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爱情与孤独 | 《挪威的森林》赏析

《挪威的森林》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于1987年所著的一部长篇爱情小说。

 

故事讲述主角纠缠在情绪不稳定且患有精神疾病的直子和开朗活泼的小林绿子之间,展开了自我成长的旅程。

 

自该书在日本问世,截止2012年在日本共销出1500余万册。

 

 

村上春树,日本著名作家,生于京都,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三十岁登上文坛,曾获谷崎润一郎等文学奖项,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世界各地深具影响,现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客座教授。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村上春树以62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外国作家富豪榜第4位。

内容简介

渡边的第一个恋人直子原是他高中要好同学木月的女友,但后来木月自杀了,直子一人生活着。一年后,渡边同直子巧遇开始了交往,此时的直子已变得娴静腼腆,眸子里不时掠过一丝阴翳。直子20岁生日的晚上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几个月后直子来信说她住进一家远在深山里的精神疗养院。渡边前去探望时发现直子开始带有成熟女性的丰腴与娇美,还认识了和直子同一宿舍的玲子,在离开前渡边表示永远等待直子。

 

在一家小餐馆渡边结识了绿子,因为绿子问他借了《戏剧史II》的课堂笔记,以后就渐渐熟络。当绿子的父亲去世后,渡边开始与低年级的绿子交往。绿子同内向的直子截然相反,显得十分清纯活泼。

 

这期间,渡边内心十分苦闷彷徨。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缠绵的病情与柔情,一方面又难以抗拒绿子大胆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传来直子自杀的噩耗,渡边失魂落魄地四处徒步旅行。最后,在直子同房病友玲子的鼓励下,开始摸索此后的人生。

 

作品主题

(一)日常的世界

在小说的第二章,村上设定了两个机械地执行升旗任务的人。在村上笔下,这两个升旗手只有代号——“学生服”以及“中野学校”,其应该是和《挪威的森林》主题相关联的。“学生服”可以转喻学生,“中野学校”又直指培养日本间谍和特工的摇篮——“日本陆军中野学校”。至此,不难看出《挪威的森林》透着一种反战情绪以及对下一代的忧虑。

同时,既然日本这个国家一直存在着,晚间却不用升“国旗”,可见“国旗”也许并不是作为国家的象征而被升起的。同时,晚间也有很多人埋头工作,也可能说明“升旗仪式”不是给夜间工作的人看的。那白天“升旗”的目的是什么?包括这两个人在内的大多民众,恐怕是不会去深思这个问题的。然而这个问题却成功引起了渡边的注意。在渡边等大学生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右翼大财阀打着国家的旗号,绑架大学、蒙骗大学生罢了。结合当时的日本国情,越南战争特需的影响和赤字国债的作用,使日本经济在1965年后实现战后历史上的第二次高速增长。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态势下,劳动力严重不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资本主义大财阀和高校合作,有了“产学协同体”一说。产学协同体说白了就是资本家剥削无产阶级,实现资本的增值的手段罢了。国旗也沦为傀儡般的存在,只要它每天正常升起,就表明资本家的资本在运作,无产阶级在经受着压迫。

其次,村上还为渡边设定了一个反常的舍友。他也只有代号——“突击队”。“突击队”在军事化部队中,是进攻的先锋的意思。村上将一心想通过画地图,进入国土地理院的突击队,设定成一开口说“地图”就口吃的人,无疑是带有嘲讽的意味在里面的。一提到“地图”就口吃,不是极其神圣的理想应该不会这样。但是进入国土地理院,是真的服务于自己的理想吗?还是被不明的势力所利用,比如说间接成为军队的排头兵,成为越战的工具?说到底,不会深度思考的人,是看不穿问题的本质的。然而在小说所描绘的“日常世界中”,这样的人自不在少数。

综上,基本可以总结出《挪威的森林》的日常世界的特征:世界依旧不安定,战争仍在持续,外有美帝的利诱,内有资本主义财阀的压迫,学校教育虚有其表,社会阶级分化。日常的世界是残酷的,渡边心中理想的社会只能在非日常的世界中得以呈现。

(二)非日常的世界

一方面,非日常世界的教育机制有别于日常世界。渡边回忆起中学时代直子就读的高中,这所渡边心目中的好学校是一个教会学校。这种类型的学校有什么特点呢?都知道教会学校的教育方针是以其宗教信仰为基础的,就基督教而言,它十分重视教育,早期基督教在教育方面的贡献,是对来自不同社会阶层和种族背景的人都一视同仁,男女平等接受教育。

另一方面,在非日常世界中,有一所名为“阿美寮”的疗养院,这是一个以自身方式运行的地方。这里的日常是祥和安定的,人们都能意识到并接纳自己的缺憾。同时能看到别人的不完整性,所以言行必小心,唯恐伤及他人。

三、死的空间

木月的死让渡边禁不住思考死和生的关系,一方面渡边知道,即便再如何深刻的思考,可能都无法揭开木月自杀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木月的死是个深刻的事实,又不得不引发自己的深刻思考。正因为此,死的空间对于渡边来说,就像一个实物一样,真实存在于自己的生命中了。确切的说,死的空间是寄生于生的空间的,只有生者的记忆能让它们运转。另一方面,死的空间又近乎是永恒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形式的永恒对于生者来说是极其可贵的,因为生者面临的世界是复杂多变的,甚至可以说生者本身也是不断变化的,所以在一个照理来说缺乏永恒的生的空间中,永恒的死的空间的植入,未尝不是件好事。

村上架构死的空間,其实还是想说清生的空间的事实。在这当中,需要有一个第三者作为媒介,而这个媒介就是主人公渡边。

四、两个空间、两个世界的交汇

在《挪威的森林》中,渡边应该算是一个握有特权的人,他可以通过回忆,连接生的空间和死的空间,也可以自由出入于现实世界和非现实世界。

基于非现实世界——“阿美寮”的规定:在里面疗养的人一旦出去,就不允许再回来。所以说这里面的人和外面的日常世界几乎是隔绝的状态。但是渡边作为日常世界的人,是可以自由进出阿美寮的,这样一来,渡边便成为了使者般的存在。

同时,再做进一步探究,从生死空间的层面来看,只要生者进入死的空间,就没有办法自行再从死的空间出来。相对的,从日常、非日常世界来看,非日常的世界的人一旦进入日常的世界,就不可以再回到非日常的世界。这样说来,日常世界从性质上来说,就等于死的空间。对于死的空间,渡边可以凭自己的记忆,使其获得永恒,从而将其纳为生命的一部分。那么,对于日常世界中的乱象,渡边又该如何释然呢?

通过渡边与绿子临终前的父亲(一个立于生死空间交接处的人)的对话分析,基本可以探明这样的道理:日常世界每个人行为都是受各自的动机驱使的,这些动机中包含了对正义和幸福的各项定义。在这一点上,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平等、自由的。当然,在这之中不可避免会有混乱产生,但命运之神也会将一切安排妥当。说到底,主管一切的永远只有命运,不是某股社会势力,更不是某个个体。因此,作为一个被牵引的对象,每一个人能做的也就是坚持自己的正义,随缘顺命。

赞(0)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