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是最好的修行

杜甫诗歌赏析:从《九日》到《登高》

【诗歌赏析】从《九日》到《登高》
同一作者在同一时期创作,同一题材、同一体裁,《登高》还有姐妹篇《九日》。
唐代宗大历二年(767年),重阳节。杜甫备下酒菜,邀请了晚辈亲戚兼朋友吴郎来共度佳节,但是,吴郎爽约未至。因战乱而常年漂泊在外的杜甫,意兴萧然,独自来到夔州城外,长江岸边,从俗登上城边的高台。眼见萧瑟的秋景,耳听凄切的猿啼,他不由悲从中来,挥笔写下了一首七律——
九日
重阳独酌杯中酒,
抱病起登江上台。
竹叶①于人既无分,
菊花从此不须开。
殊方②日落玄猿哭,
旧国③霜前白雁来。
弟妹萧条各何在,
干戈衰谢④两相催。
【注】①竹叶:酒名。②殊方:异乡。③旧国:家乡故园。④衰谢:衰颓。
过了几天,杜甫又独自登上了江边高台,面对壮阔的江景、衰飒的秋意,他再次出手,又写下了一首七律。这首诗,我们非常熟悉,它收录在我们的语文课本中——
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再粗心的读者都可以发现,同一作者在同一时期创作,同一题材、同一体裁,《九日》和《登高》是同胞姐妹。
但是,《登高》自诞生之日起就受到高度肯定,有人奉上“杜律第一”的桂冠,有人贴上“唐人七言律第一”的标签,明代著名学者胡应麟干脆说它“前无昔人,后无来学”,“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而早几天“出生”的《九日》,则少有人提及。同胞姐妹,读者缘为何大不相同?
《九日》和《登高》都是体式完备的七律,但《登高》在形式上有更进一步的升级:它的每一联都是对仗的!
律诗有固定的格式:诗歌的第二、四、六、八句末字必须押韵;颔联和颈联要求对仗;首联和颔联一般写景,颈联、尾联一般议论抒情。
《九日》和《登高》都是体式完备的七律,但是《登高》在满足律诗艺术表达的基本形式之后,有了更进一步的升级:它的每一联都是对仗的!
每联都对仗可能会产生一个极不好的后果——盲目追求对仗的工整而忽视内容表达的流畅自然,最后沦落为打油诗或集联。但是《登高》没有这样的不良后果,它的四联如从心中自然流出,风行水上,毫无阻碍,让人觉得眼前景、心中情非得如此表达不可。“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好像一抬头之间,这样的景色就在眼前。胡应麟对此有个很好的评价:“若‘风急天高’,则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而实一意贯串,一气呵成。”
相反,《九日》的遣词造句就略显生硬了。“殊方日落玄猿哭,旧国霜前白雁来”两句中的“殊方”与“旧国”、“玄猿”与“白雁”有为追求对仗而硬凑的嫌疑。“玄”字的插入,完全是因为对仗下句“白”字的需要。
所以,从诗歌表达技巧角度看,《登高》比《九日》更精巧且自然。
羁旅,思乡,思亲,伤乱,迟暮,《登高》“复制”了《九日》所有的思想感情。而《九日》的情感表达比较单纯、浅露、直白,《登高》则非常绵密、浓郁、深挚。
律诗的抒情句主要是颈联和尾联。
先来看《九日》:“殊方日落玄猿哭,旧国霜前白雁来。弟妹萧条各何在,干戈衰谢两相催。”“殊方”表达了诗人飘零异乡的羁旅之情,“旧国”表达了诗人面对大雁而生的思乡之情,“弟妹”表达了诗人因弟妹暌违无音讯的思亲之情,“干戈”表达了诗人感慨时局动荡的伤乱之情,“衰谢”表达了诗人感叹岁月无多的迟暮之情。《九日》所蕴含、表达的情感是多元、丰富的。
再来看《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诗里有没有羁旅、思乡之情?有,“作客”可证。有没有思亲之情?表面上没有,但“独”字流露出诗人对自己身处寂寞孤独的不安、不甘,折射出了他对亲友的思念之情。有没有伤乱之情?有,“艱难”“潦倒”可证。有没有迟暮之情?有,“百年”可证。
可以说,《登高》“复制”了《九日》所有的思想感情,它所表达的情感也是多元、丰富的。
《登高》用“作客”一词表达羁旅之情,但在词前加了“万里”(漂泊极远)、“常”(长期漂泊)两词,从时空两个角度浓厚了羁旅之情。
“百年”一词表达了诗人的迟暮之情,但词后加了“多病”,就使得诗歌在迟暮的感伤之情中,注入了诗人对病痛长期缠身、生命芳华难再的忧郁、无奈和痛苦,感情更加丰富、复杂。事实上,此时的杜甫正饱受肝病、风湿、风痹、失聪等疾病的折磨,写此诗后三年,便在从潭州到岳州的路途中凄凉去世。
“艰难”“潦倒”两词的内涵则更丰富。根据杜甫写诗时的境况以及诗歌的上下文,可以推知:“艰难”,不仅仅是生活艰难,更是身世艰难、国事艰难;“潦倒”,也不仅仅是指诗人经济拮据、生活困难,而是兼指其疾病缠身、身心颓唐,更是指其壮志难酬、情怀失意。
在这里,触发诗人情感的不单是战乱(“干戈”)、年老(“衰谢”)、思念弟妹,还蕴含更深广的人生、世事,由此,诗歌所表达的所思所忧也更深广。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九日》的情感表达比较单纯、浅露、直白,而《登高》则非常绵密、浓郁、深挚。这可能是《登高》得获读者青睐,而《九日》难入读者法眼的主要原因。
诗歌的感情需要借助意境的衬托,两诗的意境也有深浅、广狭、高下之别。
《九日》的意境衰飒、萧索、悲凉,《登高》则在衰飒、萧索、悲凉之外,更增加了壮阔和壮美。“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一句意象宏阔,境界旷远,情感激越,写得非常有气势。而“万里”“百年”等词语也增加了意境的壮阔感。
至此,大家应该可以看出,两首诗歌不同的读者缘,其实是千百年来千百万个读者对比赏析后的结果。作为《九日》的“升级版”,《登高》具有非凡的艺术成就,注定会在文学史上熠熠闪光,而艺术生命力不够强大的《九日》,只能慢慢淡出文学史。
赞(0)