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用欣赏美的角度来看《挪威的森林》

读完《挪威的森林》,我最大的感受是舒服。

 

作者的语言很舒服,读起来通俗易懂,整个故事的发展、衔接也很顺畅。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中会谈到酒、衣食住行、音乐、平淡的生活等等。从他的文字里,我便发现,村上春树这个人不简单,知道的东西很多,描写的也很详细。我认为村上春树不仅是个作家,还是个生活家、美学家。他有自己独特的审美,有自己对生活的观察与热爱,所以在他的作品里才得以表现出来。

 

首先,《挪威的森林》里,有一种人间真实的生活气息,具有生活美。

关于酒,在《挪威的森林》里,渡边君爱喝酒,他和其他人聚在一块时,有时也会和大家一起喝上点酒。而酒的出现,带了一种真实的生活气息,让生活变得更有仪式感,也让整个故事增添了一些情调。据说是村上春树在当作家前,因为喜欢喝威士忌,还特意开了一个酒吧,所以在小说里,村上春树总爱提到威士忌。

 

关于音乐,在《挪威的森林》里,村上春树提到的曲目就有很多。我记得书中有一个场景是说玲子来找渡边,要给死去的直子举行一个不凄凉的葬礼。在这个场景里,铃子抱着吉他,弹奏了亨利·曼其尼的《心上人》、甲壳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拉威尔的《献给逝去公主的孔雀舞》、德彪西的《月光》、巴卡拉克的《靠近你》等等曲目献给死去的直子。除了这个场景外,书中还出现了许多的曲目。可见,村上春树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热爱音乐的人,所以才能在他的作品中的不同场景里,出现恰当切情的曲子,让故事场景的氛围增添了一些浪漫的气息。

 

酒与音乐都是具有生活气息的元素。大到门阀贵族,小到市井阶层,他们的生活都或多或少离不开酒与音乐。而且自古以来,酒与音乐就是一些文人雅士的生活必需品。对于酒,诗仙李白也不能免俗,在他的诗里也总爱提起酒。对于音乐,则是最能引人共情的,白居易在听琵琶女弹奏琵琶曲时,青衫湿,并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慨。在《挪威的森林》里,酒与音乐频繁的出现,赋予了作品生活气息,有一种人间烟火味。

 

其次,在《挪威的森林》里,有一种人物的个性美,人物性格真实且有特色。

 

通过书中渡边君的视角,我看到了娴静温柔的直子,头上总是别着发夹,仿佛她的背影时常出现在我眼前;我看到了美丽大方的初美,一举一动都那么动人,打台球也打得特别棒;我看到了聪明却又有些下流的永泽,他有努力上进(学习各种语言)的一面,却又有放纵自我(爱和女孩睡)的一面;我看到了活泼洒脱的绿子,她很善良懂事却又缺乏爱,因此把太多的事看的太透彻;(即使父亲不爱自己的女儿,她却仍会有孝心地,仔细照顾病危的父亲,在父亲去世后,也会慢慢独立坚强起来)我还看到了成熟稳重的玲子,她经历了生活的摧残和精神的磨难后,仍能重新拾回对音乐的热爱。

 

与人物有关的便是场景,在场景里,往往能塑造出人物的个性。而在《挪威的森林》里,有许多经典的场景,这些场景有一种震撼美,浪漫又深情。

 

