她说。“贝尔曼先生今天在医院里去世了。他害肺炎,只病了两天。头天早上,看门人在楼下的房间里发现他痛苦得要命。他的鞋子和衣服都湿透了,冰凉冰凉的。他们想不出,在那种凄风苦雨的夜里,他究竟是到什么地方去的。后来,他们找到了一盏还燃着的灯笼,一把从原来地方挪动过的梯子,还有几支散落的画笔,一块调色板,上面和了绿色和黄色的颜料,末了——看看窗外,亲爱的,看看墙上最后的一片叶子。你不是觉得纳闷,它为什么在风中不飘不动吗?啊,亲爱的,那是贝尔曼的杰作——那晚最后的一片叶子掉落时,他画在墙上的。”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3092.html
最后的常春藤叶 ——读《欧·亨利短篇小说选》有感 欧亨利短篇小说赏析

最后的常春藤叶 ——读《欧·亨利短篇小说选》有感

欧·亨利是美国杰出的小说家,他以新颖的构思,诙谐的语言,悬念突变的手法表现了二十世纪初期的美国社会,开辟了美国短篇小说的途径。他善于捕捉生活中令人啼笑又富有哲理的场景,因此被誉为“美国生活的百科全书”...
意外结局——读《欧亨利短篇小说集》有感 欧亨利短篇小说赏析

意外结局——读《欧亨利短篇小说集》有感

曾有人这么评价欧亨利的小说“即使你知道结局什么,你也永远想不到它会如何发生。“事实的确如此,然而欧亨利的魅力也在此处,他的每一句话都暗藏玄机,每一句话都为出乎意料的结局做了铺垫。因此在阅读只时,除了享...
用心爱生活——读《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有感 欧亨利短篇小说赏析

用心爱生活——读《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有感

欧•亨利说他是为面包而写作的,虽然欧•亨利是非常著名的作家。但是,他的生活确实非常拮据。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欧•亨利常常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命运,了解他们的处境和心态。虽然有时候他们会贫困、孤寂,但是他...
用爱和努力铸就生活的智慧——读《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有感 欧亨利短篇小说赏析

用爱和努力铸就生活的智慧——读《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有感

欧亨利是美国短篇小说家,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之一。看完《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这本书,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欧亨利式结尾。那些有血有肉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人物,在作者的笔下散发着人性的光辉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