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挪威的森林》:破青春迷雾,与光同尘!

《镜子》(一)
在心里竖一把镜子,
映出了别人,也认出了你,
你在镜子外边怎莫看人,
你也就必在镜里如何看你;
然而这一切所谓内裹的青篁,
在渐渐浮露于水面之后,
届时你再对着镜子回首,
照照里面——
是个什么模样!
挣扎待你若只得了遗憾,
便只是黄昏的红霞,
一丝不能的想象;
似如稻米在春风里遥想,
情愿听叮铃的飘荡!
——闻道书社《致象牙者诗》

 

《挪威的森林》

作者  村上春树,日本当代作家。出版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后,打破了日本文坛的沉寂,出现了“村上春树现象”。

青春的旅人犹如置身迷雾森林的独行者,在雾气缭绕到看不清前路的漫漫林中路上摸索前进。初时的新奇终究被弥漫的茫然与恐惧不安笼罩,有人迷失,也有人拨云散雾走出青春的路途。这是自我救赎的旅程,也是青春奏鸣的孤独之歌。
未读《挪威的森林》时,私以为是部色彩奇幻的抒情散文,可能高深又玄妙,适合在环境典雅的书社或咖啡厅手捧咖啡,细嗅书香,沉浸在书中;读罢才知晓,这是一部关于青春,关于伤痛,关于救赎的小说。抓住青春的尾巴,娓娓道来青春的风景与回忆,在迷途中踏出一条路来。

渡边彻的青春因为好友木月的死而出现一个空洞,“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逝者永远的存活在生者的回忆中,与生者共存,不老不死、生生不息。木月的青梅竹马女友——直子大受打击,本就脆弱的心灵更加千疮百孔。他们像深海中的溺水者,互相依偎,是彼此救生的浮木。直子努力挣脱木月死亡的阴影,可心理堡垒还是因为二人密不可分的关系,对姐姐的死亡记忆,以及对现实社会的无所适从而逐渐分崩离析,渡边彻和疗养院中玲子给予的爱情与友情的温暖终究敌不过她内心的严寒,在幽暗的森林结束了自己的青春。是一种解脱,也是在迷失中的沉沦。

渡边彻在自我救赎中一直保留自己的坚持与追求,在清醒的认知中保护自己,舔舐伤口,缝补破碎的心灵空洞。他极力关心所爱,不困于无益的社会关系,在混沌的社会环境中保留自己的理解与偏执,慢慢实现社会与个人的和谐;他坦诚,对人对事甚至对爱与不爱,坦坦荡荡;他追求纯真,也因此吸引了一些性格各异的人。拥有男孩纯真的木月,带有少年憧憬光环的初美,执着自己追求的敢死队,都有独特的纯净,是渡边欣赏的人们。而青睐渡边的人,道德缺乏但目标坚定的永泽,活泼灵动但渴望爱的绿子,富有经历的玲子,都在他青春迷途中向他提供过帮助,他不断丰富对世界的认知,疗愈自己孤独青春中面对过的好友和爱人的死亡伤痛及前行迷惘,跌跌撞撞走出条路。
挪威的森林

现实主义的风格贯穿始终,读罢回味悠长。在“我”单方的叙述中展现的青春真实风景,夹杂着略微生涩但不羞涩的恋爱,每日寻常熟悉的起居生活,灯红酒绿的社交,仿若能够身临其境;具有青春哀思的同时又不妨对身心健康的关怀,对于木月、直子姐妹的死亡,警醒读者对青少年心理的关注与保护。

青春易逝,但记忆永存。青春的伤痛或许如鲠在喉,青春的孤独感觉无人可解,总要竭力去自我救赎,解开心灵的枷锁,以爱为武器,披荆斩棘,走出青春的迷雾森林,与光同尘。

 

分享到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