在晾衣台,附近火灾突起,渡边和绿子坐在晾衣台上,他询问绿子是否要收拾东西,绿子表示不用。绿子说“死了就死了呗!”此时的他,书中这样写道“我看着绿子的眼睛,绿子也看着我的眼睛。她一下子把我弄晕了:不知她的话里多少成分是真,多少成分是假。我注视了她一会儿,渐渐地,开始觉得反正都无所谓。”最后,他却说“好,明白了,奉陪就是,陪你。”后来,绿子跑去下面,拿上坐垫、啤酒和吉他,他们两望着近处的黑烟喝起酒来,绿子还时不时弹着吉他唱起歌来。读到这一段时,我感觉很震撼,感觉在我的脑海里已慢慢的自动的涌现出了画面。在场景里,渡边和绿子一点儿也不在意火灾是否会殃及他们,反而营造出了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让我更震撼的是,后来空气似乎变得有些暧昧,而他们竟还忘情地接吻了,但我有些震惊的同时却又觉得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在绿子父亲死后,渡边去绿子家住,他们两之间有一段对话。书中是这样写的:“可爱极了,绿子。” “极了是怎么个程度?” “山崩海枯那样可爱。”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过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我很喜欢在这个场景中的这段对话,因为很暖心。绿子因为父亲的离世,忙于葬礼,很疲惫,也很难过。在葬礼处理好后,渡边住在绿子家,渡边抱着绿子,并主动对绿子说话,面对绿子的追问,渡边认真的回答了一番话,既是对她的安慰,又是对她所表达的爱意。

 

这两个我特别喜欢的场景,都是绿子和渡边在一块时发生的。在书里,我是很希望这两人能在一起的,只是不能如愿。因为作者在开头第一章,就已写道三十七岁的渡边(“我”)独自前往德国了。

 

在《挪威的森林》里,还有一种场景描写——关于性的描写,村上春树也用了较多的笔墨来描述。在译者林少华的献词中有提到,针对日本有人说《挪威的森林》有些色情,村上春树是反驳的,他认为关于性的描写只是性感。我认为书中关于性的描写虽然有些露骨,但是我并不反感,并且觉得真实。与性紧密联系的是人的情感,渡边爱直子,他在直子病后,曾提出让直子和他一起住。在直子死后,他一个人漫无目的流浪旅行了一个月,直到他真正的认清了现实。渡边对直子的情感很复杂,但是真的一定爱过。相反,渡边对绿子的爱是有犹豫的,刚开始的是友爱,后来在一些情境下,他才发现自己对绿子真正有了爱情。书中还反映了“性爱分离”的理念,这是与传统的小说不一样的。直子真心爱的是木月,可是她却没有和木月发生性关系,而是和她不够爱的渡边发生了性关系。直子的精神和肉体的关系没有融合统一,这也是直子内心深处无法解开的结。所以我认为书中对性的描写,体现了人物心理的矛盾,是人性的弱点,但也是人性的真实。

 

我觉得整个故事是一个“真实”的青春故事,语言真诚动人,没有矫揉造作,富有青春的气息。但它却并不是完全美好的青春故事,在青春里又多少有些伤感,因为有太多的人在美好的韶华里走向了死亡,让这个故事瞬间悲剧起来了。

 

在永泽出国后,初美嫁人了,却在婚后两年自杀了。木月死了,在十七岁的年华里,晚上还与渡边打着台球,第二天就发现他死在了自家的车库里。直子死了,在二十岁的年华里,晚上还主动找玲子谈心,第二天却吊死在了阿美寮的森林里。书中这三个人都选择用自杀结束了生命,都在走向死亡。但在最好的年华里,选择了自杀,是我所为之感到遗憾与惋惜的。

 

由此《挪威的森林》里,还有一种美是由死亡的悲痛而带来的人生哲理美。

 

永泽打电话给渡边,告诉渡边初美死了,渡边感到有一些难过,便断绝了与永泽的往来。对渡边来说,知性优雅的初美是被永泽抛弃的,对于初美的死,渡边对永泽是有怨恨的,便觉得永泽不值得来往,得出了一种“此人非吾友”的道理。在木月死后,渡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打过台球。因为木月死后,渡边仍然总会想起他来,想起他便想到他们间美好的回忆,便又会想到他的死。由此,渡边便得出“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的哲理。(我认为与金鱼酱所写的“死亡只能把我们的肉体分开,但爱会让我们永远活在对方的心里”有相似之处。)当直子死后,渡边为之感到痛苦,无法接受直子死亡的现实,曾在很长时间里不能自拔。于是他又得出“无论熟知怎样的哲理,也无以消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的道理。

 

对于文学作品的欣赏,角度往往是多种多样的。但用欣赏美的角度来看《挪威的森林》,我认为,无疑也是一种不错的方法。

分享到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