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金瓶梅》赏析:从来酒肉无朋友 风月场上薄情人

《金瓶梅》开头就是西门庆热结十弟兄。十人有谁呢?西门庆、应伯爵、谢希大、孙天化、祝实念、吴典恩、云里守、常峙节、白赉光、花子虚。半黑半红的西门大官人需要人撑场面,一般正直人士是不屑与其为伍的,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只能招一群狐朋狗友,这些人如苍蝇逐臭般围着西门大官人得些便利。

一次西门庆和朋友们拼钱吃饭:“说了一声动箸吃时,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人人动嘴,个个低头。遮天映日,犹如蝗蚋一齐来;挤眼掇肩,好似饿牢才打出。这个抢风膀臂,如经年未见酒和肴;那个连三筷子,成岁不筵与席。一个汗流满面,却似与鸡骨秃有冤仇;一个油抹唇边,把猪毛皮连唾咽。吃片时,杯盘狼藉;啖顷刻,箸子纵横。这个称为食王元帅,那个号作净盘将军。西门庆与桂姐吃不上两钟酒,拣了些菜蔬,又被这伙人吃去了。”

酒足饭饱散局时呢?“孙寡嘴把李家明间内供养的镀金铜佛塞在裤腰里;应伯爵推斗桂姐亲嘴把头上金琢针儿戏了;谢希大把西门庆川扇儿藏了;祝实念走到桂卿房里照面,溜了他一面水银镜子。常峙节借的西门庆一钱银子,竞是写在嫖账上了。原来这起人,只伴着西门庆玩耍,好不快活。”

酒席上的各种丑态,让人忍俊不禁,但还情有可原,顶多算没有修养。那么临出门的一段描写,才写尽了一起子势利小人的下流,这群货色偷东西都偷到了妓家,明面上也是人五人六的东西,干得却是连妓女都鄙夷的勾当,西门大官人交的都是这种东西,也衬托出西门庆的肮脏人品。

自古就有“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之论,自从交情上酒桌成了常态,在满足最初级食欲的模式下,酒桌也就成了欲望的代名词。中国最真实的表演其实就在酒宴上,一群人各怀心腹事,尽泄心中欲,谁说男人有德操,女人有贞洁?那是酒宴中人自迷了,如果跳出来看,那精彩的表演,戏子恐怕都自愧不如。

“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西门庆与潘金莲第一次遇见,王婆设局摆下酒,自此两人得手。花子虚结交了西门庆,被西门庆惦记上了老婆和家产,最后弄了个身死灯灭,老婆财产归了西门庆。

西门庆身在局中也是事不迷人人自迷,啥下流事都干了,却以为人间自有真情,家中流水宴,兄弟妓院欢,资助做生意,亲兄热弟好不亲香,可西门庆贪色挂了后呢?

原文是这样写的“应伯爵约会了谢希大、花子繇、祝实念、孙天化、常峙节、白赉光七人,坐在一处,伯爵先开口说:‘大官人没了,今一七光景。你我相交一场,当时也曾吃过他的,也曾用过他的,也曾使过他的,也曾借过他的。今日他死了,莫非推不知道?洒土也眯眯后人眼睛儿,他就到五阎王跟前,也不饶你我。如今这等计较,你我各出一钱银子,七人共凑上七钱,办一桌祭礼,买一幅轴子,再求水先生作一篇祭文,抬了去,大官人灵前祭奠祭奠,少不的还讨了他七分银子一条孝绢来,这个好不好?’众人都道:‘哥说的是。’当下每人凑出银子来,交与伯爵,整备祭物停当,买了轴子,央水秀才做了祭文。”

常理来论,如此朋友,生前还有恩惠,还不得第一时间到场,前前后后帮忙?可惜西门庆的东西喂了狗,原来昔日的兄弟是怕报应不得不如此行为,水秀才的祭文就更不堪了,不但骂了七兄弟,还把西门庆褒贬了一番。想来这几人也并不怎么在意西门庆死后的哀荣,只是求一份心安罢了。

想起曾经看过的的一个段子,说县长家的狗死了,好多人纷纷送礼,上门表示安慰,后来县长死了,竟然无人登门。县长真的不如一条狗吗?非也,多是露水情,权迷眼,人不知导致的,县长权在朋友在,县长死了,跟狗死了区别真的不大。《金瓶梅》中写西门庆的身后事,比这段子精彩。

西门庆生前最好的朋友是应伯爵,一次小妾生孩子找西门庆借二十两银子,西门大官人多大方,连借据都不要摔手就是五十两。这应伯爵怎么报答西门庆的呢?西门庆死后他投奔了另一个大财主张懋德,还与来爵等人串通一气败西门庆的买卖,帮着张懋德娶了西门庆的小妾李娇儿。这李娇儿是负责掌管钱财的,行止和李瓶无异,偷了前夫家财,另嫁高枝。

向来风水流轮转,今日流水到西门。丢他妈的兄弟,该天杀的酒肉朋友,原来都是落井下石的货色。朋友如此,西门大官人的妻妾呢?潘金莲偷了女婿、李娇儿偷了家财、金玉楼嫁了人,孙月娥旧情复燃跟来旺跑了。死的死、散的散,儿子当了和尚,反而是家仆玳安儿继承了家业。

真的是:处心积虑千金聚,下流无形报应强。一朝身死万般休,为谁辛苦为谁忙?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